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9 月 29th, 2020

社論 民進黨窩裡反 一例一休勢必再修法?

去年勞基法修法通過後,面對資方強力反彈,蔡英文對再修法的心意開始動搖,但若順從資方意見走回頭路修法,無異自打嘴巴。既然現階段政院不打算主動提修法,蔡英文希望立法院長蘇嘉全來承擔。目前綠營基層似已造反,因為勞工大多看得到,吃不到,因此揚言連署要修一例一休。另外,因各方都遭受一例一休的衝擊,已有五監委申請調查,看來,現行的例休已是非修不可了。
一例一休在今年一月上路後,反彈聲浪排山倒海,大多因對法令的誤解或曲解,或是認為勞基法僵化欠缺彈性,但也未必全和一例一休有關,但事實是一例一休造成蔡政府民調一再下滑,也就成為此次再次修法的主因。就算勞動部長換人,一例一休的爭議仍然不減反增。雖然林美珠到任後,進用人力需求提高,第三季的工資很可能調高,但仍無法止住反彈,也反應在政府內部的民調中。
工商界樂見一例一休修法增加彈性,可以讓企業可調控淡旺季的成本、想加班的勞工也可增加所得,又讓勞工至少七休一可以安頓身心好好休息,有彈性才能真正落實一例一休。因為企業就是需要彈性,旺季時有充分的勞動力可以應付市場需求,工時銀行制度可以做好調配,淡季存工時、旺季用工時,只要不違反一例一休的概念就好了。
一例一休是在去年十二月三讀通過、今年一月正式實施後,因一例一休七月起要正式進入檢查期,顯然已是執政黨最大的燙手山芋。勞方不能滿意不說,資方更是反彈連連,勞動部為安撫各界,當時祭出第一季為宣導期,第二季輔導期,第三季起才算是檢查期,試圖用時間換取空間。但隨著檢查期日期逼近,企業主談勞檢色變,修法之議更加上揚,近期連民進黨自家人都加入修法陣線,包括明年要選議員、市長的候選人,都大打修法牌,綠委也連署提修法草案,就連綠色縣市長也陸續表態,幾已形成地方包圍中央之勢。
事實上,去年勞基法修法通過後,面對資方的強力反彈,蔡英文連續幾個月密集邀請中小企業主到府聆聽業界的心聲,據說有十幾批,連閣揆林全也被請去旁聽。據說蔡英文接見能讓老闆心裡舒坦一點,覺得小英很重視他們,但安撫了老半天,資方還是繼續槓政府,現在檯面上罵她的大老闆,哪一個沒被請去府裡聊過的?
回顧一例一休引發的爭議,箇中因素固然很多,關鍵是在於蔡英文想要面面俱到、各方討好。去年修法時,蔡對民進黨被罵是資進黨(指偏向資方的政黨),一直耿耿於懷,還做出勞工是心頭最軟的一塊的宣示,儘管黨團內意見不一,但蔡英文似已屈於勞團的意見,親勞工派綠委如鍾孔炤等人意見顯已經居了上風。也許修法過關後,變資方跳腳,蔡英文比誰都在意資方的反彈。因此,黨政方面的人士無奈嘆道,蔡連續幾個月被企業主們抱怨洗腦的結果,對修法的心意開始動搖。
國內不少企業不遵守勞基法已是常態,去年勞基法修法後,勞動檢查玩真的,還訂定吹哨子條款,企業主當然會跳起來,一旦輿論形成後,一時之間很難釐清。勞動新制上路後,加班工時、工資確實對中小企業主在人力資源調度、成本增加帶來不少衝擊,綠營執政縣市的官員就說,很多中小企業是綠營支持者,一再跟他們反應,他們都只好說盡可能輔導,勞檢先放一邊。
雖然年輕世代支持一例一休,希望有更好的勞動條件,反彈的人多半是卅五到五十五歲的人,這是世代的差異,因此綠營幕僚說,他們是家庭收入的主力,必須為生計著想,寧可多加班也不要工時。這群勞工之前沒有周休二日,政府想改善勞動的條件,也必須面對仍抱持傳統觀念的勞工,政府必須解決約有三成五這群人的問題,同時還要面對勞基法缺乏彈性,這樣才能達到修法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