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12 月 1st, 2020

社論 國民黨選舉制度的改革

國民黨主席參選人詹啟賢公開表示:此次的黨主席之爭,賄選嚴重。為人敦厚儒雅的詹啟賢,敢於如此明白清楚的,說出地方上的賄聲賄影,自然有其一定的準則。依照黨產還很多時代的國民黨選舉風格,詹啟賢的說法不令人意外,然,經過黨產委員會整理整頓過後的國民黨,還有本錢這樣亂搞嗎?
這次的國民黨主席選舉綁樁問題嚴重,詹啟賢質疑,國民黨主席的選舉是不是在走回頭路,他看到「綁樁腳」、「請客吃飯」、「人頭黨員」等政治利益交換情事死灰復燃且變本加厲,這都是過去國民黨最被詬病的地方,也導致交出政權。他呼籲黨員好好想一想這個問題。他進一步具體指出,在某縣市有黨代表給六萬元、青工十萬元、議員二十萬元的價碼。
參選人吳敦義表示,詹啟賢應該「勇敢一點」具體指出是哪一個縣市、是哪些人,要不然反成誤會,6個候選人裡好像除了詹啟賢以外,其他都變成嫌疑人,「這很不道德」。如果沒有講出來會造成反作用,對黨的形象造成一種不負責任的汙衊。吳敦義重申是「不負責任的汙衊」,這點恐怕要仔細考慮。
國民黨從賄選頻傳到過去遭人戲稱「不賄選不會選」,賄選已經成為國民黨洗不掉的標籤。過去,由於國民黨黨產豐厚,可以盡情揮霍,所以,再傳黨主席賄選,雖然還舉不出證據,但「無風不起浪」,詹啟賢的爆點應該忍了很久。
國民黨內現行選舉制度設計的後果,就是對原本可能是民代、民代助理、黨務系統出身的參選者有利,他們本來就可以有各種管道認識黨員,然後也比一般人有更多方是可以提供各種服務或優惠,讓這些黨員決定投他一票。但問題是,這些人卻不見得具備強大的論述能力,面對民進黨攻擊國民黨時,他們可能無法有效辯護,也沒有辦法說服更多中間選民認同國民黨的理念,於是乎近年來民進黨的鐵票逐漸增加,超越了國民黨,2008年謝長廷在扁案貪污下都還可以有544萬票,2016年朱立倫則只有381萬票。
如果要改變黨員結構與黨內制度設計,必須有更多更能夠取得各種資訊的人入黨,這些人能上網、會看報或看電視,容易知道誰的論述能力強,有辦法幫助國民黨贏得更多人支持,於是黨內選舉時就不會只看服務或人情。既有黨員的心態當然也要調整,畢竟政黨不是慈善團體或公益團體,不應該以服務為優先,而應該是推出好的政策,爭取更多人支持,取得執政權後加以實踐。尤其如今的國民黨黨產將沒了,黨工人力大減,若還把精力花在辦慈善活動、服務,還有甚麼時間人力去研究論述宣傳呢?
國民黨的老舊勢力,向來把個人的利益置於社會的利益之上,這也是國民黨過去之所以步步走向失敗的原因。若任由這些政客繼續用請客綁樁買人頭的方式經營,以及用近乎作弊的方式影響選舉結果,即便保住了特定人士的利益,未來國民黨也難以重新被社會大眾接納。
因此,國民黨應該趁這次黨主席選舉之便,好好改革其黨內選舉制度,以便迎接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