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10 月 21st, 2020

台灣對立越演越烈 最終必將血流成河

前台北市議員李承龍砸毀他認為是日本皇軍護獸的怪犬石雕,手段過於激烈,受到社會廣大譴責,台北市政長柯P震怒說要嚴辦,教育局也應聲怒斥,法院奉為綸旨,立刻將李承龍收押。這當然是政治指導司法,李承龍的同黨怒斥司法已死,其實台灣司法未死,只是長期淪為政治附庸,蔡政權進行大動作司改後,一干打著司改的法界魑魅魍魎更公然介入司法,司法未來成為政治奴婢已可預期。
前司法院長港伯說司法有如皇后貞操,不得質疑,成了一時笑談。大家翻翻中國歷史,漢成帝劉驁第二任皇后趙飛燕及其妹趙合德,都是另一類「皇后貞操」的代表,趙合德還給劉驁下了超量春藥,讓劉驁脫陽而死。
台灣目前司法就是典型「皇后爛貞操」,也就是唐朝浪漫私人杜牧所說「楚腰纖細掌中輕」的趙飛燕姊妹,外表亮麗,實則其爛無比,最終也將讓台灣司法脫陽暴斃。
砸毀日本怪犬事件另一弔詭的是,兩隻怪犬「守護」的學校叫「逸仙國小」,既然民進黨以及柯P那掛政客如此諂媚日本,有的甚至恨不得抽筋剝皮換血將遠祖來自中國的DNA換成阿本仔,這些政權、政客如此仇中反中,何不將「逸仙國小」改名為「東條國小」等,讓小朋友們師法日本大將東條英機之英明,並紀念偉大日本皇軍發動東亞聖戰致引發第二次世界大戰?而日本怪犬守護起來更顯名正言順。
另外李承龍事件也顯示台灣目前族群對立至積重難反地步。這是民進黨操作之功。李承龍會用激烈不受大眾認同手段表達他的意識形態,其實是另一極端意識型操作的反射,雙方一來一往越演越烈,總有一天兩端會殺得血流成河,也正中操作對立政客下懷。
蔡政權上台後,似乎更樂見社會對立,蔡政權的改革大都以階級鬥爭或是分化族群為基礎。例如她的年改,眼見遍地烽火,立刻改弦易轍,將軍人及司法年改延期,司法界如今大部分已遭蔡政權收編,因此暫且放他們一馬,另外軍人手握武力,蔡政權上台後不斷挑釁兩岸關係,大有發動台海戰事雄心壯志,因此需要軍人當靠山,手無寸鐵的公教人員遂成最軟、砍起來不費吹灰之力的一塊。
最近的挺同反同問題,同樣埋下社會嚴重對立因子。目前看同志集團因政治指導大法官力挺而躊躇滿志,甚至將反同視為異端、嚴厲反撲,一時之間好像台灣成為同志、同婚大國;但果真如此嗎?好戲還在後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