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11 月 30th, 2020

社論 年改增辦公聽會 拖延時間難轉彎

軍公教團體在立法院外夜宿圍城,蔡政府布下重兵拒馬嚇阻,如此激烈的攻防,年金改革的震盪恐怕會綿延多年,不會因法案過關而休止,因此,有人提醒執政黨和綠委務必要審慎為之,若以為對軍公教痛下殺手就能贏得改革的美譽,最後可能會得到冷酷不仁的罵名。至於朝野協商決定下周三四各舉辦一場公聽會,先公務人員,後再舉行教育人員年改公聽會,藍委主張先公聽再審查,希望大家誠懇面對,讓改革順利完成。但公聽會最怕的是拖延時間,年改恐怕不會就此轉彎。
年金改革原本應該可以討論,但蔡政府從開始就錯誤設定,讓政策討論變成撕裂社會的殺戮戰場,使得支持、反對者彼此仇視,每句話都被放大解釋,甚至曲解,然後極盡嘲諷,把意見相異者視若寇讎,因為年金改革已鎖定是軍公教做為目標,軍公教就被貼上「吸血鬼、不知民間疾苦、貪婪、既得利益」等標籤,他們被釘在恥辱柱上,膽敢表示異議或挺身反抗,難免會被群起而攻之,既不公平,也失去理性的討論空間了。大多數軍公教都願意支持改革,年金中不合時宜的部分自然要改,改革的目標既是公義,那麼改革的手段也必須符合公義,若用毀人名譽的方式來改革,對社會毫無好處。
退休軍公教的抗爭越演越烈,最後演變成暴力衝突,許多立委、公務人員遭到襲擊,似已超越和平抗爭的界限,縱使他們的訴求值得同情,但暴力手段不會得到支持,何況台灣的民主得來不易,無論藍綠都應珍惜。但立院前的蛇籠、拒馬本來不應存在,蔡政府以刀片治國,拒人千里之外,只會加深軍公教的挫折和憤怒,因公教人員的切身利益遭受損害,當然有權利站出來發聲,蔡政府有責任傾聽這些心聲。
此外,退休軍公教人員的名譽也不應被貶損,他們奉獻的時代,正是台灣最輝煌的歲月,不能否定他們,政府現在的財政拮据,責任不在他們,如今卻用羞辱的方式削減軍公教的退休所得,採取如此過激的手段,這些肇因應歸咎綠營的長期汙名化。其實,政府、抗議人都應回歸制度層面,用和平的手段尋求解決。立法院召開公聽會邀請抗議人充分表達意見,只是走個過場,不可能重新檢視方案的可行性與公平性,但交給專業機構做嚴謹財務精算應該是必要的。
根據民間機構估算,現有方案並非可以永久解決年金的破產,無論哪個版本都只是延緩破產的時間,都不是長久之計,行政院既已開啟爭議,與其十年一痛,不如一次通盤處理,讓制度能夠真正永續。蔡英文當天的演說太硬,恐怕只會激化對立,抗議人不能為反對而反對,體制內仍有挽回餘地,比如要求監察院介入,由監院提請大法官釋憲。若立法院能召開公聽會,他們也應積極參與,年金改革爭議才能和平理性,進而得到圓滿的成果。
蔡英文在執政前曾說,政府要以憐憫心容忍抗爭的群眾;去年就職總統就對太陽花學運撤告,但小英面對監督年改聯盟的抗爭,卻下令嚴格查辦。這種轉變,證明蔡不只是換位置就換腦袋,更暴露出蔡對民主運動的價值觀,根本就是隨同政治利益擺盪。
外界質疑蔡英文有兩套標準,學法出身的蔡肯定不會接受。問題是小英真是有問題。當年,太陽花學運占領立法院、攻占行政院、包圍中正一分局、限制立委自由、率眾癱瘓道路,違法者當然應受法律制裁,但民進黨人包括蔡英文在內,雖不見得認同這些作為,卻寧可違法也要替這種脫序找理由,去年執政後就主動撤告不追究,把這種行為視為公民不服從。如今,當抗爭者從反馬政府,變成反蔡政府的年改監督聯盟,蔡昔日的寬宏大量,卻變得錙銖必較,何以溫柔對待太陽花、要嚴加查辦軍公教?難道反服貿有正當性,反年改就沒有正當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