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12 月 1st, 2020

社論 防洪治水在台灣

每當豪雨成災,治水就成為熱門話題,下一次有人討論的時候,就是災情又發生了;在氣候異常的今天,暴雨的機率比以往更高,台灣必須更有效率地治水、防洪,別讓人禍導致的水災一再發生了。
6月2日,北台灣一場強降雨,打亂了北部人的生活作息;去年的今天,桃機大淹水,同樣是「水作亂」,我們英明的交通部長卻說今年是「漏水」跟去年的「淹水」不同款,這是傲慢蔡政府底下;傲慢的官員口中傲慢的一句話!
不管藍綠執政,台灣遇雨則淹,而,淹水之後:「政府相關部門已經在努力研究改善中」這樣愚民安撫的官話,台灣人民耳中聽了幾十年,然而,淹水依然淹水,只是淹水的地方不同,於是,地方、中央互踢皮球,如此沉痾一延數十載,無從改進,苦的是百姓,那些官員家有淹水過嗎?自稱是最貼近民意的民進黨呢?蔡英文總統呢?
蔡英文說,臺灣正面臨氣候變遷的挑戰,暴雨的頻率增加,也讓水患發生的機率提高。而在抗旱的能力上,我們相比世界各國,也確實比較不足。尤其在經濟逐漸復甦之後,水資源需求也會逐步成長,如果現在不因應,未來就會產生水資源的缺口。
如果,台灣的治水政策,仍然處於過去幾十年來的「挖掘水溝」敷衍了事?那麼,台灣人民永遠都要生活在水患的夢魘中!這是身為台灣人的宿命?還是身為執政者的無能?
我們的確需要錢來解決水患問題,但政府必須把錢花在對的地方,例如:減少既有建成區域的不透水鋪面;重新設計現有的開放空間(包括公園和道路),使其同時兼具納洪功能。
將位於易淹水地區的建築改造成防水建築(高腳屋、兩棲屋、彈性使用一樓空間等都是既存解決方案)。我們需要改造那「不能淹水」的脆弱城鄉環境,使其與洪水和平共存。
淹水其實是正常的。淹水(flooding)本是自然現象,只要老天降雨,低窪地區就有積水可能;雨量再多一些,河流就會氾濫。台灣的降雨強度驚人,且絕大多數的人明明居住在河流用洪水沖積出的肥沃平原上,怎麼可能不淹水?認定一個地方不會或不該淹水,是錯誤假設。先天就是易淹水的體質,又加上後天水土保持不當,以及不透水土地面積漸增,淹水當然越來越頻繁。
熱帶小島國新加坡,年雨量約2400公釐,老天的降雨從不客氣,絕非軟趴趴的綿綿細雨,而是又大又猛的豪雨。在河口尚未全面築壩以擷取水資源之前,新加坡全島溪流幾乎都受潮汐影響,地勢低,天生就是易淹水體質。
新加坡早已完成溪流全面水泥化之大業,換句話說,她已經達到台灣政客常常要求的「全面整治」境界。不但全面整治,其防洪工程的維護也非常完美。
洪水的防治必須從準確預報,整體規劃,合理經營,及工程防治四個方向著手,方法包括減少集水區的開墾,森林砍伐,及超限利用等,以加強山坡地的涵水功能,同時要興建水庫,建設堤防, 開鑿疏洪道或分洪隧道,截彎取直,疏浚河道等等。在都市則要建好下水道,減少鋪面的面積等,易淹水區則應建立抽水設施。
防洪與治水在台灣,是民生樂利首要之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