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9 月 23rd, 2020

[一周評論]獨裁之先兆: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太陽花事件經法院定義為正當行使公民不服從以及抵抗權,先前遭檢方起訴的的22名主導群眾霸佔法院太陽花要角,均獲無罪判決。在此同時,同樣行使公民不服從以及抵抗權的退休軍公教人士,卻遭行政院高官詛咒「去死」。太陽花是當今台灣統治者蔡英文當年力挺,且將蔡英文拱上王位、居功厥偉的陳抗運動,退休軍教則是反蔡政權年改的抗爭團體,同樣行使公民不服從以及抵抗權,當權者卻給予兩極化對待,大大顯示蔡政權「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霸道。
法院對太陽花事件的判決當然是政治判決,法院發言人的所謂七大公民不服從要件的說詞,完全是政治正確之解,也是幫太陽花抗爭活動量身訂製的解套外衣。此判決出爐後,社會譁然之餘,有學者專家憂心將因此造成公權力面對抗爭活動失去著力點,促成更多的不服從及抵抗運動。但既然是政治判決,且是專用於太陽花的特製判例,未來類似事件在政治正確的大原則指導下,法院仍要看當權者的風色,未必一體適用。
行政院發言人辦公室主任怒斥反蔡政府年改的退休軍公教,要他們「去死」,則道出蔡政權對於反對者的不服從以及抵抗之深惡痛絕。事件引發各界撻伐後,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解說是個人意氣之論,但事情並非如此單純,這應是執政團隊的群體意識發酵,徐國勇為了保官推說不知,其實平日同志間相濡以沫,以徐某以往的鬥性,很難撇清在言談之間沒有啟示作用。
所謂「不是一家人不出家門」,官員具高度爭議性的發言豈能輕輕以個人言行所足以遮掩,這絕對跟官場整體氛圍有關,發言則是揣摩上意。因此行政院發言人辦公室惡言一出,立刻在黨內引發群犬效應,綠營立委及相關官員大加力挺、紛紛按讚,可謂一呼百諾,正活神活現當權者的集體意志,也對徐國勇的「個人行逕」之說狠狠打臉。
因此對於太陽花事件的判決將會成為抗爭有理的判例,從而引發更多抗爭的困擾,則是多慮,且過於相信司法的獨立公正性了。太陽花事件的判決既然基於政治正確,且是處心積慮特製的司法開脫套裝,則未必適用於所有類似案例。政府官員可以叫退休軍公教去死,同樣也可以政治指導司法將退休軍公教的不服從、抵抗權另作解釋而羅織入罪。
而且當權者宰制司法已經從不當黨產的用法過程可窺梗概。目前已無獨立人格、遭政治霸凌得面目全非的台灣司法,接著將接受由一群法界怪異組合的御用司改會重新打造,未來司法將呈現出有若「弗蘭肯斯坦」所打造出的妖異怪物,亦不足為奇。
當初閣揆林全可以指示對太陽花霸佔公署者撤告,同樣也可以下令對反對者的不服從、抵抗行逕嚴辦。司法面對政治活動從來就是看政治風色,服強汰弱則是基本的政治正確。太陽花事件的判決是選擇性的政治判決,則對於公民不服從的定義更具彈性,大體言之,可以對非綠營不服從,對綠營則否,這也是民進黨當權後,透過其大老陳師孟以準監委身分所訂定的司法潛規則。
從太陽花事件以及軍公教陳抗,受到當權者兩極化對待,不僅顯示統治當局「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之心態,更讓人看到當權者一步步走向獨裁的趨勢。

Happy
Happy
0 %
Sad
Sad
0 %
Excited
Excited
0 %
Sleppy
Sleppy
0 %
Angry
Angry
0 %
Surprise
Surprise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