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二月 19th, 2019

【泉州專刊】泉州是記載歷史的活化石

「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讓泉州成為央媒焦點

 「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日前圓滿落幕。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發表主旨演講時指出——泉州等城市的古港是記載古絲綢之路歷史的「活化石」,再次將世界的目光引向泉州。而在會場外的媒體視角中,近段時間來,泉州同樣以「連著歷史牽引未來」的絲路友好使者形象,受到《人民日報》、新華社、中央電視台等重量級央媒的持續關注。

早在論壇倒計時一個月前,《人民日報》就在頭版推出了《「一帶一路」·合作共贏》專欄。《一頭連著歷史 一頭牽著未來 泉州再續絲路情緣》的通訊,正是該專欄兩個開欄篇之一(注,另一個為柬埔寨西港特區)。人民日報昨日在回顧總結「一帶一路」 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預熱報導時特別指出,該欄目首個國內城市典型之所以選取泉州,是因為泉州非常具有代表性,是聯合國目前唯一認定的海上絲綢之路起點,曾經的宋元時期「東方第一大港」,一頭連著歷史,一頭牽著未來。
同樣著眼於泉州在「海絲」建設中舉足輕重的地位作用,新華社用英文講述「一帶一路」前世今生的全球直播,也將首站選擇在泉州。直播中,新華社記者先後走進石湖港、蟲尋埔村、德化縣等地,展示泉州在航海歷史、文化交融、手工藝術等方面的深厚底蘊和獨特魅力。剛剛過去的5月12日,新華社還以《刺桐花開百家香:走進「海絲」起點看多元宗教》、《海絲起點嬗變體育重鎮》等為題,集中推出通訊報導。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13日晚,中央電視台新聞頻道在《新聞聯播》結束後,播出了由韓紅演唱的MV《千年之約》,盛情歡迎四海賓朋的到來。伴隨著悠揚的歌聲,「中國香都」永春、「中國茶都」安溪、後渚港、六勝塔、東西塔等泉州元素多次亮相。
續寫絲路情緣、起筆合作共贏,泉州再啟程。(郭雅瑩)

欣欣向榮的產業

刺桐花開百家香 走進「海絲」起點看多元宗教

夜晚的泉州老街飄來陣陣樟木香,一座十平米見方的小店裡,詹順章正在聚精會神地給一座木雕關公上色描邊。這位做了30多年油彩神像的老匠人說,在泉州人眼裡,關公既是道教的「協天大帝」,還是佛教的「伽藍菩薩」。
詹順章筆下的關公金甲耀目、綠袍生風,座下一把虎皮椅、手持春秋左氏傳,不怒自威。「同一座神像,不同信仰的信眾會分別拿到佛寺、道觀去『過爐』請神,然後擺在家中每日祭拜供奉。」詹順章說著,手裡的畫筆卻沒有停下。

泉州市花 刺桐花

「西藏閣詹家」在泉州製作神像已有上百年的歷史,是泉州「西佛」「西明」「西藏」三家老字號之一。除了關公、媽祖、觀音這些比較常見的神像外,詹順章的貨櫃上還擺著池王爺、保生大帝等一些只有在泉州附近才供奉的地方神祇。泉州的各路宗教香火不絕,詹家的手藝也代代傳承。
泉州是古代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宋元時期,來自印度、波斯、阿拉伯等國的蕃商往來不絕。「雲山百越路,市井十洲人。」世界各地的商貨雲集於此,天下萬方的宗教也在這裡薈萃:佛教的開元寺、道教的元妙觀、伊斯蘭教清淨寺、基督教的泉南堂……

老君岩

建於北宋時期的清淨寺又稱「麒麟寺」,與廣州獅子寺、杭州鳳凰寺、揚州仙鶴寺並稱中國四大伊斯蘭古寺。走近清淨寺大門,輝綠巖構築的磚牆厚重肅穆,兩簇「中國風」的祥雲托著一行綠底金字的阿拉伯文。
「我剛來這裡的時候,每次來做禮拜的人很少。」在清淨寺工作了23年的張連珠說,「如今每到主麻日,禮拜堂裡就會有200多人擠在一起,到了古爾邦節和開齋節我們更忙不過來。」相傳伊斯蘭教先知穆罕默德的兩位弟子曾在唐初來到中國傳教,死後葬於泉州靈山。張連珠說,很多中國西北地區和國外的穆斯林民眾也會來到泉州朝聖,阿曼蘇丹還在2007年出資修建了新的禮拜堂。

草庵

張連珠講話帶著濃重的閩南腔,祖上卻是旅居中國的阿拉伯人。宋末元初,司掌泉州市舶司的阿拉伯人蒲壽庚就居住在清淨寺附近,寺門口的塗門街也曾因蒲氏阿拉伯後裔聚居而被稱為「半蒲街」。
泉州的天主堂藏在花巷街一個僻靜的角落裡,神甫林勇泉介紹,教堂經常會有來自韓國、印度、菲律賓的教友參加活動。「在泉州,幾個宗教團體每逢各自的節日活動還會互相邀請參加。」
東方既白之時,被譽為「閩南甲剎」的承天寺院內榕須影斜、佛塔微明,大雄寶殿裡傳來一陣誦經聲。在住持的帶領下,一百多名僧侶和信眾早課禮佛,每天都要從早上五點持續到六點半。一條短短的街巷之外,元妙觀也傳來道士們早課的過經聲。信眾們趕在這個時候來到殿前,或獻上貢品合十叩首,或投牌掣簽問天買卦。阡陌交通,經誦相聞,佛道兩家各不相妨。
來泉州經商18年的伊拉克商人哈齊姆說:「我喜歡住在這裡,這裡沒有人會因為信仰的差異而對你區別看待。」

清淨寺,中國現存最古老的一座伊斯蘭教寺,是伊斯蘭教從海上絲綢之路傳入中國的重要歷史見證。(陳起拓 攝)

刺桐花開百家香。海上絲綢之路帶來了商貿往來,也帶來了思想碰撞。正如《重修清淨寺碑記》所言,「儒道如日中天,釋道如月照地,余謂淨教亦然。」在「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續寫新篇的今天,這種包容氛圍繼續延續下來,記錄著一個宗教多元共存的泉州,也展現著一個開放進取的時代。(新華社記者徐澤宇、張逸之)

六勝塔

海絲起點變體育重鎮 揚帆起航擁抱新世界
華表山麓,結草為庵,摩尼光佛,凝望峽灣。
位於古代海上絲綢之路起點泉州的「晉江草庵」,是世界現存唯一保存完整的摩尼教遺址,六百多年來,見證了刺桐古港的雲帆滄海、商旅交融。
摩尼教起源於古代波斯,在中國以「明教」的方式為人熟知。金庸在《倚天屠龍記》中描述的「魔教」並非憑空杜撰。雖然張無忌的「乾坤大挪移」和波斯風雲月使者聖火令上的詭異功夫是小說家的曼妙想像,但泉州自古尚武,是中華武術的重要傳承地,確是不爭的事實。

海絲遺跡–九日山摩崖石(陳曉東 攝)

泉州永春白鶴拳已有三百多年歷史,以鶴為形,動靜有法,吸引眾多外國拳友接踵而至,目前全世界80多個國家和地區都有了教習白鶴拳的武館。
77歲的拳師潘成廟曾經到新加坡、俄羅斯、英國、德國、法國、西班牙等地傳授白鶴拳,桃李遍天下。52歲的德國人朱迪斯·魏特是學生之一,從2011年開始,她每年都漂洋過海來學習兩次,每次半個月。學成之後,魏特回到德國西部格羅瑙的一家拳館,將白鶴拳傳授給更多喜愛中國武術的青少年。
泉州少林寺作為南方武術的重要發祥地之一,現在已成為對外交往的重要窗口。「烏干達導演到寺拍攝中國功夫電影」「香港青年體驗南少林功夫」「加拿大洋弟子拜師學藝」「南少林武僧團參加菲律賓國際五祖拳擂台賽」等是泉州少林寺官方微信公號推送的內容。
以五祖拳為代表的泉州傳統武術薪傳不衰,雖然門派眾多,但傳承有序,聲名遠播。近年來,世界各地不少拳種溯源至此,認祖歸宗,絡繹於途。1990年,國際南少林五祖拳聯誼總會在泉州成立,至今已有40餘個國家和地區的五祖拳館社為會員單位。
「可以說世界上有閩南華僑的地方,就少不了泉州南少林五祖拳,」泉州市武術協會主席伍少傑說,「我們每年都會舉辦國際南少林武術大賽,這已成為海外鄉親與祖國聯繫的血脈紐帶,也是國際武術文化的交流平台。」
武術以外的現代體育項目中,籃球,在泉州人心中有不可替代的位置。無論業餘還是職業,籃球場上總有外國友人的身影。
當地CBA職業球隊潯興男籃儘管不是頂級球隊,卻在2014年常規賽對陣浙江的比賽中,創下了史無前例的5加時取勝紀錄,成為CBA歷史上單場得分最高的球隊,來自伊朗的外援巴赫拉米出場67分17秒,締造CBA球員單場出場時間紀錄。
村級業餘籃球聯賽如火如荼、全年無休。「任性」的泉州人在2015年一擲千金請來「白巧克力」威廉姆斯和詹姆斯前隊友丹尼爾·吉布森等4位美職籃球星、60名來自美國發展聯盟的球員以及雷霆隊的拉拉隊員前來助陣。
泉州華僑大學男籃是CUBA(中國大學生籃球聯賽)的「九冠王」,承辦了2016年世界大學生三對三籃球賽,為來自俄羅斯、克羅地亞、伊朗、南非、立陶宛、斯洛文尼亞、泰國、津巴布韋等十幾個國家和地區的選手提供切磋交流平台。學校日前還與塞爾維亞貝爾格萊德紅星俱樂部簽署備忘錄,在籃球訓練、培養、互訪交流等方面開展合作,共同構建籃球人才培養體系。
愛拼敢贏的泉州商人骨子裡有一顆競技的心,賽場不服輸,商場也一樣。從古代備受青睞的絲綢、茶葉、瓷器,到如今暢銷海內外的運動鞋服,泉州從貿易古港嬗變為當下中國體育用品品牌之都,誕生了安踏、匹克、361°等眾多已走向世界舞台的民族品牌。
隨著冰雪運動逐步升溫,361°集團收購的北歐冰雪運動高端品牌ONEWAY釋放出越來越大的能量;安踏收購的意大利高端時尚運動品牌FILA已成為集團增長最快的業務之一;匹克海外市場收入占比超過五分之一。
2016年,泉州下轄的晉江市體育產業總產值就高達1472.3億元,擁有體育產業企業9110家,國家級體育用品品牌42個、體育用品上市公司21家。在辦了17屆鞋業博覽會後,晉江成功轉型,將「鞋博會」升格為國際體育產業博覽會,並在今年的展會上,首次設立「一帶一路」品牌館,吸引了7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客商。
在「一帶一路」倡議下,歷史已經照進現實,「海絲」起點泉州再次起錨揚帆,在全球體育產業同台競爭的嶄新時代逐浪潮頭。(新華社記者 劉暘)

泉州小伙劉海翔完成台灣環島騎行,重新回到台北101大樓下。這標誌著他的環中國騎行路正式結束。從2015年9月5日起,劉海翔沿著著名的“海上絲綢之路”騎行,從意大利出發,途經歐、亞、非的15個國家,後繼續騎行中國。目前,劉海翔已騎行615天,纍積里程30000多公里。

泉州小伙環台騎行「訪親記」

一個人,一輛單車,負重20公斤的行李,完成615天、30000多公里的騎行。這是「80後」泉州小伙劉海翔用單車車輪和頑強意志創造的屬於自己的海上絲綢之路和環中國騎行路。
「台灣環島騎行並不是一個結束,而是新的文化交流的開始。」5月15日上午,身著印有「中國泉州」「絲路萬里」字樣騎行服的劉海翔,站在台北101大樓下,再次按下自拍快門。這也意味著他結束了環中國騎行最後一站。
從2015年9月5日起,劉海翔沿著著名的海上絲綢之路騎行,從意大利出發,途經歐、亞、非15個國家,歷時250天。途中,他拍下沿途所見,也用自拍的宣傳片向外國友人講述中國故事。
帶著海上絲綢之路的滿滿收穫,劉海翔此後又從廣西出發順時針繼續騎行中國,沿途舉辦40多場分享會,將絲路沿線的見聞和心得分享給高校學子。
2017年5月2日,踏上寶島台灣的那一刻,劉海翔心情複雜:「騎行台灣一直是我的夢想。因為台灣與泉州有著密不可分的緊密聯繫,在泉州隨處可見到大陸投資的台商,這裡既熟悉又陌生。」
從繁華的台北市區出發,沿台中、嘉義、高雄、花蓮一路騎行。劉海翔每到一處都會用微信記錄下所思所感。全程可以用閩南話交流,吃著和家鄉一樣的蚵仔煎,看到熟悉的天後宮,他說「到這裡就像到了遠房親戚家」。
每到一處,常會有當地人熱心地拉著他到家裡做客,打聽大陸發展。住民宿,店主希望他轉達對大陸遊客的熱情歡迎。「我真切地感受到,台灣民眾驚訝於大陸最近幾十年發生的變化。」
環島騎行中,劉海翔總會被樸實的台灣民眾所感動。5月9日傍晚時分,當他騎行在連接台東與屏東唯一交通要道——南迴公路壽卡驛站時,單車後輪因不堪重負出現故障,只能推著走。眼看天色已晚,站在崇山峻嶺間的劉海翔抱著試一試的心態攔車求助。
很快就有一輛載貨麵包車停下來。與自己年齡相仿的司機黃士哲瞭解情況後,二話沒說就載著劉海翔一同到臨近的地方尋找單車店。夜色已深,方圓幾十里都沒有修理店。黃士哲又輾轉開車到台東市區,直到看著劉海翔單車修好了才放心離開。
台灣對於傳統文化的傳承和崇尚自然環保的理念同樣讓劉海翔印象深刻。在台東延平鄉鸞山村,劉海翔結識了布農人阿力曼,探訪了以「環境信託」理念打造「森林博物館」。阿力曼近年來四處籌資搶救家鄉的森林,甚至抵押房子和土地來貸款。
「在這片山林裡可以讓我們尋求沒有電的智慧,沒有文字的文明以及滿山的熱情與歡樂。」劉海翔感動於阿力曼的支持,也計劃通過自己的作品讓更多的人知道台灣的自然美和人文美。
按照計劃,劉海翔10月將在香港舉行絲綢之路攝影展。他要通過展示自己騎行過程中拍攝的影像資料,讓更多的人瞭解海上絲綢之路,瞭解中國正在倡議的「一帶一路」願景,做東西方文化交流的「民間使者」。(中新社記者 劉雙雙 劉舒凌)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