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0 月 1st, 2020

社論 用電的兩難:限電及空汙

大號政客在政壇可以呼風喚雨,但面對大自然仍心餘力絀,如同一般草民。台灣乾旱已久,高雄地區進入缺水警戒,南霸天花媽陳菊可以睥睨天下,但面對缺水仍束手無策,必須讓人民體嚐分區供水之苦。這幾天氣溫有如盛夏,白天高達32度以上,用電巨增,蔡英文在當上總統前信誓旦旦,她當權後將全面廢核,並保證不會缺電、限電以及電費漲價,但十日起台電就宣布進入菊色警戒,缺電之危迫在眉睫,原能會則適時通過核二廠裝載池改建案,悄悄偷渡啟用核電。
大自然之威逼迫政府處在用電政策的首鼠兩端。現在才四月,台電卻因用電激增宣布進入缺電邊緣的橘色警戒,則至六七月後的溽暑盛夏,以目前停核狀態,勢必面臨缺電問題,解決之道,只有大量提高火力發電產能,意即燃煤狀況必然激增;但最近台灣空汙指數一再達到對所有族群不健康的紫色警戒,尤其中部地區為甚,環團將禍首指向火力發電廠。
因此蔡政府面臨的兩難是:若兌現不缺電承諾,則必須增加彌補停核缺口的其他供電,最即時有效的莫若火力發電,其餘水力太陽能等綠能發電都有如杯水車薪,無濟於事。但火力發電則造成嚴重空汙,成為環保殺手。
在環團、反核兩路民團進逼之下,政府除非有適當管道從國外買電,否則除了恢復核電外,就必須限電,如此一來必將逼迫產業外移出走,本已每下愈況的台灣經濟,更欲振乏力。如果不限電則必須大漲電費,以價制量,但這又違背選舉承諾,勢必影響明年地方大選。
綠營諸侯對用電問題則態度曖昧。中部地區空汙問題日漸嚴重,在立委時期的現任台中市長林佳龍反台中火力發電最力,上任後反而噤若寒蟬。最近民團對空汙問題鬧得凶,林佳龍則將矛頭指向經濟部,要經濟部管管火力發電廠;但當蔡英文對林口發電廠稱許,指新的「超超臨界」燃煤機組一號機和二號機都可以滿載發電,這兩座新機組加入,政府就更有把握,可以確保今年夏天的供電穩定後,綠營就無人敢再對火力發電有所微詞。
對於林口火力發電的說法,綠營口徑一致認為新的機組是以天然氣發電,以和燃煤區隔,但天然氣一則成本昂貴,再者儘管空汙只達燃煤一半,但仍對環境汙染嚴重影響。
至原能會6日通過台電所申請的核二廠燃料裝載池改建案,讓因歲修而在去年11月停機至今的一號機能夠有地方擺放退出的180束燃料棒,接著再上線發電,政府有意局部恢復發電的意圖已至為明顯;弔詭的是,以往誓死反核的聲音幾乎集體蒸發。看來台灣的民團也患了跟政府一樣的髮夾彎症候群。
台灣用電問題,打出一大狗票政治詐騙集團和虛偽的民間團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