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 1 月 21st, 2021

一周评论 吴敦义接任国民党主席在望 身系党存亡重任

国民党主席选举昨天投票,一开票后吴敦义即遥遥领先,票数甚至超过二三名其他候选人的总和。懂选举门道的一看即知吴敦义当选新任党主席应无意外 。
许多选举候选人在票数当选后,都会故作谦卑表示:「高兴一天就好」,言外之意第二天就要努力兑现政见回馈选民,像去年蔡英文当选台湾领导后也说过类似的话,只不过她的高兴后来不知伊于胡底,至今还在踌躇滿志,进行她许多极权集钱计画,浑然忘却自己说过的谦卑再谦卑。
但吴敦义的当选,以目前国民党的窘境,只高兴一个钟头就应属奢望。国民党面对的情势,已较面临危急存亡更为严重,外在民进党之势盛并未因蔡英文民调支持的大幅滑落稍减,内部的矛盾整合问题,更因此次主席之争而越显艰困。吴敦义看似本土、主流兼容并蓄,但他每在党内纷争之际都故意回避,刻意保持中立不惹尘埃,也因此造成他对党冷漠、疏离的印象,党内不乏他无法共赴党难的责难之声。
因此吴敦义上台后当务之急在整合内部矛盾、凝聚团结共识,以当前国民党处境,已无丝毫分裂之余地,此外就是尽快进行体质改造,将副主席缩减为二人,一是主流(分本土),另一属本土派,互为竞合。国民党经长期分流,要将意识形态南辕北辙的两大系统合而为一,非短期可以竟功,而以目前国民党濒临危亡之境,以及面对明年大选时程之急迫,身为党主席的吴敦义就须发挥最大功效的领导整合之能,让整党能齐心聚力,迎战明年攸关该党是否存续的关键大选。
外在压力方面,党产问题首当其冲,蔡政权以转型正义为名,将国民党产认定为不当党产,最终目的就是要让国民党一穷二白,抽掉选举最大依靠的财力。执政当局在处理不当党产问题尽管争议不断,甚至引发违宪与否问题,明眼人也可窥出以蔡政权的集钱手法,所谓的不当党产虽以回归国库为名,但仍难免有大部分会五鬼大挪移落入民进党权要口袋,但蔡英文打着转型正义大旗,国民党长期统治台湾造成人民剥夺感之印象仍深,因此国民党要想从党产问题脱困,殊无可能。
做为新的党主席,吴敦义应要有党产归零的觉悟,才能浴火重生。面对必然发生的财务窘困,则是明年选举一道最为现实的挑战。党产处分只是蔡英文断国民党生路的手段之一,另外她不断扩权,建构逾越正常法律之上特别法规,如保防法、反渗透法,就是借着查察民间机构,让以往支持国民党的财团企业有所顾忌,以期彻底断绝外界对国民党的金援;这也是新党主席无以回避的巨大挑战。
民进党面对明年选举,似已成竹在胸。南高两都更早在年初各党内有意角逐者就已撒下大钱,开始进行文宣活动,不啻告知大众,只要在民进党初选过关获提名,即已笃定当选下届市长。从整体态势看,尽管该党大头子蔡英文政绩离离落落、声望节节下滑,但明年大选重头戏在诸侯之战,蔡政权先前规划的8800前瞻计画又大都落在绿营执政县市,因此深具绑桩作用,国民党明年要想在版图上有所大幅突破,可说近于不可能任务。
但蔡英文的集权集钱虽直击国民党弱点,却也造成人民对其信任盲点,吴敦义如果够聪明,就应利用这项蔡政权的盲点深化人民对其疑虑,从而增加对国民党的信任。蔡政权上台以来的改革,虽号称转型正义,结果却呈现的是转本身利益之「型」,而违背兑现正义之实,例如军公教年改,虽称为保下一代财务,但8800亿绑桩计画实际上却已挥霍下一代的债务,难怪连阿扁还跳出来替军公教说公道话。
吴敦义以口才见长,但当政不能只靠张嘴,尤其国民党面对的对手在选举时糊烂嘴骗选票的人才济济。以国民党谷底的处境,如何让党触底反弹,则是身为党主席必须具备的硬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