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9 月 27th, 2020

社論 北京的小轉向

被北京當局視為異議分子的劉曉波,因肝癌末期於今躺在病床上,睜眼無望地等待死神的召喚。罹病初期,劉期盼中共當局准予他到國外醫治。
但中國掌權者沒答應,這些共黨中央頭頭的腦筋看來似乎短線了,難得有這麼一次向國際社會,宣傳中國已是自由開放的社會,竟然輕易放縱任它消失。
劉不過是一位反對共黨執政的知識分子,卻被當成猛獸一般看待。偌大一個舉世數一數二的強悍中國,在當下世界被認為是難敵的巨人,可惜這位巨人意料之外懷有侏儒心態,甚至悚懼一位旦夕面臨死亡的病患,豈不是令人覺得訝異可笑。
最近不少來自中國內外的譴責聲,批判中國共產黨政權的眼裡,根本不存在人權平等的觀念,以及萬物(特別是人類)必須相互關懷的人性。否則,劉曉波不必熬到癌細胞蔓延整個腹腔後,攸關單位才開口答應他可以申請到國外就醫。
問題是劉患的CANCER是絕症,到哪兒治療都是枉費,除非早期(零期到一期之間)發現,但這種病的早期不痛不癢,是困難發現的關鍵主因。
劉曉波是中共眼中的反動人物,他異想天開希望中國能實施民主政治,所以毅然於二○○八年起草「零八憲章」而入獄。
其實,今天的中國已明顯以極小的步伐,開始邁向政治多元的改革,俄羅斯足以為例,這是中國共產黨優質的轉向,不僅是十四億中國人民的極端期待,更是散居世界各地華人的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