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0 月 1st, 2020

導論 生死有別 陌上桑

凡是人,都有生死。
而,生與死超乎人類的智慧。
因為,人根本不知生,焉知死?
既認為一口氣尚存才是生,反之,嚥下最後一口氣則是死。
話說簡單至極,卻說不穿、語不透;生與死就是難解。
古老中國流傳這樣一則故事,或許多少可以瞭然:什麼是生、是死?

春天時節,接近百歲的林類,卻仍穿著冬天的皮大衣在田裡撿稻穗,他邊撿邊哼著歌,看來心情很快樂。
當孔子到衛國講學時,看到這情景,就回過頭來對弟子們說:
「這位老人可以跟他談談,你們去試試看。」
於是子貢即上前問老人:
「老先生年紀已這麼大了,還在田裡邊唱歌邊拾穗,難道您對自己的這一生不感到懊悔嗎?」
林類不理會子貢繼續作息,但子貢不死心再問。
「我有什麼值得懊悔呢?」林類只好回答。
「老先生,您年輕時不勤苦工作,壯年時又沒有成家立業,所以老來才無妻無子,如今已經風燭殘年,為什麼還能很快樂地一邊拾穗一邊唱歌?」子貢說。
「我的快樂是每個人都擁有的,有的人不快樂反而引以為憂。譬如我年少時不勤學苦讀,中壯年也沒奮鬥成家立業,所以我才能如此長壽活到將近一百歲;同時也由於我老而無妻無子,更是行將就木之人,因而感到更快樂。」
「長壽是每個人都希望的,而死亡是每個人都厭惡的,可是您卻把死當作一大樂事,這又是什麼道理?」子貢。
「人的生死,其道理就如一去一回,所以一個死在今世的人,我們又怎麼知道他不生在來世呢?艱苦謀生也許是一種迷惑,我又怎能知道我現在的死不比以前的生更好?」
子貢不太理解林類的話,回去就告訴孔子。
「老先生沒把生死談得透徹吧!」孔子。
子貢聽了還是不解,就提出想停學休息的念頭。
「不能這樣做。」孔子。
「那我就沒有休息的機會囉?」子貢不解。
「當然有。你可以看看野外那些墳墓,有的很高、很大、很圓,有的像鍋底;各種形狀都有,等你進入墳墓就可以休息了。」
「死的確是件偉大的事,一個有德的君子會在墳墓裡休息,一個無德的小人就像在監獄中永遠受苦。」
「端木賜呀!你已經明白,人多數只知道活著的快樂,但不知道活著的痛苦;人只知道年老體衰,卻不知年老心情的平穩;人只知道討厭死,卻不瞭然死是生命永恆的安息。」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