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 1 月 22nd, 2020

导论 五月立院不安宁? 张郎

国民党立法院党团昨天在立法院院会,高举砍年金、挖钱坑,退回前瞻、钱坑法案,八千八百亿、拒绝绑桩,退回重审的牌子抗议,占领议场主席台,指称前瞻基建计画是绑桩的钱坑法案,要求退回行政院重拟。但徐国勇受访说,这不是地下长官彭淮南、何美玥、林信义主导,林全并非傀儡。徐再三强调:前瞻计画是林全主导,发动、拍板当然都是林全。徐认为轨道建设开始运作后,水资源建设整治河川、水库,让台湾不淹水不缺水,这怎么可能是蚊子馆?至于城乡建设中改善停车问题,兴建停车场,也需要地方政府付出配合款,要配合公共运输评比,不是那么简单就可以盖。
五月,立法院显然不会安宁。像立法院前天审查公务人员退休抚卹法草案,蓝委祭出冗长发言、修正动议、严审法案三招应战,进入逐条审查后,却爆发冲突。蓝委一拥而上包围主席台,孔文吉跳上台和主席绿委段宜康扭打,双方更愤怒拍桌,气氛火爆,经过休息协商后才继续开会。蓝委抨击绿营就算要推动年金改革,也不必用羞辱军公教,还讽刺民进党推动年金改革年省八十亿元,却一口气花掉前瞻建设八千多亿。
年金改革争议不断,立法院要再度审查年改草案,李来希呼吁军公教劳的计算基础应该一致才公平。因军公教人数少,最后一定还是军公教被砍最多。李来希说,现在所有劳团都反对劳保年金的计算基础础调升到十五年,那为何军公教的退抚制度的计算基础也要调到十五年?李说,现行公务员是以最后一个月为标准,若拉到十五年伤害一定大于劳工。李强调政府若让劳工砍得少、军公教砍得多,就会留下动荡的根源,后果非常严重。
此外,蓝委党团昨天质疑铨叙部的精算报告,从招标、决标、签约到报告出炉结案,竟只花了短短四天,招标经费一百廿万,得标公司平均每天工资卅万,这样赶工出来的报告,可信度大有问题。蓝委曾铭宗说,如此迅速的决标、签约,让人怀疑是否有绑标,尤其是短短四天的草率报告,怎能做为决策基础?蓝委杨镇浯认为铨叙部的年改版本早在精算报告前就已形成,说明修法版本根本没有看精算报告。林德福也批这份不具科学、专业、可信度的精算报告,不能忠实反映年金财务实况,年金审查就会沦为像市场卖菜,漫天喊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