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0 月 17th, 2019

導論 少年船工軼事 不默生

廠區在細雨紛飛中益顯神秘莫測,這座台灣重工業的代表,無時無刻不在散放其耀眼的光采!
船塢裡巨無霸似的船舶安靜的躺臥著,它們是這般寧靜;這樣和平。它們暫停運輸及作戰功能,塢外的驚濤駭浪此刻無法侵擾它,這兒是它的避風港、溫馨的厝!
別看那拔地而起的線條粗獷魯莽,那經過加工細膩的表面在陽光照射下,卻是蘊涵了多少智慧與科技文明的結晶。從無到有;從零開始,就好比盤古的利斧開天闢地。人們的血汗;人們的智力,創造世間無與倫比偉大建設!
初來乍到,先只是看見平坦船台上空無一物,就好似寸草不生的貧瘠荒野。然後,在機聲轟隆中,地平線上陡然冒出一組「異數」!那就是「新船」的第一粒細胞;是新生命的第一句「啼聲」。細雨是新生物的汁液,陽光使它更堅強,勞動者的血汗熔鑄了整體模型,時間催促著新生命的誕生。
當五彩繽紛的彩球高掛船艏,人們興奮鼓舞的掌聲隨著遠遠飛離的和平鴿;歡送嶄露頭角的新生命揚帆出海,去五湖四海開拓美麗的前程!
少年,在烈日下一鎚鎚敲打他的前程,他寫信回家:這裡遍地是「黃金」,只要肯付出、肯努力,就一定會成功。
家人回信要少年好好努力,前程要自己把握,家人都在祝福他;也支持他!
少年日日想著阿公的鬍子,他也時常記掛著:那把仲夏夜裡經常陪伴阿公的蒲扇,是否仍然隨侍在側?
少年在異鄉夜空涼台上,不斷觀望天空閃爍的星,故鄉也有相同的星光嗎?那卻是遠在三百里外的故鄉事。少年從此夜夜觀星;他想要在星群中找到那顆從前在故鄉夏夜與阿公共賞的星子。
為啥每個離家的人都會思念自己的故鄉?少年問朋友們!他們沒人知道真相,而他們的家與少年相同;都在幾百里以外,甚至更遠的地方,不同的是:同伴們以聲色娛樂來治療鄉愁,而,「想厝的時候」少年用不斷的思考來解剖鄉愁。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外掛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