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10 月 2nd, 2020

社論 立法院初審年改 可能為德不卒?

立法院十九日起初審年改法案,前綠委林濁水質疑蔡英文雖是出手很大,但調整幅度卻不及馬扁。李來希認為年金改革是因政府對人口政策束手無策,就拿老人開刀。國民黨當然反年金改革,尤其黨主席候選人都明白嗆聲反對,名作家何飛鵬指稱蔡英文的年改只是頭痛醫頭的把戲,最後可能會為德不卒、虛晃一招。總之,立院初審前夕,各方意見如麻,看來年改恐怕真會夜長夢多。
年金改革快要進入主戰場,立法院十九日起初審年改法案。官方版年改法案相繼出爐,但綠委批評年改會版本的改革太慢,另提法案。前綠委林濁水也質疑:蔡英文的年金改革是轟轟烈烈大力出手,激起了空前強烈的抗爭,但是小英的改革幅度,其實不如馬扁。林濁水認為綠委立院黨團擔心總統府的年改幅度很難向社會交代,也不是沒有依據。林說儘管就制度面,蔡考慮到軍人退休要有特殊安排,對勞農退休也想要提出方案,比較周全,但是以公教月退金減少的額度來說,居然比馬扁還小,實在令人驚訝,綠委擔憂也是很自然的。
林濁水舉例說,卅五年年資的薦九功七的公務員,在職薪水八萬三千多元,但依○五年前規定,每月加上十八趴利息兩萬五千多、年終獎金、三節慰問金等,月退金竟高達十萬以上,實質替代率已是一三○趴,足以叫改革前的希臘豬都羨慕死了,所以非改不可。林濁水說,阿扁從二○○五年開始改革,經過馬英九到蔡英文上台前的十二年間,馬扁改到月退剩七萬五千多,改掉兩萬四,現在蔡英文逐年減少到十六年後剩下五萬六千多,蔡削減的額度是一萬九,比之前馬扁削減的兩萬四還少五千多。小的改革還比馬扁小了一截,真是很難想像。林認為年金改革無論怎樣改,都要讓退休公教維持合宜尊嚴的生活,並不能一路砍下去,只求痛快就好。
由泛藍人士組成的群英會,舉辦「年金假改革,真鬥爭」演講會。李來希在會中說,政府認為台灣面臨高齡化、少子化,軍公教勞未來可能領不到退休金,因此要推動年金改革,但這是錯誤的命題。李說年輕人不生孩子,不能歸咎老人太多,多數是因為沒錢,年輕人對大環境沒信心,經濟不佳,物價、房價高漲,薪資過低,加上福利政策又沒做好,導致現代年輕人不願生小孩,讓年金不夠支付。李來希認為政府應改善台灣房價、物價過高、薪資凍漲等困境,不該取消老人的福利,今天把老人退休金減半,小孩出得來嗎?怪東怪西怪老人。如果軍公教的待遇真的這麼好,怎麼不見年輕人大量投入?
李來希認為,像是十八趴優惠存款利率、繳交費率偏低給付偏高、退休年齡太早、基金投資報酬率偏低等等,都可協商找出可長可久的版本,並不是什麼都堅持不改。李說,當初馬英九推行年金改革時,給了他反改革的帽子,今日他還是反年金改革,但李自稱既不打藍,也不打綠、只打那個討打的人。
名作家何飛鵬也寫給蔡英文一封信,說是現在的年改方案,只是頭痛醫頭,何直指最壞的結果,就是為德不卒、不痛不癢的改革,勞師動眾只做一半,得罪了被改革者,也得不到其他人民的認同,這就得不償失。何飛鵬認為重點是年改會的版本,改革後的財務效果,公教退休基金的破產年限只從民國一二○年,延後至一三三年,勞工退休基金,經過政府從一○七年起每年撥補兩百億挹注後,勞工的所得替代率仍然偏低,可是危機也只延後九年到民國一二五年破產,這樣的改革方案,只是頭痛醫頭的暫時減緩病症的方案,離真正有效的改革太遠了。更可悲的是,年改會的改革方案,遭到考試院大打折扣,因此看來整個改革方案,很可能虛晃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