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 5 月 18th, 2021

【泉州专刊】父子两代人 同踏海峡寻亲路

→全版阅览

父亲为他取名「开泉」后,就去台湾,父子从此再未见面,惠安螺阳的蔡开泉在亲戚朋友的接济下长大。
 1980年,34岁的蔡开泉,接到一封寻亲信,才知道原来父亲仍然健在,身在台湾。此后,书信、照片往来诉说著亲人之间的思念,然而未等到相见的一天,蔡开泉的父亲就离开了人世。
 在找到台湾的亲人后,蔡开泉又几经周折找到了曾经悉心抚养他而后失去联系的二舅妈一家人。他和儿子蔡平辉发现,原来二舅妈一家也迫切希望能找回1949年去了台湾后失去联系的亲人,于是,一场新的跨海峡寻亲又拉开了序幕。

收到寻亲信后,蔡开泉(后排右一)与一家人拍下全家福,证实他就是蔡惠民在找的人。(许文龙 翻拍)

父亲离开家乡,从此遥望回家路

1946年,在惠安上阪村,一名男婴呱呱坠地。他的父亲蔡来水将其取名「开泉」后,还未来得及体会初为人父的喜悦,便匆匆赶往海峡对岸的台湾。谁知,父子就此被一湾海峡阻断了。
在上阪村,蔡开泉与母亲、奶奶一起过著贫苦的生活,靠着亲戚邻居的接济帮扶勉强度日。家人告诉他「你阿爸去了台湾,再也没有回来,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7岁那年,年轻的母亲病逝。他成了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

「母亲身体还好吗?没了我,妻子独自一人拉扯大儿子一定很辛苦,儿子应该有长高一点了吧。」当时,有家不能回的蔡来水无时无刻不思念著海峡对岸的家乡亲人,焦急又无奈,盼望将来能回到惠安与家人团聚。几年后,他却等来了妻子林脢病逝的消息,泪水夺眶而出。后来,他便在台湾结婚成家,生育了一子四女。

蔡惠民帮助父亲找到了蔡开泉。图为30年前,蔡来水与蔡惠民、蔡惠育等合影。(许文龙 翻拍)

弟弟妹妹名中都有「惠」,寄托思乡情

「由于多种因素的影响,早年在台湾,很多人都不敢说自己来自海峡对岸的大陆,担心受到排挤。」蔡来水在台湾的次女蔡惠珍回忆,因此当时除了母亲外,很少有人知道他们兄弟姐妹的祖籍是来自惠安上阪村。
虽然,蔡惠民在台湾是家中长子,但在当地家庭的户口本上,他却被登记为次子。家人都很诧异,了解情况后,他们才豁然开朗,长子就是父亲在惠安老家生育的蔡开泉。
过年,身在台湾的蔡来水总是举家到妻子的娘家去,常常骑着车带蔡惠民到相邻的西螺镇,站在浊水溪畔遥望大海。他也经常骑车载着妻子去那里,遥望着大海默默地流泪,什么话都不说,知道缘由的妻子陪在他身边安慰。
蔡来水给子女取的名字中都含「惠」,儿子惠民,女儿惠绿、惠珍、惠秋、惠育。既是寄托他的思乡情怀,也是希望子女们不要忘记自己来自海峡对岸的惠安。

妹妹蔡惠珍(前排右二)回惠安探亲时,与家人合影。

一封寻亲信,接上中断34年父子情

蔡来水一直盼望着有生之年能够与在老家的亲人取得联系或回家看看。看着父亲经常望着发黄的老照片发呆叹气,孝顺的蔡惠民决定帮父亲完成这个心愿。1980年,他趁著赴美留学深造的机会,写了一封寻亲信,寄到父亲的老家惠安县,转托当地的公安部门寻找名叫蔡开泉的兄长。
那时的蔡开泉早已结婚,生育了3个儿子。当时户籍系统并不发达,惠安县公安局在接到这封寻亲信后,便开始在辖区内寻找「蔡开泉」,先是在如今的泉港山腰一带寻找未果后,一路找到了上阪村。这封寻亲信在历经一个月波折后,终于被交到蔡开泉的手中。
「原来我父亲还活着,在台湾。那里还有我同父异母的弟弟妹妹们。」蔡开泉拆开信后兴奋不已。为了证实他就是蔡惠民想找的人,蔡开泉一家人步行到惠安县城的照相馆,照了一张全家福,回寄给身在美国的蔡惠民。从此,中断34年的父子兄弟情终于续上了。在联系上大陆的亲人后,蔡来水对蔡惠民说,这是他毕生最高兴的一件事。

2015年,蔡开泉(右)游览蔡惠民(左)的母校台湾大学,在学校餐厅休息。

父子终未见面,手足盼来团圆

此后的几年时间,蔡开泉与父亲通过书信、照片等形式,保持着联系,却因当时的台海局面,迟迟无法见面。年迈的蔡来水最终没能等到回家团聚的一天,于1998年5月去世。
此时,身在上阪村的蔡开泉一家突然接到一份从台湾发来的讣告,犹如晴天霹雳。由于他的档案中没有登记相关的资料,无法及时办理赴台通行证,赶不及赴台奔丧。等通行证最终办下来时,距离父亲去世已经过去3个多月。他在次子蔡再辉的陪同下来到台湾,来到父亲的坟前祭拜,并捧回父亲的一张遗像回家。「在闽南,父母去世出殡时,都是长子拿着遗像走在最前面。可是我连父亲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这是我一生最遗憾的事。」蔡开泉无奈地说。

蔡惠民与在泉州的亲人一起游览泉州开元寺,将家乡、亲人与自己一起留在画面中。

虽然父亲去世,但蔡开泉与台湾亲人之间的联系并未中断。随着两岸关系不断发展,2009年,蔡惠珍带着长女李佳怡回到上阪村寻根,血浓于水的亲人们紧紧相拥。他们拜谒了祖庙,游览了泉州的风景名胜,感受家乡的美。2010年,蔡惠民也带着妻子回到上阪村看望亲人。

2015年,蔡惠珍的儿子结婚,蔡开泉与两个儿子赴台参加婚礼。遗憾的是,去年中秋节,蔡惠民不幸病逝。由于碰上超强台风「莫兰蒂」来袭,原本买好机票准备赴台奔丧的蔡开泉同样没能见上弟弟的最后一面。

2010年,蔡惠民(右)从台湾回到惠安,与蔡开泉(左)祭拜祖庙。

为报抚养之恩,寻找舅妈一家

蔡开泉的两位舅舅早逝,住在邻村的大舅妈和二舅妈一直都细心地照料自小失去父母的他,视如己出,「这份情,我感恩一辈子。」二舅妈后来与一名浙江苍南人结婚,生儿育女。1966年,二舅妈随着丈夫移居浙江,渐渐失去联系。
在找到台湾亲人后,蔡开泉心想,「大海都阻断不了亲人的寻亲路,迁往浙江的二舅妈一家,也一定可以找到。」他的小儿子蔡平辉做贸易,常利用前往浙江出差的机会寻找二舅婆。

2010年,蔡开泉(左)与弟弟蔡惠民(右)一同游览中国闽台缘博物馆。

一开始,蔡平辉到二舅婆之前居住的惠安锦丰村,打听他们的下落。有人告诉他,二舅婆的大儿子陈培金好像是浙江平阳县一所中学的老师。于是,他立即托平阳的友人前往查询,可惜一无所获。后来,他来到二舅婆的娘家下星村打听,也无功而返。最终,他通过民警在全国户籍系统中查找浙江名叫「陈培金」的人,最终将范围缩小到5个人。
「以前登记户口都会登记出生地。」父亲的一句话让蔡平辉豁然开朗,查询之后发现这5人中确有一人出生地是惠安。2016年临近春节,拿到陈培金联系方式的蔡平辉怀着忐忑的心情给对方发了一条短信。除夕当天,对方回来电话,他赶紧将电话拿给父亲。在互相印证此人确实就是他们在找的人后,蔡开泉瞬间红了眼眶。

蔡平辉到浙江拜访好不容易找到的二舅婆

舅妈也在找台湾亲人,再启海峡寻亲

去年11月,蔡平辉带着父亲的嘱托来到二舅婆家,见到了二舅婆和几位表叔。此时的二舅婆已经91岁高龄,很多人都记不清了。「当我跟她说起我父亲时,起初她不记得了。」蔡平辉说,但是没过几秒,她竟然一下子想起来,主动说起「开泉是林脢的儿子」,这一幕让在场的人都惊讶不已:一个身患老年痴呆症多年的九旬老人,竟能记起50年前的亲人。
在浙江期间,表叔们得知他在台湾有亲人,便想请他帮忙找寻1949年前往台湾后便失去联系的堂叔陈财显。生于1919年的陈财显同样是浙江人,当时入赘到泉州的东园镇。于是,蔡平辉立即着手托台湾当地的亲友帮忙打探陈财显的下落。然而,由于年代久远、信息模糊,至今仍未找到陈财显的相关信息和踪迹。但他不会放弃,坚信只要持之以恒,就会有找到的一天。
「两岸同根同源,本就是一家,是任何人任何事物都阻断不了的。」如今蔡平辉在广东一家外贸公司工作,近几年开始从事大陆与台湾之间的贸易。他希望,尽己所能牵起更多失联的亲情。
记者 许文龙/文 蔡平辉/图(署名图片除外)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