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 10 月 29th, 2020

台湾对立越演越烈 最终必将血流成河

前台北市议员李承龙砸毁他认为是日本皇军护兽的怪犬石雕,手段过于激烈,受到社会广大谴责,台北市政长柯P震怒说要严办,教育局也应声怒斥,法院奉为纶旨,立刻将李承龙收押。这当然是政治指导司法,李承龙的同党怒斥司法已死,其实台湾司法未死,只是长期沦为政治附庸,蔡政权进行大动作司改后,一干打着司改的法界魑魅魍魉更公然介入司法,司法未来成为政治奴婢已可预期。
前司法院长港伯说司法有如皇后贞操,不得质疑,成了一时笑谈。大家翻翻中国历史,汉成帝刘骜第二任皇后赵飞燕及其妹赵合德,都是另一类「皇后贞操」的代表,赵合德还给刘骜下了超量春药,让刘骜脱阳而死。
台湾目前司法就是典型「皇后烂贞操」,也就是唐朝浪漫私人杜牧所说「楚腰纤细掌中轻」的赵飞燕姊妹,外表亮丽,实则其烂无比,最终也将让台湾司法脱阳暴毙。
砸毁日本怪犬事件另一吊诡的是,两只怪犬「守护」的学校叫「逸仙国小」,既然民进党以及柯P那挂政客如此谄媚日本,有的甚至恨不得抽筋剥皮换血将远祖来自中国的DNA换成阿本仔,这些政权、政客如此仇中反中,何不将「逸仙国小」改名为「东条国小」等,让小朋友们师法日本大将东条英机之英明,并纪念伟大日本皇军发动东亚圣战致引发第二次世界大战?而日本怪犬守护起来更显名正言顺。
另外李承龙事件也显示台湾目前族群对立至积重难反地步。这是民进党操作之功。李承龙会用激烈不受大众认同手段表达他的意识形态,其实是另一极端意识型操作的反射,双方一来一往越演越烈,总有一天两端会杀得血流成河,也正中操作对立政客下怀。
蔡政权上台后,似乎更乐见社会对立,蔡政权的改革大都以阶级斗争或是分化族群为基础。例如她的年改,眼见遍地烽火,立刻改弦易辙,将军人及司法年改延期,司法界如今大部分已遭蔡政权收编,因此暂且放他们一马,另外军人手握武力,蔡政权上台后不断挑衅两岸关系,大有发动台海战事雄心壮志,因此需要军人当靠山,手无寸铁的公教人员遂成最软、砍起来不费吹灰之力的一块。
最近的挺同反同问题,同样埋下社会严重对立因子。目前看同志集团因政治指导大法官力挺而踌躇滿志,甚至将反同视为异端、严厉反扑,一时之间好像台湾成为同志、同婚大国;但果真如此吗?好戏还在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