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9 月 30th, 2020

【兩會專刊】人大法工委談立法:推進民法典編纂 加強反腐立法

【本報綜合報導】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新聞中心9日舉行記者會,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副主任張榮順、副主任許安標,刑法室主任王愛立就「民法總則草案與人大立法工作」等相關問題答問。
許安標介紹,今年將積極推進民法典各分編的編纂工作,要加強反腐敗立法,將行政監察法修改為國家監察法,還要認真落實稅收法定原則方面的立法工作。從目前的安排看,一類立法項目有將近20件,預備及研究的立法項目還有20多件,兩者加起來是40多件。
●民法總則草案亮點:新增胎兒利益保護規定等
談及民法總則草案亮點,張榮順介紹,草案加強對民事權利保護。設專章規定民事權利種類、權利取得和行使,強調財產權平等保護、民事權利不得濫用等等。草案針對民事權利保護薄弱環節做針對性規定,比如新增對胎兒利益保護的規定等。
●民法總則草案對人格權是全面保護的
張榮順介紹,民法總則草案對人格權範圍各方面權利全面保護。草案目前明確規定,自然人人身自由、人格尊嚴受法律保護。同時列舉自然人享有的生命權、健康權、身體權、姓名權、肖像權、名譽權、榮譽權、隱私權、婚姻自由權等權利。
●民法典編纂工作最困難的是怎麼取得共識
張榮順介紹,要力爭在2020年形成統一的民法典。在整個編纂過程中最大、最困難的就是各方面意見紛紜,而且各有道理,怎麼去取得共識,這個難度很大。可能民法總則相對來說還是規定原則,好一點,將來各分編涉及到方方面面事情,各種意見會比現在更多。
●國家監察法草案擬於明年3月提請審議
許安標介紹,將行政監察法修改為國家監察法,這是今年立法重點。全國人大機關和中央有關部門正密切合作研究相關修改問題。從工作安排上,擬於2018年3月提請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審議。
●涉及制度和利益調整 難度越來越大
許安標介紹,立法工作面臨挑戰越來越大。一是任務越來越重。今年立法工作安排有40項之多。二是難度越來越大。很多立法都涉及深層次制度和利益調整。三是要求越來越高。人民群眾對立法要求已不是有沒有,而是好不好、管不管用。四是立法節奏越來越快。
●「短平快」項目增多 如何保證質量?
記者關心,「短、平、快」立法項目越來越多,如何保證立法質量?許安標回應,一是法律案通過前要進行評估,二是建立四個基層立法聯繫點,三是進一步拓寬公眾參與立法渠道,完善和創新公佈法律草案徵求意見機制。四是建立健全立法專家顧問制度。
● 刑案從寬制如何防花錢買刑?
王愛立回應,一是對試點工作提出明確要求。要遵循刑法和刑訴法基本原則,確保無罪的人不受刑事追究,有罪的人受公正懲罰。要維護當事人合法權益,完善訴訟權利的告知程序,強化監督制約。
二是最高法、最高檢會同相關部門制定辦法,進一步對防止出現司法不公、權錢交易的司法腐敗問題,在證據證明標準、規範訴訟程序、加強監督制約及加大對濫權、徇私枉法懲處等都做具體規定。
●談備案審查:去年處理92件公民提出的審查建議
許安標介紹,2016年對「一府兩院」報送30多件行政法規、司法解釋逐件審查研究,有重點地對地方性法規主動審查。還有就是對公民提出的認為違憲違法的審查建議進行處理,過去一年研究處理92件,對發現與法律不一致的問題進行了監督糾正。
●談「港區人大代表須擁護憲法效忠國家」
有記者問,人大常委會草案為什麼要增加「港區人大代表的參選人必須要聲明堅決擁護中國憲法和香港特區基本法,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得接受外國的捐助」?
張榮順回應,作為人大代表擁護憲法、效忠國家應是最基本要求。如果有些人確有言行證明其不擁護憲法、不效忠國家,或有其他不符合代表資格情形,在選舉過程中主席團有權把其從名單裡拿下來,當選後如有這樣的言行,全國人大常委會代表資格審查委員會也可向人大常委會提出報告,終止其代表資格。

 

 

環保部長:空污要打好持久戰

環保部部長陳吉寧。

【本報綜合報導】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新聞中心於3月9日16:15在梅地亞中心多功能廳舉行記者會,邀請環保部部長陳吉寧就「加強生態環境保護」的相關問題回答中外記者的提問。
中國日報和中國日報網記者:老百姓都希望天天看到像今天這樣的藍天白雲,但是我們經常也會遇到一些重污染天氣。《大氣十條》出台實施已經3年多了,請問秋冬季節重污染天氣頻頻出現的原因是什麼?目前我們治理的路子對不對?什麼時候能夠看到重污染天氣的狀況能夠有所好轉?謝謝。
陳吉寧:謝謝您的提問。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已經實施三年多了,大家都很關心這三年到底有沒有進展,特別是去年入冬以來出現了多個大面積的重污染天氣,大家有一些困惑。我今天就你這個問題先談一點概念,我們怎麼看這個問題。空氣質量包括PM2.5,主要受兩個變量的影響,一是污染物的排放量,二是氣象條件。其中氣象條件是邊界條件,決定了這個區域有多大的環境容量,也就是說,這個區域可以接受多少污染物的排放量,而環境質量不超標。污染物的排放量,我們認為它是一個自變量,是引起環境質量變化的決定因素。這兩個變量所發揮的作用是不同的。
陳吉寧:在這兩個因素中,氣象條件是自然因素,是不可控的,而且它有一個突出的特點,這個特點是氣象條件具有很強的波動性。隨著小時、每天,甚至再長一點的時間尺度,每週、每月、每年都會有很大的變動。這意味著什麼呢?意味著在一個地區環境的容量是隨著氣象條件變化的,在冬季更容易形成靜穩天氣的條件,所以冬季的環境容量是比較低的。但是冬季我們要取暖,又會增加污染物的排放量。這一減一增,導致了冬季頻繁出現重污染天氣。這是氣象因素。
陳吉寧:第二個因素是排放量。排放量主要是人為因素造成的,所以它是一個可控因素。我們環保工作的目標就是把這個人為污染物排放量盡可能減下去,減到什麼程度呢?減到最小環境容量允許的排放量,就會減少甚至不發生重污染天氣。這個環境問題就解決了,就達標了。
陳吉寧:一般來講,環境問題不是短期兩三年可以解決的,需要一個比較長的時間,所以當我們判斷一個環境污染控制策略是不是有效,需要把這些起波動作用的氣象條件排除出去。這樣我們才知道採取的措施方向對不對,力度夠不夠,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工作方法。
陳吉寧:國際上一般有一個通用的辦法,不是簡單地今年和去年比,而是用三年滑動平均法進行評價,這種方法是用更長一個時期,盡可能把氣象的波動因素給剔除掉。中國的《大氣十條》已經實施三年多的時間,所以我們是可以做一個三年的類似比較來看,我們採取的措施方向對不對、力度夠不夠。這就回答了剛才這位記者的問題。
陳吉寧:我把這三年的情況在這裡給大家看一下。2016年,北京市PM2.5平均濃度為73微克/立方米,比2013年下降18%。2016年,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這是我們三個控制PM2.5的重點地區,平均濃度分別為71微克/立方米、46微克/立方米、32微克/立方米,與2013年相比,分別下降33.0%、31.3%、31.9%。
陳吉寧:另外還有一組數據,2016年74個重點城市,去年PM2.5平均濃度是50微克/立方米,比2013年下降30.6%。大家可以看,除了北京之外,所有控制PM2.5的地區,在過去的三年裡都減少了30%以上。隨著這30%的減少,與此同時,優良天數的比例在上升,重污染天氣發生的頻次也在明顯降低。
陳吉寧:如果從三年來的情況看,我們的變化是實實在在的,是顯著的。可以講,它是一個整體的、全面的改善。這個改善方向是對的。力度夠不夠,我們也可以跟發達國家解決這一問題三年時間改善的程度做比較,即使從改善速度上看,我們也不慢,甚至比一些國家還要快。但是我們解決這一問題的條件跟他們比要難得多,發達國家解決大氣污染問題,基本上是分階段解決,先解決燃煤的問題,再解決機動車問題,是分階段、比較長的一個時期解決的。我們不同,中國產業結構偏重,能源結構主要是以煤炭、化石燃料為主。同時,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我們的生活方式也不夠綠色,比如說現在使用量仍然較大,汽車的保有量增長也很快。所以,我們單位面積上的人類活動強度比他們高很多。在這樣一個比較難的情況,三年時間取得這樣的成績,充分說明我們當前大氣治理的方向和舉措是對的,是有效的。
陳吉寧:去年,我們請中國工程院集合了各方面的專家對《大氣十條》的執行情況做了中期評估,他們獨立得出的結論也說明了當前的治理方向和路徑是正確的,取得了積極的效果。所以我們對大氣污染治理要有充分的信心,這個信心是在事實的觀測基礎上得到的,不是一個盲目的信心。
陳吉寧:那麼我們的問題是什麼?說這些成績,不是要掩蓋問題,我們還是要面對問題。我在一月初的記者會上明確說過,我們冬季取暖的污染改善程度並不大。我今天也在這裡給大家報告一下,也是用三年的時間看一看,冬季取暖季節我們變化有多大。2016年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三個重點地區和74個城市取暖季的PM2.5平均濃度分別為122、61、47、76微克每立方米,與2013年相比分別下降9.6%、36.5%、26.6%和20.8%。什麼含義?大家可以看到,除了京津冀之外,其他地區即使是在冬季,環境質量也有比較大的改善,比較明顯的是廣東,已經連續兩年年均濃度整體達標。怎麼看京津冀的問題,這是大家關心的。這裡面也有主客觀兩方面的原因,特別是去年入冬以來問題比較突出,客觀原因就是我們去年秋天入冬以來,全球出現了普遍的氣候異常現象,污染物擴散條件是多年來最不利的一次。不僅影響到中國,大家看從印度、伊朗、中東到韓國,到歐洲的英國、法國、德國,都出現了嚴重的空氣污染問題。有些國家已經解決這個問題了,可是這次重污染霧霾天氣又捲土重來。中國北方地區去年冬天是一個大暖冬,冷空氣不活躍,強度弱,風度小,溫度明顯偏高,不利於污染物擴散,不僅增加了污染物的積累,而且推高了PM2.5濃度。
陳吉寧:有沒有主觀原因?也有主觀原因,現在看來,我們針對冬季的污染防控措施還需要進一步加強。這是我們當前治理大氣污染的難點和弱點。針對這個問題,中央做了專門部署,大家可能注意到,總書記親自研究北方冬季供暖工作。李克強總理在這次政府工作報告中,部署今年大氣污染治理工作,提了五個方面的重點,很多工作就是針對冬季供暖問題的。張高麗副總理也多次專題研究這個問題。應該說,我們現階段對下一步如何解決冬季大氣污染問題,使各種措施都非常明確,關鍵是抓落實,就是要擼起袖子,把這些已經部署的工作抓實、抓細、抓好。
陳吉寧:我也說過,我們是在一個高污染排放量的情況下來改善環境,高污染排放量不是一個表面數字,後面有複雜的經濟社會活動,包括偏重的產業結構、能源結構。這些問題的調整涉及方方面面的工作,所以它需要一個過程,不可能一蹴而就。發達國家解決空氣污染問題用了20年到40年的時間,有的甚至用了50年的時間,所以我們既要打好攻堅戰,又要打好持久戰。你剛才問我說多長時間,有一點可以告訴大家,我們一定會比發達國家解決這個問題更快。我這也是有依據的,從過去我們一些環境問題解決上看,比如說二氧化硫導致的酸雨問題,比如水中的有機物問題,這都是過去比較突出的環境問題。我們解決這些問題峰值出現拐點的時間要遠遠早於發達國家。所以我們有信心在我們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一定能夠更快、更好地解決當前突出的環境問題。

 

 

國資委談國企改革:央企完成公司制

國資委主任肖亞慶等就「國企改革」答記者問。

【本報綜合報導】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新聞中心於9日14時30分在梅地亞中心多功能廳舉行記者會,邀請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主任肖亞慶、副主任張喜武、副主任黃丹華和副秘書長、新聞發言人彭華崗就「國企改革」的相關問題回答中外記者的提問。
經濟參考報記者:我和很多媒體一樣,我們報紙也非常關注國企改革的一些新進展。在這裡,我有兩個問題請問肖亞慶主任。在剛剛過去的2016年,我們有哪些重要的改革舉措,特別是國資委在推進頂層設計落地方面有哪些突破?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要加快推進國企改革,在2017年的改革重點是什麼?國資委是否還會出台一些具體的措施來推進這項改革?
肖亞慶:謝謝你的問題。過去的一年,國資委堅決貫徹落實中央的決策部署,我們一手抓政策的完善和具體化,一手抓改革實踐的推動。
肖亞慶:比如在層層落實上。國資委會同有關部門在具體規章和具體方案上一共出台了38件。再比如我們在中央企業改革上,去年初在集團層面推進十項改革試點,2016年在集團層面基礎上逐漸深入到二級、三級到基層,層層落地推進改革。從全國的範圍來看,全國各省市、自治區抓改革的熱情很高、很實,一共出台了760多項具體方案和具體舉措,開展了200多項試點。應該說成效是顯著的。還有一些改革是由點到面,比如企業特別是老企業「三供一業」的剝離,在前幾年試點成功的基礎上,去年已經在全國推開。
肖亞慶:再比如在改革當中大家關注的一些重點領域和難點問題,也取得了很多突破,也有很多成效。比如公司的法人治理結構,董事會選聘經理人,有的董事會直接選聘總經理,有的選聘副總經理,在一些企業有成功經驗。再比如在改革過程中,進一步推動中央企業重組,使得資源進一步優化。寶鋼和武鋼為代表的中央企業重組,不僅去了產能,質量和效益提升了,結構在進行優化。去年改革中,值得一提的是「瘦身健體」,中央有明確要求。中央企業減了2730個法人,數量是不小的。這些法人的去除使管理層級縮小,更使管理穿透能力進一步增強。還比如去年通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成效逐漸顯現,率先超額完成了去鋼鐵、去煤炭的產能任務。同時,在其他一些改革上也在逐步推進。
肖亞慶:當然,改革絕非一蹴而就,也不能畢其功於一役,需要持續不斷地久久為功,才能取得成效。所以具體到2017年,在幾個方面要實現突破或者有新的一些舉措。
肖亞慶:一是加強國有資產監管。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監督的責任是很大的,所以要在監管的系統性、有效性、針對性上下功夫。
二是要強化風險控制。改革就是要奔著問題去,哪兒的問題多,就優先改哪兒,有什麼問題就改什麼。控制風險是我們貫徹落實穩中求進總基調的根本保證,2017年要進一步加大風險管控力度。
三是要深入推動中央企業的重組。我記得大家也多次問國資委,從中央企業層面看發展歷程,有的一個企業有幾十個專業,有的一個專業又有很多國有企業特別是中央企業。所以,圍繞凝聚力量、結構調整,在鋼鐵、煤炭、重型裝備、火電等方面,不重組肯定是不行的。
肖亞慶:四是推進瘦身健體提質增效。這是我們2017年非常重要的改革任務,還要剝離辦社會職能,解決歷史遺留問題。
五是加快公司制改革。今年在中央企業完成公司制改革。
六是在混合所有制改革上要進一步推動。數量上要擴大,層級上要提升,更要有深度的進一步拓展。
七是全面從嚴加強國有企業黨的領導、黨的建設。這也是一個重中之重的工作。
肖亞慶:從2017年各項工作看,要落實這些改革任務,還需要激發企業內生活力,需要我們抓經驗、抓典型、推而廣之,也需要我們在實踐當中根據改革的推進發現一些問題,不斷地解決問題,更需要我們針對改革的目標、任務和改革實踐中發現的一些問題,一個一個解決,一件一件完善。這樣,通過我們不懈地努力,力爭取得實效。

 

中國外匯儲備 重回3萬億

【本報綜合報導】兩會期間,跨境資金流動成為關注熱點之一。7日,國家外匯管理局公佈了2月外匯儲備規模,中國外匯儲備重回「3萬億」,是連續下跌7個月後首次回升。未來,外匯儲備能否持續保持回升態勢,為跨境資金流動持續「減壓」?不論會內會外,代表委員和專家們都在積極參與話題討論。
●外儲回升市場預期向好
數據顯示,截至2月末,中國外匯儲備規模為30051.24億美元,較1月末上升69億美元。外匯局有關負責人表示,2月份中國跨境資金流動整體比較平衡,國際金融市場上非美元貨幣對美元匯率總體貶值,但資產價格出現上升,外匯儲備所投資的貨幣和資產之間發揮了此消彼長的分散化效應,這些因素綜合作用,外匯儲備規模穩中有升。
「儘管只回升了69億美元,但已經令市場預期有所好轉。」全國人大代表、外匯局浙江省分局局長殷興山表示,「外匯管理部門曾明確表態,打開的窗戶不會再關上。外匯管理政策對企業海外投資依然利好。」
去年,人民幣匯率波動頻繁,外匯儲備在3.2萬億至3萬億美元的區間增增減減,今年1月跌破了3萬億美元關口,又迅速回升至3萬億美元關口上方。「3萬億」這個關口到底有什麼魔力,令市場如此關注?
「整數關口並沒有什麼特殊意義。」全國政協委員、外匯局局長潘功勝的回答很直接。他表示,外匯儲備是一個連續變量,在複雜多變的經濟金融環境下,儲備規模上下波動是正常的,無需特別看重所謂的「整數窗口」。
●加強外匯管理嚴打騙匯
「其實,市場關注的並非一個整數關口,而是外匯儲備的下滑趨勢。」全國政協委員、清華大學教授李稻葵表示,「短期來看,外匯儲備充裕不必擔心,但要密切關注未來的走勢。」
過去兩年多的時間,外匯儲備已經消耗了近1萬億美元,主要用來向市場提供外匯資金以調節外匯供需平衡。
政府工作報告在回顧去年工作時提到,人民幣保持了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部分代表和委員認為,對於人民幣的貶值預期需要進行適度引導,以減輕資本跨境流動的壓力,適當運用外儲使人民幣匯率保持在安全的波動區間十分必要。
全國政協委員、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副院長白重恩認為,面對當下國內外的複雜形式,外匯儲備需要能充分應對風險,避免未來大幅下跌的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加強外匯管理,是防範跨境資本流動風險的重要抓手。
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引導對外投資健康規範發展,提升風險防範能力。
●外儲進入合理波動「新常態」
儘管外匯儲備規模2月剛由降轉升,但之前幾個月,外儲的降幅已經在明顯收窄。1月份外儲規模環比降幅僅為0.4%,較上月少降了288億美元。
外匯局有關負責人表示,隨著經濟增長動能進一步增強,跨境資金流出壓力會有所緩解,但國際金融市場不確定性依然較大,外匯儲備規模可能在波動中逐步趨於穩定。
「中國經濟向好的基本面沒有改變,國內新經濟動能正在增強,以長期投資為目的的外資正繼續流入。」全國政協委員、交銀施羅德基金公司副總經理謝衛說,與此同時,國家積極推進「一帶一路」戰略,引導外匯儲備參與「一帶一路」投資,可以優化外儲的投資策略。

 

 

兩會「打虎」敲警鐘 中國反腐不打烊

【本報綜合報導】全國兩會進行中,中央紀委再度「出手」。8日傍晚,中紀委官網發佈消息稱,日前,經中共中央批准,中共中央紀委對廣東省委原常委、珠海市委原書記李嘉嚴重違紀問題進行了立案審查。經中央紀委常委會會議研究並報中共中央批准,決定給予李嘉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
近年兩會期間,屢有「老虎」落馬消息,媒體也從中梳理出某種「打虎定律」:2015年3月,時任雲南省委副書記仇和、中石油總經理廖永遠等落馬;一年前,兩會剛剛開鑼,時任全國人大教科文衛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王瑉就被「挑落馬下」,到了3月16日,時任浙江省寧波市委副書記、市長盧子躍,時任遼寧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王陽涉嚴重違紀被查……
今年兩會,隨著李嘉被「雙開」,坊間再次熱議起有關「兩會期間密集打虎」的定律。
事實上,翻開中共十八大以來的反腐成績單,高官落馬「高峰期」並非只發生在全國兩會期間。例如去年的4月和11月,均有四隻「老虎」被擒。正如監察部部長楊曉渡日前在兩會「部長通道」上受訪所言,「我們從年初就開始打虎,打虎始終沒有停過。」
數據表明,4年多來,中央紀委共立案審查中管幹部240人;全國紀檢監察機關共立案116.2萬件,給予紀律處分119.9萬人;在強有力的反腐敗高壓態勢震懾下,2016年有5.7萬名黨員主動向組織交待了自己的問題,而紀檢機關2016年接到的檢舉控告類信訪舉報則比2015年下降了17.5%。
儘管當前「反腐敗鬥爭壓倒性態勢已經形成」,但「反腐敗鬥爭依然嚴峻複雜」的形勢並沒有變。「永遠在路上」的線性指標,清晰地勾勒出正風反腐的「常態」——踩著不變的步伐,將反腐敗鬥爭不斷引向深入。
據去年末中央政治局會議透出的信息,新的一年,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的一系列任務清單似乎可以劃出指向——要嚴明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加大問責力度,落實管黨治黨主體責任,確保交上作風建設合格答卷。要嚴把政治關、廉潔關,發現幹部有問題及時報告,瞞報的要嚴肅問責。要紮實推進國家監察體制改革及試點工作,確保如期實現改革目標。要減少腐敗存量、重點遏制增量,深入推進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鬥爭,讓廣大群眾感受到全面從嚴治黨的實際成效。
反腐工作怎麼幹,目標就定在那裡。
不過,若換一個角度來看,全國兩會作為中外媒體高度聚焦的中國年度政治盛會,會議期間曝出「老虎」被打,無疑又會給不少身居要職的代表、委員帶來很好的警示效應。
在北京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看來,兩會無疑是中國每一年中的熱點時段,也是對官員進行審判、起訴和調查等信息披露較多的時刻,這樣做無疑會產生更大的影響力。「兩會打虎」,能夠反映中央的反腐決心,同時亦向社會傳遞一種信號:對於打擊權力腐敗和加強自身建設的重視。
「反腐沒有空窗期,紀委打虎不打烊。」此前有關「屆末之年反腐敗可以收官」的說法,也將不攻自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