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 9 月 24th, 2021

南投人真心话 破除殖民谎言,还我土地正义

继立委许淑华于立法院召开公听会后,声援溪头庄家从清帝国乾隆年间来台移垦的原垦农,13日由自由台湾党、政大地政系徐世荣教授、公投护台湾联盟、 台湾建国大旗队、墨土工作室、北鸟:歌唱革命…等团体,又北上总统府抗议递交陈情书联名声援,这一件悬案台湾原垦农求生存的政治历史事件,国家领导人理论破浪前进解决办法。
溪头庄家从清帝国乾隆年间来台移垦后,到光绪12年, 以来台帮垦的积蓄购得溪头(内树皮庄坑头)山林拓垦的林地, 写有垦批为证,更有兄弟分家书流传,在日治时期被列入「 保管竹林台帐」,确认庄家拥有所有权。二战结束日本投降, 中华民国在盟军授意下接管台湾之后,却以「接收敌产」 的名义将庄家原有的2.24公顷林地全部合理化为「官有林地」 迳行接收。 与党国体制关系良好的台湾大学更是无视中华民国身为后到者的历史 事实,于1998年控告庄家「侵占国有地」, 并于2003年被最高法院判决台大胜诉, 比中华民国更早到来的庄家被判决「侵占国有地」定谳。
政大地政系的徐世荣老师过去一再强调,日治时期的「 保管竹林台帐」就是当时的土地所有权之证明。 1945年国民党在中国成立台湾调查委员会, 专职派来负责台湾日产调查,却将本来日本政府已列册「 保管竹林台帐」的台湾原垦民土地收归中华民国所有。「 东京帝国大学台北分校演习林」所做研究的土地, 就在1949年台湾大学成立后,被党国不分的国民党政权「拨归」 台湾大学所有,从此任凭以大学法成立「自主独立机关」 的台湾大学掠夺台湾原垦、原住民的土地来进行营利, 让受托于国民党管理台湾山林地的台湾大学持续占有台湾人民土地7 0年,无偿坐收无法计数的土地利益。
我们认为,台湾大学从国民政府手中所取得的原垦农土地, 完全符合「不当党产条例」当中「受托管理人不当取得财产」 之要件。
蔡英文在选前大声疾呼转型正义, 却在取得政权后无视当初中华民国侵占台湾之后, 假借国家名义对台湾岛民迳行掠夺的历史事实。 延续二二八及白色恐怖的威权手法,以「接收敌产」 的名义进行的财产没收, 将台湾原垦农民的土地划归国有再移交台湾大学,以「教学实验、 学术研究」的名义在溪头风景特定区进行商业开发,大举建设旅馆、 私收商店街租金等收益,与财团联手进行利益挂勾。 如今为了完成将溪头彻底商业化的开发蓝图, 台大无视国际公约的人权保障以及第一学府的学术良心, 伙同地方法院发出执行命令即将于下周二(6/20) 到溪头强拆在此世居130年的庄家之住家。
然而,蔡英文政权从选前打着转型正义的口号完成政党轮替后, 却仿佛化身为另一个国民党,继续对这段羞耻的历史视而不见, 如此无视历代土地所有权证明和历史事实的做法, 以及明目张胆延续党国体制殖民红利的嘴脸,已经让我们忍无可忍。 蔡英文从腐败了70年的中华民国体制拿下政权, 我们原本就不愿苛求民进党要在短时间之内带领台湾突破困境, 转型正义跟独立建国本来就不可能靠着民进党的一己之力就能达成。 然而我们更不能接受一个打着公义之名的本土政党在乘载着台湾人民 的期待之下, 却摇身一变成为恣意享受它所不齿的党国体制所亟欲巩固的殖民红利 。即使你无法解决问题,也不应该成为殖民体制制造问题的帮凶, 成为压迫台湾人的既得利益者。
据溪头庄家表示:6月20日的强拆公文已经寄来,然而我们不会坐以待毙。 今天的记者会是最后通牒,如果民进党政权仍然不愿悬崖勒马, 我们保证会有让你们意想不到的行动, 台湾人民不是任你们摆布的政治棋子。《本报南投新闻采访中心》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