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0 月 1st, 2020

社論 追討黨職併公職退休金 恐會滋擾叢生?

立法院三讀通過《公職年資併社團專職年資計發退離給與處理條例》,明訂過往依黨職併公職年資領取退休金的政務官、公務員、教職人員,決扣除黨職或社團年資後重新核定退休金,一年內必須把溢領金額繳回國庫。閣揆林全聲稱這是實踐轉型正義,立法院長蘇嘉全表示欣慰,民進黨說這是向台灣歷史交代,也是向支持改革的人民負責。總統府對綠委的努力表示感謝。受影響的超過兩百人,未來銓敘部若強制追討,被追討的人還可以對行政處分訴願、行政訴訟,甚至聲請釋憲。黨職併公職確有特殊的時代背景,當初是政府保障不會中斷公務員的年資,這種溯及既往的立法,合憲性似有爭議。此外,也並非每個溢領退休金的人都是高官,強行追討,恐怕製造更多社會問題。
必須返還溢領退休金者包括十一名政務官,將近兩百名公務員,加上教職人員,共約三百八十一人。其中關中溢領一千多萬最多,連戰九百八十三萬,胡志強八百六十五萬。藍委黨團林為洲說,黨職併公職有時代背景,民進黨挾持國會優勢,以轉型正義方式處理太過粗糙,若被基層不滿,國民黨應協助打集體行政訴訟、聲請釋憲。國民黨唐德明批評,這種針對性的立法就是政治清算,未來只有司法解決。藍營中央持保留看法,因受影響的個人、政黨、社團只能選擇接受或訴諸司法,法律上沒有集體訴訟的概念,未來如何透過司法或釋憲爭取權益,黨中央還要研究。
民進黨上台後,加快轉型正義的速度,除追討國民黨產,針對不合理的黨職併公職也進行清理,已在立院三讀通過的條文,就是要連戰、關中、胡志強這些過去曾擔任過國民黨高官的人,把溢領退休金全部繳回國庫,總算解決此荒謬現象。
在阿扁執政第二任時,民進黨就想要解決黨職併公職的問題,因為源頭起於一九七一年民眾服務總社發函給考試院的一紙文書,要求總社所屬省市服務社各級專職人者轉任政府公職時,要採計服務年資,當初的黨職併公職,連行政命令都不是。之後雖曾被廢除,一九八八年考試院卻又通過決議,採計要點廢止前,已由黨職轉任公務人員者,依法不得溯及既往,等於仍保留黨職併公職年資,當時因朝小野大,終致功敗垂成。民進黨今年重返執政,再接再厲、堅不放棄,過去黨國不分,黨職併公職確實不合理,民進黨此刻抓到時機,完全執政後一舉殲滅,國民黨此時苦吞結果,也怨不得人。
民進黨雖以轉型正義為名,仍難逃被國民黨指為政治報復的質疑,若是法律本身枉顧歷史發展的現實,未必真能釐清黨庫通國庫的正義,反而可能會因手段不當,讓台灣的民主政治,更難進入理性競爭、良性循環的發展。當年確是黨國一體,公職併黨職,黨職併公職,也是那個年代的必然安排。記得那個年代,黨政公教不分家,甚至還有任務特殊性的必要,包括用國民黨員身分從事海外、大陸敵後的工作,甚至援外也都是歷史的事實。當時由教轉黨、轉團的歷史軌跡,固然有人因此飛黃騰達,卻也有為國家效命,若把這些人幾十年的公務歷史,全部一竿子打翻,判定為黨國不分的不當得利,恐怕也讓人難以接受。
既談正義,必須要追求真相,還諸歷史的事實,公平、公道的評價過去,不能落人以打擊的口實,更不能輕易違背立法的常理通則,讓號稱正義的立法成為不當工具,造成更多的不平或爭議。黨職併公職條例的三讀立法,只是民進黨推動所謂轉型正義工程的一環。從黨產條例、黨職併公職到接下來的促轉條例,在綠委佔多數席次下,也可望逐一完成立法,但民進黨必須知道這樣做有助於國家發展嗎?這是政黨輪替的結果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