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10 月 2nd, 2020

[社論]阿扁高調趴趴走 蔡英文不敢特赦?

阿扁出席凱達格蘭基金會募款餐會,公然違反中監的禁令後,接著申請參加蔡有全的追思禮拜遭拒,但阿扁到處趴趴走,顯然健康狀況不錯,使得審理二次金改案的高院法官,決在七月七日傳訊阿扁到庭,釐清扁的身體狀況是否有就審能力?阿扁涉及的案件要否繼續停止審理,扁子陳致中說要交由醫療小組專家評估判斷,總統府表示不評論司法個案。台北市長柯文哲和阿扁不期而遇,柯也是阿扁的醫療成員,柯說特赦阿扁應該要由蔡英文自己思考。
阿扁至今還有五案未審,既不認罪,何來特赦?同時特赦阿扁不僅違反多數人民的意志,也等於替扁解開司法緊箍咒,讓政治欲望仍然強烈的阿扁,有機會重整獨派,雖不致影響蔡英文在綠營的地位,卻也難免遭遇阿扁處處掣肘,所以,從法律、恐怖平衡的角度來看,小英特赦扁的機會很小。
當年阿扁是在服刑時,法務部以他身體健康狀況不佳,隨時有生命危險,必須交保在外醫療,讓阿扁保外就醫,形成不必坐牢,可以趴趴走的樂活現狀。至於停止審判,但也因為他所涉的案件罪刑都尚未宣告,不符合現行赦免法的要件,徒令綠營大老爭取特赦的呼聲口惠而實不至。但綠營大老要求蔡政府,為阿扁的貪汙案平反,聲浪持續而且越來越強大,還有人指法務部長邱太三不適任,有的直指蔡英文毫無擔當。但法務部應注意阿扁既然健康良好,扁被保外就醫的原因就已消滅,不妨趕在高院開庭前先找阿扁鑑定一下,再決定要不要再把阿扁弄回監獄服刑。
阿扁目前仍有五件弊案待審,但阿扁都是以健康狀況無法出庭聲請停止審判,包括高院審理的二次金改案更一審、國務機要費案更二審、國務機要費衍生的教唆偽證案更一審、北院審理的台北一○一前董陳敏薰買官衍生的洗錢案、侵占總統府公文案,五案都獲裁定停止審理中。此外,台中監獄不久前發函給阿扁,點名醫療團隊醫師未嚴守醫療專業發言,要求在六月底前另找醫學中心就診,提出診斷證明,辦理後續展延保外就醫的作業。
阿扁是在前年一月五日聲請保外就醫獲准,然後就向法院聲請停止審理相關未定讞的案件,法院依據阿扁所提的醫院診斷證明,認為他有語言障礙、失智,對問題的認知、記憶能力都有下降情形,已無法進行訴訟,裁定停止審理。但阿扁最近神采奕奕的到台南參加工業區啟用典禮,五月十九日又出席募款餐會時,會中更挑戰中監的紅線,公然違反不進入會場、不談及政治等兩項規定,隔天才返高雄住處,之後阿扁還申請出席蔡有全的追思禮拜,阿扁四處趴趴走,被認為公然打臉司法威信,中監隨後也發函要求阿扁檢討、改進。
阿扁應不應該特赦既是政治問題,也是大是大非的法治正義問題,但蔡英文卻想申論,含糊回答這道是非題,美其名說是不讓人民對立,說穿了就是卸責、偽善,用拖待變和稀泥,讓自己莫名的遭到阿扁綁架,陷入觸怒獨派、悖離民意的兩難困境,這樣繼續優柔寡斷,最後必然傷己誤國。阿扁一再挑戰司法的底線,讓台灣的司法一再被凌遲,重傷法治、正義,學法的蔡英文,不應該繼續裝聾作啞了。
阿扁從當選總統、鋃鐺入獄,然後到保外就醫,阿扁嚐過權力巔峰、歷經政治波浪,也走過司法風暴,但可惜他沒有酒店關門就走人的灑脫,不曉得煙火燦爛後就該沉默,這是阿扁無法看破政治紅塵,也放不下欲望,這些都是人性,當然也不必用太高的道德標準期待阿扁該怎麼做?但阿扁應該算是獨派,獨派認為扁案就是政治迫害,只有獲得特赦才能還扁公道,這種認知縱使法理說不通,但政治號召卻有相當的煽動性,讓阿扁有了衝撞體制的能量,這也讓蔡英文根本無意特赦阿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