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 3 月 2nd, 2021

[地方论谈] 闹官有理、造反无罪… 恐引更多「公民不服从」

太阳花学运占领立法院的冲突,司法机关以黄国昌等人行使「公民不服从」将所有被告判决无罪。此一无罪基础的论述,未来可能开启一扇人民「闹官有理、造反无罪」的门。
法律是明文定义并由立法机关通过的生活基本标准,全体人民一体适用,也是维护社会秩序的一道底线。「公民不服从」虽是民主价值的表现方式之一,但可不可以与执法混为一谈,有检验必要。
即使在国外,主张公民不服从者,都要有预期及接受被逮捕与受惩罚的准备。曾发表「论公民不服从」文章的美国哲学家亨利.戴维.梭罗,当初为了抗议奴隶制度等不公义而拒缴人头税,照样接受法律判决有罪、入狱被关。
刑法对阻却违法订有「正常防卫」及「紧急避难」条款,在一定情况下,当事人可以免罚。若不是在这些特殊情况下,给予违法却不必受罚的权利,其他人是否也可如法泡制?
如果「半分忠」审查服贸协议程序瑕疵,让太阳花学运以「公民不服从」抗争有理,对「一分莹」审查一例一休造成的乱象,受害者可不可以比照办理?
如果因立委处理法案程序可议即可闯入、占据立法院,未来总统府或行政院的政策有争议时,可否同样以「公民不服从」为由进攻政院、总统府?
如此一来,现在仍沸腾的「一例一休」争议、「年金改革」、「婚姻平权」法案,或任何一个经过立法院朝野协商以黑箱作业通过的法案,反对者都可取得元首级刑事豁免权?太阳花案的无罪判决,免却了学运分子非常态抗争的刑事责任,让检警执法的权力化为乌有,执政者将面临更多「公民不服从」的考验。(本报南投采访中心)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