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9 月 28th, 2020

【泉州專刊】父子兩代人 同踏海峽尋親路

→全版閱覽

父親為他取名「開泉」後,就去台灣,父子從此再未見面,惠安螺陽的蔡開泉在親戚朋友的接濟下長大。
 1980年,34歲的蔡開泉,接到一封尋親信,才知道原來父親仍然健在,身在台灣。此後,書信、照片往來訴說著親人之間的思念,然而未等到相見的一天,蔡開泉的父親就離開了人世。
 在找到台灣的親人後,蔡開泉又幾經周折找到了曾經悉心撫養他而後失去聯繫的二舅媽一家人。他和兒子蔡平輝發現,原來二舅媽一家也迫切希望能找回1949年去了台灣後失去聯繫的親人,於是,一場新的跨海峽尋親又拉開了序幕。

收到尋親信後,蔡開泉(後排右一)與一家人拍下全家福,證實他就是蔡惠民在找的人。(許文龍 翻拍)

父親離開家鄉,從此遙望回家路

1946年,在惠安上阪村,一名男嬰呱呱墜地。他的父親蔡來水將其取名「開泉」後,還未來得及體會初為人父的喜悅,便匆匆趕往海峽對岸的台灣。誰知,父子就此被一灣海峽阻斷了。
在上阪村,蔡開泉與母親、奶奶一起過著貧苦的生活,靠著親戚鄰居的接濟幫扶勉強度日。家人告訴他「你阿爸去了台灣,再也沒有回來,可能已經不在人世了。」7歲那年,年輕的母親病逝。他成了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兒。

「母親身體還好嗎?沒了我,妻子獨自一人拉扯大兒子一定很辛苦,兒子應該有長高一點了吧。」當時,有家不能回的蔡來水無時無刻不思念著海峽對岸的家鄉親人,焦急又無奈,盼望將來能回到惠安與家人團聚。幾年後,他卻等來了妻子林脢病逝的消息,淚水奪眶而出。後來,他便在台灣結婚成家,生育了一子四女。

蔡惠民幫助父親找到了蔡開泉。圖為30年前,蔡來水與蔡惠民、蔡惠育等合影。(許文龍 翻拍)

弟弟妹妹名中都有「惠」,寄托思鄉情

「由於多種因素的影響,早年在台灣,很多人都不敢說自己來自海峽對岸的大陸,擔心受到排擠。」蔡來水在台灣的次女蔡惠珍回憶,因此當時除了母親外,很少有人知道他們兄弟姐妹的祖籍是來自惠安上阪村。
雖然,蔡惠民在台灣是家中長子,但在當地家庭的戶口本上,他卻被登記為次子。家人都很詫異,瞭解情況後,他們才豁然開朗,長子就是父親在惠安老家生育的蔡開泉。
過年,身在台灣的蔡來水總是舉家到妻子的娘家去,常常騎著車帶蔡惠民到相鄰的西螺鎮,站在濁水溪畔遙望大海。他也經常騎車載著妻子去那裡,遙望著大海默默地流淚,什麼話都不說,知道緣由的妻子陪在他身邊安慰。
蔡來水給子女取的名字中都含「惠」,兒子惠民,女兒惠綠、惠珍、惠秋、惠育。既是寄托他的思鄉情懷,也是希望子女們不要忘記自己來自海峽對岸的惠安。

妹妹蔡惠珍(前排右二)回惠安探親時,與家人合影。

一封尋親信,接上中斷34年父子情

蔡來水一直盼望著有生之年能夠與在老家的親人取得聯繫或回家看看。看著父親經常望著發黃的老照片發呆歎氣,孝順的蔡惠民決定幫父親完成這個心願。1980年,他趁著赴美留學深造的機會,寫了一封尋親信,寄到父親的老家惠安縣,轉托當地的公安部門尋找名叫蔡開泉的兄長。
那時的蔡開泉早已結婚,生育了3個兒子。當時戶籍系統並不發達,惠安縣公安局在接到這封尋親信後,便開始在轄區內尋找「蔡開泉」,先是在如今的泉港山腰一帶尋找未果後,一路找到了上阪村。這封尋親信在歷經一個月波折後,終於被交到蔡開泉的手中。
「原來我父親還活著,在台灣。那裡還有我同父異母的弟弟妹妹們。」蔡開泉拆開信後興奮不已。為了證實他就是蔡惠民想找的人,蔡開泉一家人步行到惠安縣城的照相館,照了一張全家福,回寄給身在美國的蔡惠民。從此,中斷34年的父子兄弟情終於續上了。在聯繫上大陸的親人後,蔡來水對蔡惠民說,這是他畢生最高興的一件事。

2015年,蔡開泉(右)遊覽蔡惠民(左)的母校台灣大學,在學校餐廳休息。

父子終未見面,手足盼來團圓

此後的幾年時間,蔡開泉與父親通過書信、照片等形式,保持著聯繫,卻因當時的台海局面,遲遲無法見面。年邁的蔡來水最終沒能等到回家團聚的一天,於1998年5月去世。
此時,身在上阪村的蔡開泉一家突然接到一份從台灣發來的訃告,猶如晴天霹靂。由於他的檔案中沒有登記相關的資料,無法及時辦理赴台通行證,趕不及赴台奔喪。等通行證最終辦下來時,距離父親去世已經過去3個多月。他在次子蔡再輝的陪同下來到台灣,來到父親的墳前祭拜,並捧回父親的一張遺像回家。「在閩南,父母去世出殯時,都是長子拿著遺像走在最前面。可是我連父親的最後一面都沒見到,這是我一生最遺憾的事。」蔡開泉無奈地說。

蔡惠民與在泉州的親人一起遊覽泉州開元寺,將家鄉、親人與自己一起留在畫面中。

雖然父親去世,但蔡開泉與台灣親人之間的聯繫並未中斷。隨著兩岸關係不斷發展,2009年,蔡惠珍帶著長女李佳怡回到上阪村尋根,血濃於水的親人們緊緊相擁。他們拜謁了祖廟,遊覽了泉州的風景名勝,感受家鄉的美。2010年,蔡惠民也帶著妻子回到上阪村看望親人。

2015年,蔡惠珍的兒子結婚,蔡開泉與兩個兒子赴台參加婚禮。遺憾的是,去年中秋節,蔡惠民不幸病逝。由於碰上超強颱風「莫蘭蒂」來襲,原本買好機票準備赴台奔喪的蔡開泉同樣沒能見上弟弟的最後一面。

2010年,蔡惠民(右)從台灣回到惠安,與蔡開泉(左)祭拜祖廟。

為報撫養之恩,尋找舅媽一家

蔡開泉的兩位舅舅早逝,住在鄰村的大舅媽和二舅媽一直都細心地照料自小失去父母的他,視如己出,「這份情,我感恩一輩子。」二舅媽後來與一名浙江蒼南人結婚,生兒育女。1966年,二舅媽隨著丈夫移居浙江,漸漸失去聯繫。
在找到台灣親人後,蔡開泉心想,「大海都阻斷不了親人的尋親路,遷往浙江的二舅媽一家,也一定可以找到。」他的小兒子蔡平輝做貿易,常利用前往浙江出差的機會尋找二舅婆。

2010年,蔡開泉(左)與弟弟蔡惠民(右)一同遊覽中國閩台緣博物館。

一開始,蔡平輝到二舅婆之前居住的惠安錦豐村,打聽他們的下落。有人告訴他,二舅婆的大兒子陳培金好像是浙江平陽縣一所中學的老師。於是,他立即托平陽的友人前往查詢,可惜一無所獲。後來,他來到二舅婆的娘家下星村打聽,也無功而返。最終,他通過民警在全國戶籍系統中查找浙江名叫「陳培金」的人,最終將範圍縮小到5個人。
「以前登記戶口都會登記出生地。」父親的一句話讓蔡平輝豁然開朗,查詢之後發現這5人中確有一人出生地是惠安。2016年臨近春節,拿到陳培金聯繫方式的蔡平輝懷著忐忑的心情給對方發了一條短信。除夕當天,對方回來電話,他趕緊將電話拿給父親。在互相印證此人確實就是他們在找的人後,蔡開泉瞬間紅了眼眶。

蔡平輝到浙江拜訪好不容易找到的二舅婆

舅媽也在找台灣親人,再啟海峽尋親

去年11月,蔡平輝帶著父親的囑托來到二舅婆家,見到了二舅婆和幾位表叔。此時的二舅婆已經91歲高齡,很多人都記不清了。「當我跟她說起我父親時,起初她不記得了。」蔡平輝說,但是沒過幾秒,她竟然一下子想起來,主動說起「開泉是林脢的兒子」,這一幕讓在場的人都驚訝不已:一個身患老年癡呆症多年的九旬老人,竟能記起50年前的親人。
在浙江期間,表叔們得知他在台灣有親人,便想請他幫忙找尋1949年前往台灣後便失去聯繫的堂叔陳財顯。生於1919年的陳財顯同樣是浙江人,當時入贅到泉州的東園鎮。於是,蔡平輝立即著手托台灣當地的親友幫忙打探陳財顯的下落。然而,由於年代久遠、信息模糊,至今仍未找到陳財顯的相關信息和蹤跡。但他不會放棄,堅信只要持之以恆,就會有找到的一天。
「兩岸同根同源,本就是一家,是任何人任何事物都阻斷不了的。」如今蔡平輝在廣東一家外貿公司工作,近幾年開始從事大陸與台灣之間的貿易。他希望,盡己所能牽起更多失聯的親情。
記者 許文龍/文 蔡平輝/圖(署名圖片除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