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 2 月 25th, 2021

民生消费品涨 主妇反对最大

一例一休导致民生物价上涨,使得家庭主妇反对最大。
【本报综合报导】一例一休上路后争议不断,前经建会(国发会前身)副主委单骥批一例一休是乱法。台大教授辛炳隆表示,民生物价上涨使得家庭主妇反对最大,且对低薪者来说等于是接受了断食疗法。
中华经济研究院昨天举办劳工休假新制论坛,中央大学产经所教授单骥强调,一例一休是乱法,用一套僵固的法律把大家都匡住,害了台湾,并影响了政府的诚信与威信,期待这共业可以早日获得解套。
台湾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副教授辛炳隆表示,一例一休增加对可工作天数的限制,并大幅提高休息日的加班费,是造成劳资双方不满意提高的主因。劳工对新制的反弹,反映出现行劳基法不能一体适用的窘境,尤其,对低薪而陷入贫穷的受雇者而言,这次修法有如让他们接受断食疗法。
同时,辛炳隆也指出,民众对一例一休的不满意度,主要来自企业以实施一例一休为理由涨价,尤其家庭主妇的反对最大,因为这波物价上涨反应较大的是民生消费品,因此,家庭主妇的感受最深。
国票金控董事长魏启林会中则抛出「员工弹性多加班以提高总薪资」说法。他说,低薪是台湾劳工的根本问题,现行的一例一休制度,若放宽加班时数上限,将可实现员工总薪资的增加。
「低薪才是员工过劳的源头」台湾劳动与社会政策研究协会执行长张烽益强调,工作是生活的手段非目的,应该重视工作外的生活价值,法定工时40小时,台湾已经落后很久。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