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0 月 29th, 2020

[社論]平壤處心積慮開發核武

四月六日川習會前,北朝鮮於五日清晨,朝著日本海發射一枚疑似中程彈導的飛彈遭致韓國和日本嚴厲的譴責。
飛彈飛行距離六十公里,高度約一八九公里,落入日本海。美軍方研判,這枚飛彈應為「北極星─2」型中程彈道飛彈。
對這次測試,美國國務卿提勒森(Rex Tillson)簡短回答:「北朝鮮又再射飛彈,就平壤的問題美國已講太多了,我們無進一步評論。」
提勒森的口氣不屑,正符合了川普總統一貫強調的「戰略不可預測性」,當然也釋放強硬的訊息,別甩它,除非金正恩釋放更誠懇的心意。
西方監測單位指出,這次核試日期的選擇,目的是「把賭注加到最大,以觀察美中的反應」,除此,當然就是擴大挑釁的效果。
北朝鮮核飛彈的試射過程非常公開。譬如測試前的作業,核試場坑道的排水,加上鋪設通信纜繩的活動,準備測試時產生的各種數據。都一一在衛星蒐索下無法遁行。
西方分析,北朝鮮這幾次測試,可能同時嘗試進行鈽彈、鈾彈和助爆型裂變武器的爆炸試驗。
一九八五年十二月,北朝鮮簽署「核不擴散條約」(NPT,Treaty on the Nonliferation of Naclear Weapons),十八個月內,經過IAEA(國際原子力機構)的查察,北朝鮮並未履行NPT的承諾,並傳出,開始建設鎢生產工廠,九○年秋再著手開發軍用核武。九三年三月宣佈進入「準戰時狀態」,且表明退出NPT。
一九九四年十月二十一日,美國和北朝鮮,針對朝鮮半島核問題解決辦法達成協議,內容重點分三個階段,才同意北朝鮮的核兵器研發,過程為自「暫時凍結」到「完全放棄」,唯平壤意料之外點頭同意。
但二○○三年一月十日,北朝鮮宣佈退出NPT,再於○五年宣示擁有核武的權利,與此同時,聯合國安理會決定「北朝鮮制裁決議(一七一八案),強硬制定北朝鮮的核武及其它大量破壞兵器(包括彈導飛彈)的放棄。結果二○一三年二月,北朝鮮連續三次的核武測試,於是安理會決議制定北朝鮮的「貨物檢查的義務化」及「金融制裁的義務化」。
問題是,平壤一直秘密發展新型飛彈。譬如火星導彈(射程五○○公里,含括南朝鮮全境)、諾洞為主的組合迪浦洞一、二號(射程一五○○公里,後者為三五○○至六○○○公里)。
不問可知,金正恩承繼了他父親金正日的企圖和野心,充分顯示他的狂妄和侵略性。哪天他興緻一來,很可能不問青紅皂白,拿核武突襲西方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