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9 月 22nd, 2020

導論 小黑再見! 不默生

那年冬天,一條流浪狗,流浪到我家大門口,我收養了牠,無以名之,因為牠是黑色的,便理所當然稱之為「小黑」。
每天深夜下班回到家,迎面而來的便是小黑熱情的迎接,除了圍繞我四周跳躍,就是伸出長長的舌頭舔我的手,因為牠是長腳狗站起來夠高,所以連我的臉也一并成為牠的獵物。大部分時候我會摸摸牠頭嘉許一番,偶而心煩氣躁時也會揮揮手,叱一聲:「走開!」牠便識趣走開,一臉無辜的模樣,此時我看了不忍,往往又將牠召喚回來,安撫一陣之後,牠才興高采烈的與我相偕入門,我倆就這樣一天度過一天;一個五十歲的中年人,和一條年輕的土狗。
小黑是條很有教養的狗,牠絕不在家中任何一個地方大小便,即使如何急都會等我回來帶牠外出方便,有一次回來晚了,牠大概等得受不了了,我剛一開大門牠便以跳牆之姿奪門而出自行解決去也。愛乾淨也是牠的優點,沒事趴在地上就是舔牠的腳,總是將自己打理得潔潔淨淨,
有了小黑之後,我在外逗留的時間也跟著縮短,然而,自從接了報社新工作之後,每天都必須忙到三更半夜才到得了家門,相對的,小黑獨自在屋裡的時間就變長了,為了怕牠寂寞無伴,有時候會放牠到外面,讓牠生活得更自由自在些。
女兒前那時候電話告知她即將調回高雄工作的消息,聽完電話我興奮難抑的對著小黑又摟又抱的大聲說:「小黑!告訴妳ㄡ,我女兒她要回來了,從此以後我就不會孤單寂寞了」,小黑莫名的望著我,同時伸長舌頭舔舔我,然後悻悻然回去牠的窩裡睡覺。
翌日一早,出去用餐時順便讓小黑出門去解放一下。牠仍一如往常看我開門,便急匆匆奪門而出,我也就放心的吃我的早餐去了。
結果,回來屋們前空蕩蕩的,竟不見小黑的影子,等了許久,仍不見其蹤影,從此,小黑杳無音訊。

Happy
Happy
0 %
Sad
Sad
0 %
Excited
Excited
0 %
Sleppy
Sleppy
0 %
Angry
Angry
0 %
Surprise
Surprise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