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9 月 27th, 2020

導論 司法已成政治奴婢 伍忠信

去年台北巿內湖發生4歲女童遭王姓凶瀆殘殺案,士林地方法院判處凶徒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這次法官不再以嫌犯尚有天良仍可教化為由放生,士院發言人黃潔茹很乾脆地指出,是受限人權兩公約等規定判無期徒刑。此判例也將台灣司法帶入新紀元,爾後台灣已真正邁入廢死,司法正式成為政治附庸。
在此判例之前,另樁台北北投女童凶殺案,法院也以精神異常為由判處無期徒刑。殺童在民主先進國家是天怒人怨最凶殘之舉,美國甚至視為犯罪之大忌,有死刑之州必然判死,否則也必終生監禁,永與社會隔離,沒有台灣司法尚有教化可能那套,法院以無期之名行縱放之實,讓這些人性已失的兇徒可回社會遂其凶殺輪迴;台灣自此將成殺人樂園已可預期。
士林地方法院法官一改以往對殺人犯放縱之恬不知恥說法,很乾脆承認不敢違背兩公約,將態度擺明固然可以減低社會對法官冷血昧於人性的惡感,但也公開宣示其政治正確態度。其實兩公約並非一味廢死,仍有例外,因此高捷殺人魔鄭捷儘管在政治高壓下,仍敵不過民意而處死。如今台北這兩樁殺童案,其凶殘程度並不下於鄭捷,法院卻屈從於政治壓力想方設法放生,其間透露的訊息,更讓社會對蔡政權的司改無法期待,而司改國是會議未將廢死議題置入,其規避民意反彈,以政治力壓迫司法廢死之意圖,也從此判例昭然若揭。
司法改革原本是打著司法獨立旗號,但大量蔡政權御用法界、學界甚至殺人等作奸犯科之徒進入司改委員會後,其種種詭異改革之舉,不但無法讓司法獨立,反更公然成為政治奴婢。前有司改御用委員提議將三審法官改為政治任命,如今司法判決又公然向政治壓力繳械,台灣司法公理正義蕩然,也將逐漸鬼島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