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 10 月 21st, 2020

导论 乡居岁月追忆 不默生

曾经,有过繁华的荣景,「神社」山脚下一村村的聚落,住满来自不同地域的人们,因此,就在转角的街市,形成一处热闹非凡的市集。无以数计的眷村孩童,在此出生、长大成人;甚至成家立业,「神社」默默地庇佑他们成熟、茁壮。
曾经,神社周遭是这群天真孩童们的大自然游乐场,我们曾经在童幼时路过此地,却只能以羡慕的目光偷眼瞄视,那高高的围墙阻挡住我们的脚步,我们这些外围的孩子们,只能远望「神社」的庄严而怯步,回到家,如果将我们的行止告诉父母,稳定会被责骂、体罚,大人们会说:「那儿是你们这些毛头小伙子能去的地方吗?」
曾经的神秘面纱,一直要到所有眷村他迁。然而,那时我们已长大成人;一个个都离乡背井求学或就业之后,神社的传说与神秘才逐渐被淡忘。
如今,花甲之年重返故乡怀抱,「神社」早已拆毁,残存的遗迹,难以在我脑海并凑完整的庄严图像。
想起那段山居岁月,每天运动时刻,我总爱登上这座,从前被我们视为神祕禁地的山麓。在神社败落不全的庭宇内,稍坐片刻,曾经因为想来此一探究竟,以至遭受大人的谴责画面,如今已经成为深刻的印记!
曾经,在故乡,每天向晚时分走在山路上,总会有不同心情盘绕。我认真的跨出每一步,眼望山顶为目标,且以尊崇之心;以膜拜神明的虔诚,等到踏上山,心中又有一股舒适与惬意的沁凉;更多时候眼中会流露幸福温暖的神采!
曾经,在故乡运动的每一个晨昏,走路不只是走路。我的心灵深处不时浮现先人「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劬劬辛劳,那种披荆斩棘的精神,在我眼前犹如昨日。只是,一切都已淹没在岁月流逝的长河里,千古浪涛果真能淘尽人间纷杂?
回到都市的生活虽然繁华,却没有故乡岁月的宁谧,想要追回那些「曾经」的美好记忆,恐怕皆已成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