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9 月 19th, 2020

社論 人海飄萍 不默生

回到港都一切仍是那樣熟悉,井然有序的街道,由「一」到「十」的命名,是全台城市街道名字的獨特風格,也因為這樣省去很多尋路者的麻煩,來到港都的旅客只要記住路名的排序,很容易便能找著目的地,這是前人的智慧結晶!
喜歡在這個城市的某個角落沉思冥想,三十年以前這個城市仍是醜小鴨一隻,我們曾經在愛河邊的夢咖啡喝咖啡談詩、論藝,那個年代已然久遠;但,記憶猶新,那時候的同伴,泰半都還健在,卻也有一兩人已然辭世,那是令人傷感的憾恨;也是文壇的損失,造成家庭的悲劇是理所當然!那些結果都非我們意願。
來到這個城市的初時階段,總是不斷讓我們興起想家的念頭,雖至後來在此成家乃至有了傳承香火的後代,仍然期望有天能夠回鄉定居,事與願違的結果,終於使得我們不得不將這異鄉變做故鄉,而,故鄉卻也早已變原鄉,在台灣,這個美麗芬芳的寶島,天涯也不過是咫呎,也就不能再分何處是鄉關,台灣,就是我們大家的故鄉!
總是希望能藉由文字書寫,寫盡城市的一切,總是不能如願於萬一,只因有太多故事等待挖掘,有太多感動長留青史,想要刻記一足跡、一履痕,並非輕薄短小的書寫所能竟其功,想望著哪一天能夠緊緊抓住這個城市的神韻,介紹給後人知道,文學寫作不就是「紀錄社會歷史與變遷」那回事。
女兒知道我回來,高興之餘的第一句話便是:「老爸!您能不能不要走?」這個問號打擊得我「晴天霹靂」,我非天生愛流浪,也希望能夠時常在這個城市逗留,只因這兒有太多我年輕的記憶,以及曾經和三朋五友許下的夢想,那些夢想來不及一一實現,我們卻已垂垂老矣!能不悲嘆時光之無情與歲月之易逝!
明白終有一天仍須一別;知道人生過程只是一種試煉,只期待那份漂泊的心靈能夠有所依附,不再是茫茫人海的一輟飄萍!

Happy
Happy
0 %
Sad
Sad
0 %
Excited
Excited
0 %
Sleppy
Sleppy
0 %
Angry
Angry
0 %
Surprise
Surprise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