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 10 月 21st, 2020

[社论]平壤处心积虑开发核武

四月六日川习会前,北朝鲜于五日清晨,朝着日本海发射一枚疑似中程弹导的飞弹遭致韩国和日本严厉的谴责。
飞弹飞行距离六十公里,高度约一八九公里,落入日本海。美军方研判,这枚飞弹应为「北极星─2」型中程弹道飞弹。
对这次测试,美国国务卿提勒森(Rex Tillson)简短回答:「北朝鲜又再射飞弹,就平壤的问题美国已讲太多了,我们无进一步评论。」
提勒森的口气不屑,正符合了川普总统一贯强调的「战略不可预测性」,当然也释放强硬的讯息,别甩它,除非金正恩释放更诚恳的心意。
西方监测单位指出,这次核试日期的选择,目的是「把赌注加到最大,以观察美中的反应」,除此,当然就是扩大挑衅的效果。
北朝鲜核飞弹的试射过程非常公开。譬如测试前的作业,核试场坑道的排水,加上铺设通信缆绳的活动,准备测试时产生的各种数据。都一一在卫星蒐索下无法遁行。
西方分析,北朝鲜这几次测试,可能同时尝试进行钸弹、铀弹和助爆型裂变武器的爆炸试验。
一九八五年十二月,北朝鲜签署「核不扩散条约」(NPT,Treaty on the Nonliferation of Naclear Weapons),十八个月内,经过IAEA(国际原子力机构)的查察,北朝鲜并未履行NPT的承诺,并传出,开始建设钨生产工厂,九○年秋再着手开发军用核武。九三年三月宣布进入「准战时状态」,且表明退出NPT。
一九九四年十月二十一日,美国和北朝鲜,针对朝鲜半岛核问题解决办法达成协议,内容重点分三个阶段,才同意北朝鲜的核兵器研发,过程为自「暂时冻结」到「完全放弃」,唯平壤意料之外点头同意。
但二○○三年一月十日,北朝鲜宣布退出NPT,再于○五年宣示拥有核武的权利,与此同时,联合国安理会决定「北朝鲜制裁决议(一七一八案),强硬制定北朝鲜的核武及其它大量破坏兵器(包括弹导飞弹)的放弃。结果二○一三年二月,北朝鲜连续三次的核武测试,于是安理会决议制定北朝鲜的「货物检查的义务化」及「金融制裁的义务化」。
问题是,平壤一直秘密发展新型飞弹。譬如火星导弹(射程五○○公里,含括南朝鲜全境)、诺洞为主的组合迪浦洞一、二号(射程一五○○公里,后者为三五○○至六○○○公里)。
不问可知,金正恩承继了他父亲金正日的企图和野心,充分显示他的狂妄和侵略性。哪天他兴致一来,很可能不问青红皂白,拿核武突袭西方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