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9 月 25th, 2020

【平潭專刊】平潭牛山燈塔 守護台灣海峽的安全衛士

→全版閱覽

海島居民,從來都對大海懷有敬畏之心。一方面,大海贈予他們漁獲,贈予他們生活的希望,但另一方面,大風大浪又是無情的,它吞噬生命,衝擊著人們生存的信念。這片海,只有勇敢、智慧、剛毅的人才能征服它,也正因如此,千百年來,在與海為鄰的平潭,海山哥不僅在「海上絲綢之路」上乘風破浪,更憑藉著這條絲路,書寫著獨有的海絲故事。

美輪美奐的牛山燈塔本身就是一件藝術品 吳恩兒 攝

一座燈塔 回望古今航線
平潭島四面環海,海域面積2164平方公里,擁有貫通東西南北的海上航道:一條為台灣海峽,是平潭乃至福建出海以及連接東海、南海的主要海道;另一條為海壇海峽,介與海壇島與大陸之間。憑借海峽可與福清長樂、福州、南向興化灣,閩南金三角、廣東及南洋一帶,北及浙江、江蘇、山東及東北。
1873年,萬國公會在平潭東部海域的牛山島上建造燈塔,塔體高22米,燈高海拔93米,射程50公里,成為我國東南沿海最大的燈塔。「牛山島燈塔是台灣海峽北部的主要助航標誌之一,所有進出台灣海峽的船舶都要依靠它進行定位、導航和轉向,如同守在台灣海峽的安全衛士一般,矗立在萬里碧波上,守護著台灣海峽通航安全。」平潭政協委員李遵雲說。

歷史上的觀音澳碼頭(資料圖)

四通八達的「海路」為平潭海上交通、貿易創造了有利條件。據史料記載:五代時期,小練島船舶雲集;宋朝,蘇澳、鍾門、連銜澳號稱「船舶三都會」。自古以來,平潭島民就通過台灣海峽發展海上經貿,開闢了平潭與琉球(沖繩)、夷洲(台灣)、日本、澶州(今菲律賓)交通航線,尤其與日本和琉球的海上往來關係密切。因此,牛山燈塔既是台灣海峽通航的海上「指路燈」,更是「海上絲綢之路」的「守護神」。

老街教堂 平潭時報記者 念望舒攝

一座堂廟 勾畫文化奇觀
便捷的海上交通和商賈往來繁盛的貿易港口,為平潭多種宗教的共生並存創造了有利條件。佛道共存、神佛合祀成為平潭民間特有信仰形式。早在宋代,平潭就建有既奉祀尊神又供奉佛祖的國清寺。平潭一廟多神,神佛共祀,一寺之中儒、釋、道兼而有之的情形十分普遍。
由於平潭是「海上絲綢之路」的必經之路,就成為西方傳教士在福建沿海傳教的重要基地。據李遵雲介紹,康熙年間,在福州行醫的天主教徒李學立因避難遷居小庠島,天主教由此傳入境內。清光緒元年,福建龍溪人江心鏡來平潭傳教,將李學立後代保存的耶穌像寄往羅馬教延,引起教皇興趣,將其作為文物保存。「光緒十五年,羅馬教延撥巨款在江仔口村建設平潭建築史上首座鋼筋混凝土哥特式結構的大型天主堂。清宣統二年,西班牙神甫范愷樂任職期間,在平原的瓦窯等14個自然村先後興建了教堂。」如今,這些教堂或損毀殆盡,或重修新貌,但文化的融合,依舊生生不息。
基督教最早傳入平潭是清同治九年北嵐嶺村人陳清源。1880年,福清連環會派楊德樹牧師、美籍傳教士李承恩、薛承恩和程底亞師姑相繼來嵐傳教,平潭教會的傳教工作有了較大的進展。
除了天主教和基督教,伊斯蘭教也在平潭尋得見蹤跡。李遵雲告訴我們,平潭境內姓氏有160多個,如今散居於上樓、玉井等29個自然村的平潭丁氏是從晉江陳埭遷居到平潭,丁姓系回族,信仰伊斯蘭教。
「長期以來,平潭雖是孤島,但在『海上絲路』和海洋文明的熏陶下,特別是受西方宗教的深遠影響,平潭人在這個孤島上,不但沒有被封閉、被『蝸居』、被『邊緣化』,反而形成了抱團協作、開放包容的海島性格與人文秉性。」李遵雲說。

一汪海峽 牽動兩岸商貿
自古以來,嵐台就有頻繁交往、「五緣」深厚、習俗認同的悠遠歷史。平潭人跨海守台(澎湖),相互通婚,商貿往來,遺跡纍纍,代代相傳。早在7千年前的新石器時代,平潭就成為大陸古人類遷徙台灣和對台傳播文化的「橋頭堡」,殼丘頭文化與台南大坌坑文化、金門富國墩文化有許多相似性,同屬一文化範疇,見證了古人類從平潭往台灣遷徙的歷史史實。
「平潭觀音澳和台灣的新竹港僅距68海里,古時候用舟楫、帆船直航的航程不過七小時左右,『一潮水可達彼岸』。」李遵雲說。也正因此,台灣商船在平潭裝卸貨物,比起福州和泉州港口,來程短,返航快,而且便於避風,人船比較安全,「地利」得天獨厚。

澳前中心漁港 平潭時報記者 念望舒攝

清咸豐年代平潭是福建對台貿易的主要港口之一,實際上成為閩台貿易的重要窗口。福建茶葉、竹筍、香菇、茶油、桐油、名酒、大蒜和省外的藥材、紅棗經由觀音澳遠銷台灣;大量的台貨通過平潭,湧進福建及內地市場。嵐台貿易繁盛一時,一直延續到20世紀40年代。現在台灣基隆、新竹、高雄等地上年紀的老人,都對平潭觀音澳耳熟能詳,觀音澳因此有「小台灣」之稱。
至今平潭民間還流傳做生意「第一好去番,第二好過台灣」的俗語。「去番」是平潭土話,舊時平潭人稱外國人為「番仔」,「去番」指到東南亞一帶貿易經商;「過台灣」是指到台灣做生意。「由此推斷,『去番』做生意是平潭人的第一好『夙願』,歷史上平潭人通過『過台灣』再達到『去番』海上貿易的漫長歷程,通過台灣這個『中轉站』,把平潭『海上絲路』拓展到太平洋東海航線的各大港口。」

澳前中心漁港 平潭時報記者 念望舒攝

一條絲路 鑄就嵐商精神
「受『海上絲綢之路』影響,很早之前平潭人就通過西方傳教士和過往到海壇島補給的外國商船及商人認知『南洋』和『西洋』。長期以來,平潭人視『異域經商』為謀生與改變命運的出路,造就了平潭人很強的『不安於現狀』、『走出海島』的堅強意志,形成了根深蒂固的『外向型』與『開放性』的平潭人性特徵。」
據統計,目前,平潭籍在海外人口約6萬,在全國各地創業經商和從事各種勞務的人口約8萬人,約佔全區總勞動力人口的40%左右。平潭人移民海外最早記載始於明洪武年間,「海壇裡潘氏族人流亡海外」;嘉慶二十三年(1818年),安海村民薛子欣從平潭乘木帆船南行,歷時兩個月到達印尼,為平潭人出洋謀生最早者;明末清初,有400個平潭人遠渡重洋去打工,期待終有一天可以「衣錦還鄉」。
「值得一提的是平潭人順著『海上絲路』,開始勇敢地『下南洋、闖世界』的漂泊創業歷史,在浪湧潮撲中抒寫了波瀾壯闊的『嵐商精神』。」李遵雲說。記者 楊國

牛山島日出 吳恩兒 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