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 6 月 17th, 2021

【平潭专刊】平潭「笔架山」下三举人

→全版阅览
平潭「笔架山」,横亘于敖网区南安村与潭蛟村之间(即如今的敖东镇向阳村与任厝村),山上巨石峥嵘,绿树蓊郁,因山上一块形似「笔架」的巨岩而得名。清代海山名儒施天章曾称其:「山中岩壑天开,万山在目,胜境也。」
「笔架山」的东北方是南安村。约莫是在清朝乾隆年间,一位南安村的文人登上了「笔架山」,他立刻就喜欢上了这个风雅清幽之地。他叫陈承颖,是一名邑庠生(即秀才)。不久后,他就在「笔架山」开办了「豁开精舍」作为其讲学处,「笔架山」附近的南安村、潭蛟村与天山美村的村民纷纷求学而来,可以说「豁开精舍」为三个村庄的读书风气奠定了扎实基础。渐渐地,此处也成为平潭的文人墨客聚集地。

笔架山下栩栩如生的印章石

这些文人墨客之中,有一位青年,名为林琪树,号瑶川。林琪树祖籍福清县,由于其父在平潭讲学,于是他便跟着父亲在平潭落脚。有趣的是,陈承颖「奇林瑶川才,以兄之女赘之」(民国版《平潭县志》),林琪树便自此入赘南安村。之所以提到林琪树,只因在清代时,他便是平潭「笔架山」下走出的第一个举人,「豁开精舍」也曾是他读书求学的地方。所以对于林琪树而言,陈承颖既是老师,也是妻子的叔叔。
「笔架山」走出的另外两位举人,分别是南安村的陈逢成以及任厝村的任柱鳌。陈逢成是陈承颖的曾侄孙,为咸丰己未恩科举人,说起来这些文人之间也颇有渊源。平潭民俗专家阿灿介绍,任柱鳌的父亲名为任杰,是一名岁贡生,他在斗垣村林绍殷家教书期间,正值陈逢成因为家贫而废学。任杰不忍陈逢成废弃学业,便跟林绍殷说了陈逢成的难处。林绍殷便资助其学习直至其参加应试。阿灿说:「当时海坛岛学风蔚然,前贤后进惺惺相惜,相携相伴,也由此留下许多文人佳话。」
近日,记者跟随阿灿来到笔架山上的「笔架岩」下。山风习习,此处清幽别致,附近村落景观一览无余,遥想百年前平潭诸多文人墨客曾在此谈笑风生,如今山上却是一片沉寂萧然,不免生出一股怅然之意。
下了山,经过一条清凌凌的小溪,我们来到一块空地上。空地不远处,一块写有「指动石」的巨石引起了我们的注意。「这几个村庄文人的涌现,与『豁开精舍』的开创息息相关。根据史料记载,『豁开精舍』坐落于『指动石』附近。」阿灿介绍说,「听村里的老人家说,早年间,用手指触碰这块巨石,它是会摇摇晃晃来回动的,这也是它名字的由来。」而如今,这块「指动石」下已经堆积了不少淤泥和垃圾,任是一个手掌拍上去,也是不会动的了。

采用闽南「出砖入石」建筑风格的石头厝

「豁开精舍」的旧址如今早已看不出书舍原貌,如而代之的是附近村民在此建起的鸡舍。即使如此,凭著此处的别致风景,也还是能猜想当年「豁开精舍」的清幽空旷。
陈逢成是陈承颖的曾侄孙,他的墓地便建在「豁开精舍」不远处。「说来十分神奇, 陈逢成老先生在他去世前一个月,走亲访友,生前便安排好了自己的后事,仿佛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走一般。」阿灿介绍说。陈逢成老先生的墓地位于「印章石」之下,阿灿说,通过墓联,便可窥测陈逢成老先生的性情与风骨。墓碑上的字迹有些已模糊不可见,阿灿与同行的南京大学建筑博士范文昀便一字一句比照着念出:
「上寿不过百年
愿从此与古为徒
喜得山林多岁月
服官虽云五十
窃自笑浮生若梦
算来轩冕亦泥涂」
另一幅墓联为:
「山岳有情容我老
文章无价买山藏」
「意境之高,心胸之广,可见一斑。」同行的友人忍不住感慨道。

刻在举人陈逢成碑前的对联依稀可见


天山美 青竹鸣 百年书舍今犹在

平潭「笔架山」的「豁开精舍」开创了良好的读书风气,附近村庄有三人先后考取了举人。读书蔚然成风,书舍也慢慢增多。在「笔架山」下附近,便有「洞天书舍」、「海天书舍」以及「卧云山房」三个书舍,文人墨客流连于此,留下了许多宝贵诗词与动人故事。「卧云山房」位于北厝镇天山美村村东,是林云衢、林瑞风父子的居所兼读书处,父子二人均是清代文人,林瑞风还是一名岁贡生。
近日,记者以及平潭民俗文化专家、阿灿来到天山美村,寻找「卧云书房」。天山美村风景秀丽,绿树蓊郁,传统石厝鳞次栉比。与平潭别处房屋不同,这里的不少古厝具有典型的闽南传统建筑风格,即「出砖入石」。一部分墙面用大块岩石、红色砖片以及瓦砾等相互堆叠垒砌而成,灰白花岗岩与片状的朱红色条砖穿插组合,显得十分古朴、拙实。阿灿介绍说:「有这样一种说法,『出砖入石』,谐音是『出官入仕』,寓意吉祥。」
同行的南京大学建筑博士范文昀介绍说:「从构造上来说,是因为花岗岩石材比红砖硬,石头便向内一些,砖片向外一些。等到砖片慢慢剥落,石头和红砖也就处于一个平面了。关于『出砖入石』建筑风格的来源,据说是明朝万历年间泉州发生了一次大地震,灾后,灾民们在一片废墟里就地取材,利用坍塌破碎的砖、石、瓦、砾来构筑墙体,后来村民发现这样的建筑风格既节约成本,又十分坚固,于是便慢慢流传下来了。」
顺着村中小道行走不多时,阿灿带领我们来到了位于村子东边的「卧云山房」。「卧云山房」也具有「出砖入石」的闽南建筑风格,但见如今部分重修的墙面以大片花岗岩代替红砖条,破坏了原本的自然拙美之感。「卧云山房」如今仍有人居住,主人热情地引领我们来到「卧云山房」右侧的「竹鸣园」处。
「竹鸣园」是清代名人林云衢所辟,此处绿荫环绕,清风习习,山下小溪流水潺潺,极为清幽宁静。关于「竹鸣园」名字由来,民国版《平潭县志》如是记载,「园中树亦多百年余物,四围种竹为篱,清风时来,天籁自鸣,故以『竹鸣』名。」

榕树下有一块天然巨石

「竹鸣园」内有一颗参天巨榕,榕树下有一块天然巨石,巨石形似一尊盘足而坐的古佛。古佛足下十分宽敞,形成一个「石床」,可容一个成人躺下仍有余,十分神奇。阿灿说,「『卧云山房』虽是个私人书房,但因环境清幽,也有许多文人来到此处,并留下宝贵的诗词。福州一位名为陈仁的举人就留下了《竹鸣园四景吟》。」
卧云山房「谈笑有鸿儒 往来无白丁」的盛况已不可考,然而从陈仁的《竹鸣园四景吟》中,我们或许可窥测当年「竹鸣园」园内景观一二。
石床卧月
一峭立如壁,空床寒月色。
高枕本无忧,贞心况比石。
莲沿清泉
小沼一湾曲,涓涓引线泉。
此心净如水,有说继周莲。
晚径寒菊
晚节傲风霜,三径护持久。
屐声门外喧,白衣人送酒。
榕树秋涛
陡作不平鸣,半空风雨声。
开窗树下望,明月已三更。
石床、清莲、寒菊、古榕树…竹鸣声声,想来当年的「竹鸣园」是一个读书人的好去处。
附注:
《竹鸣园四景吟》引自民国版《平潭县志‧名胜志》。

记者 蔡小霞/文 林映树/摄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