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10 月 30th, 2020

【平潭專刊】趣遊大練 觀離島日出 賞浪花如練

平潭素以壯闊的大海和秀麗的沙灘聞名遐邇,綿長的海岸線和細膩白淨的沙灘令不少遊客交口稱讚。除了平潭主島,許多離島也各有特色,都是觀海爬山賞日出的好地方。大練島就是其中之一。它是一座有人居住的離島,與蘇澳鎮隔海相望,位於小練島東南方,因水道泛湧,浪花如練而得名。

古樸村莊名漁限
坐車來到蘇澳碼頭,乘坐早晨的班船,我們一行向著大練島出發了。迎著海風,船在海面上駛過,留下一串串水波,海水升騰起白色浪花,在朝陽下泛著好看的五彩光芒。漸漸地近了,福平高鐵的橋墩在海面上清晰可見。大練島距大陸最近點僅7.85公里,不到20分鐘的時間,我們便踏上了大練島,這片淳樸厚實的土地。

巧的是,船停靠的碼頭,所處的村莊也叫東澳村,與平潭主島海壇島上的東澳村同名。早聽說大練島的漁限村風光無限,我們便沿著村道,邊走邊問。道路兩旁長滿了不知名的黃色、粉色小花,引來許多的花蝴蝶。放假的小孩騎著單車,慢悠悠地向前駛去。村裡的老人和婦人圍坐在石桌旁,一邊聊天一邊剝海蠣殼,看到陌生的旅人,總是笑著問上幾句:「你們從哪兒來,飯吃過了嗎?」
這種令人倍感親切的搭訕,和對外面事物的好奇、新鮮,更增添了小島人民的淳樸氣息,令人印象深刻。在漁限村老人中心,許多人坐在搖椅上休憩,閒聊。在漁限村住了三十多年的楊學雲先生稱,漁限村村民多以漁業為生,在後沙灘的海上養殖多種海產品,目前年輕人也大多外出謀生,留在村裡的,以老人居多。大練邊防派出所副連職幹事江濤告訴記者,漁民主要養殖的海產品有海蠣、海帶、花蛤等等,除此之外,捕撈業也是村民的主業之一,海產品資源豐富,能夠捕到石斑魚、黑釣魚、蝦蟹等。
楊學雲說,來大練島的遊客不在少數,但當地的民宿以及餐飲業並沒有發展起來。「村民沒有靠這個賺錢的意識,好多遊客來了,村民們炒幾道小菜,或者是讓遊客寄宿,多數的村民都不會收取酬勞。」
好山好水養育了這些淳樸的村民,這裡的景色也十分原始自然。漁限村的石頭屋依山勢而建,可見絲絲縷縷的綠意橫生,顯得清靜幽遠。不少人家在庭院開了一口井,用石頭建了洗衣台,婦人就在井邊慢慢浣洗,不時跑出調皮的小孩,玩會兒水又嬉笑著跑遠了。站在高處往下看,這一大片的山峰、田野,鑲嵌著鱗次櫛比的石厝,更有古舊懷幽之感。
除了石厝,早先便聽說漁限村的後沙灘是大練島較為出名的景點之一。在村民的指引之下,我們走過一片草地,翻過一堆沙山,來到了漁限村後沙灘。大片大片的沙灘裸露在陽光之下,海水清澈冰涼,沙灘上遍佈著各色石頭,一小堆一小堆地簇擁在一起,在海水的懷抱中,經過長久的沖刷,每一顆都顯得圓潤光滑。黃的、紅的、黑的、彩色的,有的像腳丫,有的像案台,我們甚至還找到了一顆心形的石頭,令人無比歡喜。

月舉海邊觀日出

「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但凡看過日出的人,總會被那一霎的美景所俘虜。月舉村位於大練島最東北處,整座村莊鮮有人煙。晚間的月舉村海邊,海風凌冽,卻絲毫吹不散我們的好心情。
此處的石頭比漁限村後沙灘的石頭更加豐富多彩,據說全是火山岩,我們便饒有興致地在此處搭起了帳篷,準備好好地採集石頭。有的石頭上面佈滿了一圈一圈的彩色花紋,就像天地蛋一般;有的遍體通紅,光滑圓潤;還有的走起了「民族風」,色彩古樸,花紋繁複;還有的石頭上面有著天然的特殊圖案,看上去十分神秘。每一塊石頭,我們都愛不釋手,似乎都有其獨特之處。
不知不覺,天色漸暗。漲潮時,海水不斷往岸上蔓延。「年輕人,今晚不要在這裡搭帳篷露營,漲潮時,能把你們給淹咯!」一位村民邊跑邊對我們說,「我是特地下來和你們說的,大家的庭院都很空曠,隨便你們搭帳篷,今晚不能在海邊,很危險。」
扛著帳篷,我們一行四人穿過林間小路,將帳篷放置於一處無人的庭院。海風徐徐,浪花陣陣,真正地以天為被,以地為席,竟別有一番風味。
第二天清早5時許,攝影記者扛著機器欣喜地一溜煙跑到海邊。彼時天空還翻著一圈魚肚白,霞光柔和,清早的海風格外清冷。不多時,厚厚的雲層中,出現了一圈橙光,沙灘邊的水漬倒影著這圈橙光,冷冷清清,影影綽綽,分外妖嬈。
雲層不斷變化著,時而像獅子,時而像駿馬,時而變幻出一串棉花糖。橙光漸盛,雲層漸漸掩蓋不了這聖潔的光芒,沙灘上的「太陽」也越拉越長,海之外是山,山之上是朝陽,朝陽之上是雲層,美不勝收。
6時,朝陽的光已經把附近的一大片雲朵都映成了橙色,染紅了大半片天空,朝陽的光從雲層之間透出來,直達天際。
沒過多久,厚得密不透風的雲層猛然被金色光芒刺破,朝陽的光灑遍這片沙灘,向著四面八方擴散而去,看到的太陽已經不再是一圈橙光,而是一顆金色的大火球,眼睛盯得久了,再看向其他地方,全都是小小的太陽。
天空不斷變幻著,「雲層軍團」再次佔領優勢,將太陽藏匿在身後,遮了個嚴嚴實實。不料,太陽也不甘示弱地發起了反擊。就算被雲層擋住,金色光柱依然清晰可見,整個天空都被照亮了。隨後,太陽漸漸上升,躍出地平線,將雲朵「踩」在腳下。這層層疊疊的厚厚雲層,如眾星拱月般簇擁著太陽。雲層疊成山的形狀,太陽置於其上,發散光芒,像是一處神秘的雲霧繚繞的仙境。
7時許,太陽已經完全出來了。順著來路往回走,月舉村的石厝依山傍海而建,層層疊疊,在山的半圓懷抱中,漸漸甦醒,露出她的美麗模樣。

「十八學士」立山峰
沿著月舉村的後山小路,我們再次啟程。沿途花草遍佈,還有許多山羊在其間奔跑覓食。
登上月舉山,山的一面是壯闊的大海,另一邊是高聳的山峰和崖壁,海的寥廓和山的秀美在此處一覽無餘。碧藍的海面平滑如鏡,陽光的照耀下更顯波光粼粼,分外動人。海面上有許多奇特造型的岩石,靠海一處的山峰外側,分佈著許多象形石,與海上岩石遙相呼應。
有上山的村民告訴記者,這裡的岩石還有一個奇特的名字——「十八學士」,據說是來此處遊玩的外地遊客,為這裡的十多個像形石命名的。
上山後不久,我們便迎來了一隻惟妙惟肖的「老鷹」。這塊岩石處於靠海的山峰邊緣,從正面看,就像一隻即將展翅高飛的老鷹,翅膀撐得像傘一般;從側面往後看,鷹嘴向前突起,鷹爪緊緊地扣抓地面,翅膀服帖地收著。而同行的友人看,又是一番不同的趣味。「這明明就是一隻猴子,猴頭猴身猴尾巴,像極了。」他說。
告別了「猴子」,又迎來了一隻「大海龜」,粉紅色的頭向海面極目遠眺,巨大的身子縮在山峰之下,四肢向沿岸伸展開來。山上的石頭不止造型奇特,由於是火山石的緣故,顏色還格外鮮艷,紅色的石頭居多。
在月舉山的盡頭,生長著一大片的天然草原,吸引了許多食草動物。綠意森森的草原之上,聽著陣陣海浪之聲,觀海賞石景,大抵是來此最大的樂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