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12 月 1st, 2020

[導論]朕即台灣 伍忠信

蔡英文為自己的民調大跌辯解說:「我不是為民調做事,我是為台灣做事」,大哉斯言;不過大多數觀光產業者、退休軍公教、飽受一例一休困擾的資方,以及並未因一例一休受益的眾多勞工,恐怕無法苟同,更遑論因不黨黨產問題慘遭追殺的國民黨員。
蔡英文自認為台灣做事,因此希望人民要有耐心。不過許多因為「為台灣做事」而生計大受影響的群眾,恐怕在耐心方面心餘力絀。像許多觀光產業因陸客大減而生意蕭條,有的咬牙苦撐,有的宣布倒閉,可見人民的「耐心」代價之沉重,而蔡英文此等為台灣做事的方式,更讓許多台灣人民消受不起。
不過較為合理的解讀,蔡英文之意應該就是「朕即台灣」;因此她花費上億天價為自己官邸裝修打造得美輪美奐,應邀訪美,花鉅額人民血汗錢招募保鑣的高規格還遠超美國總統之上,她的座車耗資數千萬,為舉世元首之最。
另外她的改革也是「為台灣做事」,像司改國是會議通過未來三審法官改為政治任命,這是台灣司法大變革,從此司法權正式成為行政權的附庸,總統權力無限上綱,「為台灣做事」將更不遺餘力。
另外先前的保防、反滲透法,有法界學者不懂她「為台灣做事」之苦心,認為將因此錦衣衛鷹犬密布,有白色恐怖復辟之虞,但後來發現越來越多的共諜,連軍中高級將領都不能免,至此才發覺蔡總統果然有反中高瞻遠矚,也證明其為台灣做事之用心良苦。
又如前瞻建設計畫,當然為(朕即)台灣做事,因此反對她或她看不順眼的陣營通通沒有份,像南投縣長林明溱更不知好歹,不懂得為台灣做事,帶頭抵制一例一休,讓為台灣做事的偉大領導很沒面子,因此前瞻計畫連半毛錢都分不到。
從這些角度解釋她「為台灣做事」,就說得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