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9 月 25th, 2020

社論 勞工是政客的棋子?

在國際勞動節的今天。勞動官僚體系一如往昔「行禮如儀」慶祝一番:表揚模範勞工、辦幾場活動、演藝表演慰勞慰勞勞工交差了事。放心,這絕對不會有高尚的「音樂會」,勞工的慶祝多半是「酒肉文化」,這是長久以來黨國文化遺毒下的產物,資方也不樂見勞工有多麼高素質的養成,這樣,資方以及勞動官僚才能順利地掌控勞工於掌中。因此,在經濟發展過程流血流汗的勞工,永遠被社會漠視,只有在選舉到來的時刻,台灣900萬勞工及其家屬,才會受到政客的青睞。
長久以來,政客選前開支票、選後不認帳的戲碼不斷上演,藍綠輪番執政,吃香喝辣,而工人連一點肉屑也分不到,生活每下愈況,於是愈來愈多人認為選舉沒有用,逐漸對政治失望。然而,工人群眾對政治的失望與冷漠,等於放手把命運交給藍綠政客,由他們來決定一切。資本家有錢收買政客,自然整體國家政策向資本家傾斜。工人沒錢沒勢,唯有在政治上團結起來,凝聚實力,才有可能真正扭轉當前不公平的政策,藍綠政客也才有可能在勞工議題上對我們讓步。可惜的是,現實中工人在政治上同樣被分化,各自擁戴藍綠,最後只能淪為藍綠政客的棋子。
台灣2016年過勞死勞工人數創近年新低?據勞保局最新公布資料,國內去年共有68名勞工獲勞保核定腦心血管疾病、即一般俗稱「過勞」的職災給付,不但總人數與2013年同為近6年第2低,死亡人數15人更創下近年新低紀錄。惟勞團幹部指出,事實證明多數台灣勞工的勞動環境與勞動條件並未轉好,更何況這只是勞保局「核定」的案件數,不能只靠一年的數字升降就下判斷。
台灣的國定假日其實沒有比較多,以亞洲地區來看原本我國有19天,若修法刪除七天假後剩12天只比新加坡多1天,也有上班族認為,最怕遇到老闆遇缺不補導致工時拉長,勞動部表示由於統計數據中,其他國家打工族比例高,平均下來的總工時相對比較少,不過為了避免血汗企業橫行,未來也會大力加強勞檢
工人需要自己的政黨 過去我們面對個別問題時只能求助於藍綠政客,然而整體來看,藍綠政客不可能對工人有所幫助。從台灣工運過去的經驗已知道,沒有政治權力,勞工只有挨打的份。要根本改變工人的現況,光想要好的勞工立法還不夠,我們需要有代表勞工而非代表資本家的國會議員,同時還需要他們成為國會多數才行;甚至還需要多少掌握行政權力,確保有利工人的立法能夠抵抗資本家及官僚抵制而貫徹到底。
亞洲工人比歐洲工人受到更大剝削,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後者通過參政而得以在政治上牽制資產階級的政經權力。因此,要真正能捍衛工人權益,只有透過工人參政,不僅是選舉,還包括各種政治上的活動。
台灣曾經有過「工黨」的誕生,可惜的是:工人們「牛欄裡鬥牛母」的鬥爭性格,在遭到迫害、打壓時人類的勢力天性表露無遺,最後,說是要為台灣近千萬勞工發生的工黨,在人事鬥爭的傾軋下無疾而終,令人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