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12 月 1st, 2020

社論 非暴力抗爭

「非暴力是人類所擁有的最偉大力量。它是最高的法則。只有藉由它,人類才能得救。」───甘地
年金改革,蔡英文政府覺得:不改革?會逼死後代子孫!所以,蔡英文總統冒著民調下滑,即使因此而不得連任,也牙關一咬,拼了!年改一定要在首任總統任內完成。
被改革者:軍公教退休人員,一干既經享受所謂「恩給制」的軍公教長者,在「恩寵褪盡」之後,「人心惶惶」!深怕昔日的恩寵不再之後,無法豐衣足食、不能再擲萬金於旅遊,甚至,還有人「退而不休」的要「養孫子」,理由冠冕堂皇無可厚非。但,設身處地的想想:那更多的「社會底層」怎麼辦?是「活該」命不如人嗎?似乎也不盡然!最後,只能全然怪罪於制度不健全。
馬英九上台,信誓旦旦「非改不可」!然,為了選票半途而廢,因此,大約有七成以上人民,期待蔡英文政府改革成功,這樣我們的下一代,才能有希望過更好的生活。
印度聖雄甘地的非暴力主義,是20世紀上半葉印度特定的歷史條件和文化背景下的產物,是一種社會政治哲學。甘地試圖用它來解決社會政治的各種矛盾與紛爭,解決人與人、團體與團體、民族與民族之間的爭端與衝突。
甘地繼承了古代耆那教、佛教和印度教道德觀中的「戒殺」原則,並且吸收了基督教「以善抑惡」的主張、美國作家亨利‧索羅「非暴力抵抗」的思想、俄國文學家托爾斯泰「神的天國就在你心中」的觀點、英國作家約翰‧魯斯金的人道主義思想等,才創立出他自己的一套獨具特色的非暴力學說。這種學說,實際上,是一種東西方思想的融合。
「非暴力不單是具有『不傷害』的消極方面,而且具有『愛』,即對犯錯誤者行善的積極方面。」兩個方面相比較,甘地更強調後者,強調「非暴力」所具有的「愛」和「行善」的含義。他認為,他的「非暴力」核心就是愛。愛是一種最崇高的感情和力量,只有使心靈克服了怨恨、厭惡、憤怒、嫉妒和報復等情感之後,才能把愛的力量釋放出來。愛是以自我犧牲和自我受苦為前提的,只有一個無私的、甘願自我犧牲的人,才能去愛他人。
根據網路上廣為流傳的非暴力抗爭的198種方法之作者Gene Sharp的整理,非暴力抗爭的方法大體上可以分為三大類:一是藉以表達意見的抗議與說服,其目的在於表達贊成或反對意見,並招募更多志同道合的夥伴。二是拒絕順服的不合作運動,這是為了撤回我們因順服而賦予統治者的正當性。三是破壞現行秩序的期非暴力干預,藉以更積極地挑戰統治者的權力基礎。
台灣,早已是民主政體,流血衝突的抗爭已遠,為了要爭取更多台灣人民的認同,年改的「受害者」,是否可以用柔軟的心,用「愛的力量」「感化」其他人等,而,社會大多數的成員,也要多多體恤軍公教,一生戎馬服務國家的辛勞,大家坐下來心平氣和地談出一條康莊大道?
蔡英文政府要拼改革,更不要「呷緊弄破碗」,讓美好的改革功虧一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