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 5 月 15th, 2021

社论 立法院初审年改 可能为德不卒?

立法院十九日起初审年改法案,前绿委林浊水质疑蔡英文虽是出手很大,但调整幅度却不及马扁。李来希认为年金改革是因政府对人口政策束手无策,就拿老人开刀。国民党当然反年金改革,尤其党主席候选人都明白呛声反对,名作家何飞鹏指称蔡英文的年改只是头痛医头的把戏,最后可能会为德不卒、虚晃一招。总之,立院初审前夕,各方意见如麻,看来年改恐怕真会夜长梦多。
年金改革快要进入主战场,立法院十九日起初审年改法案。官方版年改法案相继出炉,但绿委批评年改会版本的改革太慢,另提法案。前绿委林浊水也质疑:蔡英文的年金改革是轰轰烈烈大力出手,激起了空前强烈的抗争,但是小英的改革幅度,其实不如马扁。林浊水认为绿委立院党团担心总统府的年改幅度很难向社会交代,也不是没有依据。林说尽管就制度面,蔡考虑到军人退休要有特殊安排,对劳农退休也想要提出方案,比较周全,但是以公教月退金减少的额度来说,居然比马扁还小,实在令人惊讶,绿委担忧也是很自然的。
林浊水举例说,卅五年年资的荐九功七的公务员,在职薪水八万三千多元,但依○五年前规定,每月加上十八趴利息两万五千多、年终奖金、三节慰问金等,月退金竟高达十万以上,实质替代率已是一三○趴,足以叫改革前的希腊猪都羡慕死了,所以非改不可。林浊水说,阿扁从二○○五年开始改革,经过马英九到蔡英文上台前的十二年间,马扁改到月退剩七万五千多,改掉两万四,现在蔡英文逐年减少到十六年后剩下五万六千多,蔡削减的额度是一万九,比之前马扁削减的两万四还少五千多。小的改革还比马扁小了一截,真是很难想像。林认为年金改革无论怎样改,都要让退休公教维持合宜尊严的生活,并不能一路砍下去,只求痛快就好。
由泛蓝人士组成的群英会,举办「年金假改革,真斗争」演讲会。李来希在会中说,政府认为台湾面临高龄化、少子化,军公教劳未来可能领不到退休金,因此要推动年金改革,但这是错误的命题。李说年轻人不生孩子,不能归咎老人太多,多数是因为没钱,年轻人对大环境没信心,经济不佳,物价、房价高涨,薪资过低,加上福利政策又没做好,导致现代年轻人不愿生小孩,让年金不够支付。李来希认为政府应改善台湾房价、物价过高、薪资冻涨等困境,不该取消老人的福利,今天把老人退休金减半,小孩出得来吗?怪东怪西怪老人。如果军公教的待遇真的这么好,怎么不见年轻人大量投入?
李来希认为,像是十八趴优惠存款利率、缴交费率偏低给付偏高、退休年龄太早、基金投资报酬率偏低等等,都可协商找出可长可久的版本,并不是什么都坚持不改。李说,当初马英九推行年金改革时,给了他反改革的帽子,今日他还是反年金改革,但李自称既不打蓝,也不打绿、只打那个讨打的人。
名作家何飞鹏也写给蔡英文一封信,说是现在的年改方案,只是头痛医头,何直指最坏的结果,就是为德不卒、不痛不痒的改革,劳师动众只做一半,得罪了被改革者,也得不到其他人民的认同,这就得不偿失。何飞鹏认为重点是年改会的版本,改革后的财务效果,公教退休基金的破产年限只从民国一二○年,延后至一三三年,劳工退休基金,经过政府从一○七年起每年拨补两百亿挹注后,劳工的所得替代率仍然偏低,可是危机也只延后九年到民国一二五年破产,这样的改革方案,只是头痛医头的暂时减缓病症的方案,离真正有效的改革太远了。更可悲的是,年改会的改革方案,遭到考试院大打折扣,因此看来整个改革方案,很可能虚晃一招。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