週二. 6 月 25th, 2019

【蕉城專刊】蕉城 百年「戲」俗寄鄉愁

隨著社會發展,閩劇這一傳統藝術,在中心城區或已難覓蹤跡,但在許多農村至今仍傳唱不斷。
寧德蕉城歷史悠久,文化底蘊深厚,素有「海國斯文地」之美譽。迄今為止,蕉城的上百個村莊依然保持著過節「請神看戲」的傳統習俗。在當地百姓心中,過大節必須有唱大戲的景致,村民們寄娛神活動以保全村安康習俗,傳衍至今。

「依呀…啊…」一句韻味十足的閩劇唱腔,伴著一陣急促的鼓樂聲,從寧德市虎貝鎮舊厝村的祖廳裡傳了出來。
循聲而入,一幅熱鬧非凡的景象映入眼簾。戲台上,一出《八仙過海》拉開序幕,跌宕起伏的情節在戲劇人物嬉笑怒罵的演繹中分外鮮活。戲台下,上百名觀眾擁坐在大廳裡看得入迷。
這樣的場景已持續近百年。逢農曆十月廿七,舊厝村都要上演閩劇大戲。原來,這天是當地傳統節日———「齊天大聖誕辰日」。這節,在當地村民眼中,與春節可相媲美,都要「請神看戲」。下午晚上各唱一出,連演三天,方便邀請四鄰八村的朋友來看戲。
家家戶戶在這天也都會盡量趕返家中,鬧騰起喜慶的氛圍,彷彿千百年時光仍駐。
在戲台周邊忙前忙後的是舊厝村負責牽頭辦戲的黃孝清,由於今年家中喜添雙胞胎孫子,他成了「喜頭」。舊厝村至今仍保留了「喜頭」的習俗,即每逢節日,都要由當年家中有娶媳婦、生孩子等喜事的村民牽頭,處理各項事務。
「這是我們村的傳統,圖個吉利。」黃孝清說,雖然處理事務累,但是他樂在其中,因為這是村民們共同的喜慶和祈福,自己也能討個好綵頭。

憶情懷 寄鄉愁

「聽說這劇團很多年前來過了。」「花旦長得很水靈,聲音也特別好聽!」「希望今年可以演一出《曲判記》,好多年沒看了!」演戲前,村民們早早地來到大廳裡坐著,你一言我一語,等待著好戲上演。沒多久,座位上、過道裡便擠滿了人。
73歲的黃祖樹回憶起以前的場景,臉上露出了笑容:「每次開場,裡三層外三層圍得水洩不通,想要看戲都得提前來佔地兒。每家每戶各自攜帶凳子,來得早就擺在好位置,來得遲就只能站在角落。」
「這戲,我聽了幾十年,永遠聽不夠!」黃祖樹說,這是他們這一代人的記憶,或者說是一種情懷。
在戲台下,也能看到許多年輕人的面孔,或是和好友結伴而來,或是帶著家中小孩。他們坦言,雖然經常來看戲,但還是看不太懂,可這種熱鬧的氛圍卻深深吸引著他們。
黃吉眉也在前一天,特意從福州趕回老家。她雖然不是閩劇迷,但是每年都會拖家帶口、呼朋喚友地來看戲。她說:「無論多遠,我們都盡力回來,共享這一盛事。這是一種道不明的鄉愁。」
傳統習俗為傳統藝術的延續和發展,打造了一個極具特色的載體,而傳統藝術又繁榮和豐富了傳統習俗,成為傳統習俗引入鄉愁的媒介。這樣的良性互動組合,為傳統文化的傳承,注入了新的內涵,引人深思。

守傳統 遞鄉音

「我20年前來過一次舊厝村。如今故地重遊,我也從小生唱到老生了。」來舊厝村唱戲的閩劇團團長陳勇,是一個唱了38年閩劇的老團長。他說,蕉城區一帶的百姓很喜愛閩劇,他每到一個村莊,都能感受到台下父老鄉親的熱情,唱起戲來也格外起勁。
過去,福州五區八縣以及閩東一帶風靡閩劇,陳勇他們每年都要唱上三百多本戲,一年最多休息一個月。如今雖然沒有過去那麼盛行,但是閩東的鄉村每年也都會在幾個固定節日邀請他們演出,這個傳統幾十年來不變。
「現在回過頭想想,就好像自己是那年輪,記錄著一家、一戶、一村的老時光。」陳勇說道。
而年輕演員,對到農村演戲也有自己的認識。陳霄,80後,霞浦人。他在家鄉的戲台前看戲長大,15歲便開始學唱戲,如今也算是唱了近20年閩劇的小戲骨。
陳霄演丑角。丑角扮相醜雖,卻是最富有幽默和笑點的角色。最讓他欣慰的,便是觀眾的笑臉。
而各式各樣的農村習俗,也讓他欣喜不已。他說:「我們是農村人眼中的戲,但農村,也是我們眼中的戲。」對於傳統藝術的堅守,讓他歷經了一趟趟有趣的鄉村旅行。或許,如陳霄一般,帶著閩劇去旅行的人,還會更多。
百姓寄娛神、祭祀等方式祈福安康,也因此創造和創新了許多獨具地方特色的傳統藝術形式,這些藝術形式因根植基層、根植傳統,富含源源不絕的生命力,在現代社會,同樣是一道靚麗的風景。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