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 5 月 12th, 2021

[一周评论]独裁之先兆: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太阳花事件经法院定义为正当行使公民不服从以及抵抗权,先前遭检方起诉的的22名主导群众霸占法院太阳花要角,均获无罪判决。在此同时,同样行使公民不服从以及抵抗权的退休军公教人士,却遭行政院高官诅咒「去死」。太阳花是当今台湾统治者蔡英文当年力挺,且将蔡英文拱上王位、居功厥伟的陈抗运动,退休军教则是反蔡政权年改的抗争团体,同样行使公民不服从以及抵抗权,当权者却给予两极化对待,大大显示蔡政权「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霸道。
法院对太阳花事件的判决当然是政治判决,法院发言人的所谓七大公民不服从要件的说词,完全是政治正确之解,也是帮太阳花抗争活动量身订制的解套外衣。此判决出炉后,社会譁然之余,有学者专家忧心将因此造成公权力面对抗争活动失去着力点,促成更多的不服从及抵抗运动。但既然是政治判决,且是专用于太阳花的特制判例,未来类似事件在政治正确的大原则指导下,法院仍要看当权者的风色,未必一体适用。
行政院发言人办公室主任怒斥反蔡政府年改的退休军公教,要他们「去死」,则道出蔡政权对于反对者的不服从以及抵抗之深恶痛绝。事件引发各界挞伐后,行政院发言人徐国勇解说是个人意气之论,但事情并非如此单纯,这应是执政团队的群体意识发酵,徐国勇为了保官推说不知,其实平日同志间相濡以沫,以徐某以往的斗性,很难撇清在言谈之间没有启示作用。
所谓「不是一家人不出家门」,官员具高度争议性的发言岂能轻轻以个人言行所足以遮掩,这绝对跟官场整体氛围有关,发言则是揣摩上意。因此行政院发言人办公室恶言一出,立刻在党内引发群犬效应,绿营立委及相关官员大加力挺、纷纷按赞,可谓一呼百诺,正活神活现当权者的集体意志,也对徐国勇的「个人行迳」之说狠狠打脸。
因此对于太阳花事件的判决将会成为抗争有理的判例,从而引发更多抗争的困扰,则是多虑,且过于相信司法的独立公正性了。太阳花事件的判决既然基于政治正确,且是处心积虑特制的司法开脱套装,则未必适用于所有类似案例。政府官员可以叫退休军公教去死,同样也可以政治指导司法将退休军公教的不服从、抵抗权另作解释而罗织入罪。
而且当权者宰制司法已经从不当党产的用法过程可窥梗概。目前已无独立人格、遭政治霸凌得面目全非的台湾司法,接着将接受由一群法界怪异组合的御用司改会重新打造,未来司法将呈现出有若「弗兰肯斯坦」所打造出的妖异怪物,亦不足为奇。
当初阁揆林全可以指示对太阳花霸占公署者撤告,同样也可以下令对反对者的不服从、抵抗行迳严办。司法面对政治活动从来就是看政治风色,服强汰弱则是基本的政治正确。太阳花事件的判决是选择性的政治判决,则对于公民不服从的定义更具弹性,大体言之,可以对非绿营不服从,对绿营则否,这也是民进党当权后,透过其大老陈师孟以准监委身分所订定的司法潜规则。
从太阳花事件以及军公教陈抗,受到当权者两极化对待,不仅显示统治当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之心态,更让人看到当权者一步步走向独裁的趋势。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