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9 月 27th, 2020

導論 母親節大餐 不默生

時光荏苒;一年一度的母親節將屆,回首前塵往事:那年,我隻身前往澎湖替朋友助選,2014年母親節前度佳節,無奈慢性腎臟病發,經醫生判定終身得接受「血液透析」,即俗稱的「洗腎」!時光倥傯!倏忽已經整整三載。
今年的母親節,母親眾孫之中,有人提議:今年母親節計劃到外面餐廳訂席,以慰勞終年為了這個家辛勞付出的母親,今年比較特別的是,我那去年也是母親節誕生的外孫女;也是母親的「重孫女」,要在母親節前遠重從客居地中國的廣西桂林,隨同她母親返台,一方面替她阿祖歡度母親節;一方面大家都興高采烈的準備為小孫女「抓周」!
可是,欲說服母親這一關,讓她老人家答應:到餐廳設宴慶祝母親節,實在不容易。每年,遠在台北經商的我么弟,說好要為母親訂桌慶祝母親節,每次,都遭母親嚴厲打槍。
有一年,她竟然十分生氣的大聲說:「怎樣,你們一個個是嫌我這個『老貨仔』煮得不好吃是不是?」母親的料理家中大小無人敢嫌;也無人能出其右!她曾經參加地方政府舉辦的「客家美食大賽」,榮獲「懷舊組」第一名。
母親從年輕開始,家中的大小事物都是她在打理,甚至連祖母及祖父的喪葬事宜,完全都是她在發落。就連我們父親晚年的病痛,也是母親親自照顧,一直到父親撒手人寰。那時候,我們看到個頭小小的母親,這樣忙進忙出,很是不捨!兄弟們曾商議要為父親請看護,也遭她打槍拒絕。
她一介女流,要負擔這個家庭的重擔,委實不易!她有她的堅持,她是個意志力堅強的客家婦女,有一次,藉著返鄉探親之便,趁著只有我們母子倆在廳堂時,我輕聲的跟母親說:「媽,您不用再替我們洗衣煮飯了!您應該休息了!」
她聽完我的話一臉嚴肅的回我:「趁著我還能動,就要做還人家」她的意思就是:不願意成為家人的負擔。
這,就是我們家的寶!--我的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