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0 月 1st, 2020

[一周評論]亡國之君身側必有亡國之奴

賴清德的「親中愛台」,有人按讚、有人支持,卻也引來許多冷嘲熱諷。他意識形態大轉彎,對岸至今冷眼旁觀,似乎毫無助益於兩岸關係之改善;但他企圖逼宮的意圖相當明顯,這也讓蔡英文政權高度警覺,至少在仗恃完全執政而獨裁專斷、恣意妄行方面已稍見收斂節制,這或許是賴清德「親中愛台」的一大邊際效益。
台灣最近外交困境因台巴斷交,孤立危機從而凸顯。早對蔡英文外交處理能力有所疑慮的前副總統呂秀蓮甚至撂下重話,說危局不解,蔡英文將成亡國之君。她的重話民進黨內不以為然者居多,尤其蔡英文系統莫不群感悲憤,但呂秀蓮輩高望眾,仍只敢怒不敢言。
不過以蔡英文上台至今的作為,無論內政外交之亂,情況持續下去,呂秀蓮的「亡國說」雖不中亦不遠矣。綜觀蔡英文上台一年的政績,幾乎都屬惡評,也因此她的民調支持節節落。她從出道以來「空心菜」的稱號就如影隨形,登基以來每遇難題必然閃躲的態度,更讓人質疑其空心本質。舉最簡單的例子,她召開的記者會都是在面臨危機的情境下,不得不出面說明,但往往在跟著講稿照本宣科後,即揚長而去,不讓媒體即席發問。「不准提問」,成了她面對媒體的金科玉律。
為何如此?合理的解釋是她對問題的瞭解僅止於幕僚所提供的資料,對於突襲式的提問,根本沒有自信能解說回應;此即她胸無點墨、空心本質的一大明證。
但她在競選期間經常出現振奮人心的談話,或者攻敵必中要害的策略,似乎顯示其人為權謀高手,但從其人格特質,這些應該歸功於維繞其身邊的謀臣策士。例如發動太陽花的現任立委黃國昌,早為其蔡氏基金會的要角,據說太陽花的革命綱領,還是來自對岸的反動人士所提挈引導。至於她所有文青式的講話,無非都是身旁文膽代為捉刀,但也因此經常出現華而不實,以及爾後文不對題,無法自圓其說,甚至出現政策髮夾彎,廣受詬病的行逕。
蔡英文持續惡搞,也許短期內尚不致如呂秀蓮憂慮的「亡國」,但大有可能其自身王國會搞到自取滅亡之境。賴清德突然「親中愛台」,顯然已從蔡英文的處境看出其自取滅亡,大有可以取而代之的機會。日前公教退休年改,蔡政權雖然以完全執政的威權大獲全勝,但反彈的後座力已讓綠營諸侯憂心忡忡。明年的大選如果民進黨戰果不佳,則「親中愛台」的賴清德未來在黨內取代仇中反中的蔡英文成為領頭羊,將成定局。
在內政上,蔡英文搞得一塌糊塗,其身邊幕僚策士要負完全責任。從蔡英文的行事風格看來,她所有受備受爭議、引發廣大紛爭的政策,包括轉型卻不見正義的諸多改革,無非均出自其幕僚策士手筆。幕僚謀士的權勢過於龐大,不僅使得閣揆林全權柄遭到架空,連國人都已因隱隱看見蔡英文魁儡皇帝的身影。
外交上蔡英文的媚日反中,身邊策士的暗影幢幢幾乎呼之欲出;另外她跟對岸交惡,也出自於老台獨的操縱甚至綁架。如今外交上的孤立困境,莫不源於兩岸關係的惡化,呂秀蓮的亡國論更非危言聳聽。
縱使蔡英文非亡國之君,但台灣的處境每下愈況,已見墜崖式的沉淪,持續下去,台灣之亡不無可能。兩年後的領導人改選或許是台灣存亡的契機,且蔡英文政權之亡機率相當大。蔡英文若自取滅亡,實出於圍繞其身邊出餿主意之馬屁徒眾;故曰「亡國之君,必有亡國之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