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11 月 29th, 2020

社論 一代諧星殞落的省思

藝人豬哥亮的演藝風格獨樹一幟,無人能出其右,他的「豬式黑色幽默」代表了台灣民間俚俗的草根魅力,那是民間困苦生活下的療癒良方,他堪稱是東方的卓別林。如今,豬哥亮因病辭世,也代表了台灣「笑科演藝」的結束。同時,豬哥亮的離去,也給了我們另一層面的省思:人性中的「賭」,一定會帶來家破人亡的慘況,豬哥亮的一生,就是賭徒最亮的一面鏡子。另外,值得讓我們深深警惕的是:不幸罹患癌症者,千萬不能只信偏方不就醫,因而失去活命的良機。
回顧豬哥亮一生精采,他早期以「秀場天王」聞名、稱霸中南部,「出國深造」回來後,除在綜藝圈東山再起,電影界也闖出「賀歲帝」名號,帶給觀眾無數歡樂。總統蔡英文也哀悼「台灣失去了一代喜劇天王」。
豬哥亮十四歲時進入劇團打拚,累積舞台功力,當兵退伍後,一度跑去殯葬業當師公,直到卅一歲時,被導演游啟東找去演出劇碼《廖添丁》丑角「豬哥亮」,表現一鳴驚人,往後便以此為藝名。
之後,豬哥亮在藝人張健與張帝的推薦下,進入已故影視大亨楊登魁在高雄創辦的「藍寶石大歌廳」擔任導演及編劇。
豬哥亮鼎盛時期與張菲、邢峰被封為「南豬、北張、中邢峰」,他常在節目中脫口說髒話、開黃腔成為「豬式幽默」的標誌,獨特的草根風格深受民眾喜愛,他可以說是少數具有代表性的「國民藝人」。他卻也在此時,染上賭博惡習,賺的錢全數拿去豪賭,因此債台高築,最後只能跑路、「出國深造」。
豬哥亮一躲就是十多年,直到二00九年被媒體直擊在屏東吃黑輪,才讓他順勢重回綜藝圈,而「豬式幽默」除在綜藝圈重掀炫風,也一舉進軍電影界。
豬哥亮從二0一一年演出《雞排英雄》橫掃全台一.四億元後,二0一三年吸金四.三億的《大尾鱸鰻》更奠定他「賀歲帝」不敗神話,即使二0一四年、開拍《大囍臨門》前,發現自己罹癌,仍忍病拍完,之後更連尬《大尾鱸鰻2》、《大顯神威》及《大釣哥》三部片。雖每部皆是台片冠軍、為他賺進約三千兩百萬元,但也成癌症惡化主因。
豬哥亮一生經歷四段婚姻、擁有兩子三女,他多情又好賭,對子女、婚姻都有虧欠。其中他與第二任妻子林見如及女兒謝金燕最糾結,過去豬拋妻棄女、欠債等不堪過往,都讓林見如無法諒解,直到生死關卡,她才釋懷,讓謝金燕父女破冰相見,圓了豬哥亮的願望。
綜觀豬哥亮大起大落的人生,發人省思之外,其生命過程所遭遇黑道的追殺過程,也應該讓社會各界正視存在於我們生活周遭的環境,其實存在著許多「不安全感」!尤其是演藝界的黑暗面,政府也應多加重視,不是任令演藝人員任由黑道擺佈;自生自滅!從豬哥亮一生的遭遇,以及黑道勢力加諸其身心的壓力,在其他藝人身上也有相同寫照,要想改善台灣演藝生態,公權力適當介入管理,才能免除藝人的恐懼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