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9 月 22nd, 2020

一周評論 吳敦義接任國民黨主席在望 身繫黨存亡重任

國民黨主席選舉昨天投票,一開票後吳敦義即遙遙領先,票數甚至超過二三名其他候選人的總和。懂選舉門道的一看即知吳敦義當選新任黨主席應無意外 。
許多選舉候選人在票數當選後,都會故作謙卑表示:「高興一天就好」,言外之意第二天就要努力兌現政見回饋選民,像去年蔡英文當選台灣領導後也說過類似的話,只不過她的高興後來不知伊於胡底,至今還在躊躇滿志,進行她許多極權集錢計畫,渾然忘卻自己說過的謙卑再謙卑。
但吳敦義的當選,以目前國民黨的窘境,只高興一個鐘頭就應屬奢望。國民黨面對的情勢,已較面臨危急存亡更為嚴重,外在民進黨之勢盛並未因蔡英文民調支持的大幅滑落稍減,內部的矛盾整合問題,更因此次主席之爭而越顯艱困。吳敦義看似本土、主流兼容並蓄,但他每在黨內紛爭之際都故意迴避,刻意保持中立不惹塵埃,也因此造成他對黨冷漠、疏離的印象,黨內不乏他無法共赴黨難的責難之聲。
因此吳敦義上台後當務之急在整合內部矛盾、凝聚團結共識,以當前國民黨處境,已無絲毫分裂之餘地,此外就是儘快進行體質改造,將副主席縮減為二人,一是主流(分本土),另一屬本土派,互為競合。國民黨經長期分流,要將意識形態南轅北轍的兩大系統合而為一,非短期可以竟功,而以目前國民黨瀕臨危亡之境,以及面對明年大選時程之急迫,身為黨主席的吳敦義就須發揮最大功效的領導整合之能,讓整黨能齊心聚力,迎戰明年攸關該黨是否存續的關鍵大選。
外在壓力方面,黨產問題首當其衝,蔡政權以轉型正義為名,將國民黨產認定為不當黨產,最終目的就是要讓國民黨一窮二白,抽掉選舉最大依靠的財力。執政當局在處理不當黨產問題儘管爭議不斷,甚至引發違憲與否問題,明眼人也可窺出以蔡政權的集錢手法,所謂的不當黨產雖以回歸國庫為名,但仍難免有大部分會五鬼大挪移落入民進黨權要口袋,但蔡英文打著轉型正義大旗,國民黨長期統治台灣造成人民剝奪感之印象仍深,因此國民黨要想從黨產問題脫困,殊無可能。
做為新的黨主席,吳敦義應要有黨產歸零的覺悟,才能浴火重生。面對必然發生的財務窘困,則是明年選舉一道最為現實的挑戰。黨產處分只是蔡英文斷國民黨生路的手段之一,另外她不斷擴權,建構逾越正常法律之上特別法規,如保防法、反滲透法,就是藉著查察民間機構,讓以往支持國民黨的財團企業有所顧忌,以期徹底斷絕外界對國民黨的金援;這也是新黨主席無以迴避的巨大挑戰。
民進黨面對明年選舉,似已成竹在胸。南高兩都更早在年初各黨內有意角逐者就已撒下大錢,開始進行文宣活動,不啻告知大眾,只要在民進黨初選過關獲提名,即已篤定當選下屆市長。從整體態勢看,儘管該黨大頭子蔡英文政績離離落落、聲望節節下滑,但明年大選重頭戲在諸侯之戰,蔡政權先前規劃的8800前瞻計畫又大都落在綠營執政縣市,因此深具綁樁作用,國民黨明年要想在版圖上有所大幅突破,可說近於不可能任務。
但蔡英文的集權集錢雖直擊國民黨弱點,卻也造成人民對其信任盲點,吳敦義如果夠聰明,就應利用這項蔡政權的盲點深化人民對其疑慮,從而增加對國民黨的信任。蔡政權上台以來的改革,雖號稱轉型正義,結果卻呈現的是轉本身利益之「型」,而違背兌現正義之實,例如軍公教年改,雖稱為保下一代財務,但8800億綁樁計畫實際上卻已揮霍下一代的債務,難怪連阿扁還跳出來替軍公教說公道話。
吳敦義以口才見長,但當政不能只靠張嘴,尤其國民黨面對的對手在選舉時糊爛嘴騙選票的人才濟濟。以國民黨谷底的處境,如何讓黨觸底反彈,則是身為黨主席必須具備的硬功夫。

Happy
Happy
0 %
Sad
Sad
0 %
Excited
Excited
0 %
Sleppy
Sleppy
0 %
Angry
Angry
0 %
Surprise
Surprise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