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9 月 19th, 2020

導論 台灣的造船技術 不默生

正當國內很多人在議論紛紛:台灣有沒有建造潛水艇的能力時,我這名50年前仍然是個「造船學徒」的花甲老人不禁要說:台灣有能力建造潛水艇,除了政治上的因素容或會有阻礙?但造船技術而言:沒問題!
1970年代,國人自建的10萬噸巨無霸油輪,首度雄壯威武地佇立大船塢裡,人們冒著紛飛的細雨,有的撐傘;有的身披雨衣;甚至有人沐浴在斜風細雨中也不覺寒冷!好長一排人龍,綿延至船廠大門外!
被稱為「巨無霸」的油輪,寧謐祥和的倘佯在人們輕聲細語的關愛裡,看她那付挺拔矗立的英姿,彷彿頗引以自豪:能夠為台灣造船史添加一筆新紀錄。
眼看我們滴滴血汗鎔鑄而成的巨無霸,正被國人用無限讚嘆的口吻品頭論足,我們興奮的昂首挺胸;穿梭於眾人群中,無限喜悅;無限歡愉寫在我們每一個「台船人」臉上,那一刻,有誰會比我們更滿足、更幸福、更驕傲!
往日的辛苦與委屈還有心酸,也都隨著人來人往的參觀潮飄逝無蹤!
在這樣一個台灣造船界大喜的日子,我們這群異鄉來的小伙子,竟一時童心未泯的躲在人潮中玩起躲貓貓的遊戲,而老師傅們都忙著招呼他們的家人,也就沒來管教這群「小學徒」。
船塢被灌滿了水,海水由閘門縫傾盆的喧嘩著,堤門未被拖船拖遠之前,船是進不了船塢的,巨大的商輪在塢門外靜候。此刻,她一如倦遊歸來的巨黥,回到家來養精蓄銳,為再次遠征做準備。
工人們在船身兩側不停揮動工具除鏽、髹漆,像為新嫁娘化妝那般仔細!巨輪安靜的伏臥著,任令工人們撫弄與裝飾,她定也期待自己能早日煥然一新。
人們的智慧往往是在困窘之境中發揮它的潛能,譬如:船塢的建造就是一流科技的建設,掘個船形的坑,加上閘門引海水成渠,然後將船隻拖入塢內,再抽乾渠道中的海水,工人們即可在乾爽的塢裡施工。
一甲子之前,台灣的造船技術遠近皆知,想來:如今當如是。

Happy
Happy
0 %
Sad
Sad
0 %
Excited
Excited
0 %
Sleppy
Sleppy
0 %
Angry
Angry
0 %
Surprise
Surprise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