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9 月 30th, 2020

社論 周玉蔻胡言亂語 還能不斷上節目?

中國時報公布政治人物聲望調查,顯示台北市長柯文哲的滿意度,大贏蔡英文、吳敦義,但被名嘴周玉蔻質疑是假民調。執行調查的艾普羅公司副總邱源寶強調,這項調查符合專業原則,可供外界檢驗,要求周玉蔻誠懇面對錯誤並公開道歉,不要閃躲,否則會採取法律行動。周玉蔻始終是在自取其辱,但現在還能不斷接通告上節目,這也是台灣媒體界的怪事。
艾普羅這項民調出爐後,周玉蔻在臉書發表蔻蔻觀點,指稱這是假民調跟假藥有什麼不一樣。周的發文引發爭議後,周既然公開指責民調是假,究竟何處做假?周應提出證據,若周無法提供就涉誹謗,必須公開道歉,導正視聽。艾普羅強調,雖尊重周玉蔻個人的言論自由,但絕對不能接受任何人信口開河、造謠生事,損及公司商譽,雖周已涉及多項誹謗官司纏身,但艾普羅為確保商譽,仍會發出存證信函要求周公開道歉,否則必定採取法律行動。
廣播主持人黃光芹說,周玉蔻已被法院認證是做假新聞、政治變色龍、剽竊大王,長期接受政治餵養。黃強調若質疑人家民調作假,現在拿出證據還來得及,大家都搬著板凳等著聽,但請不要在大街嚷嚷,小巷道歉。曾和周玉蔻互告的羅智強說,周因胡亂指涉他是頂新門神,目前已被起訴。但羅觀察到,周玉蔻因經常被告,因而發展出一套點事不點名的公式,這就是為了規避法律責任。周玉蔻二○一四年底指控馬英九總統和幕僚是頂新門神,違法收受頂新的政治獻金,遭馬英九控告周玉蔻加重誹謗罪,二審判周有罪定讞,羅智強控告周玉蔻部分也已起訴。
羅智強說覺得周玉蔻的放話有些公式,首先是點事不點名。以這次指涉艾普羅民調為例,周玉蔻貼文說是假民調,文章下也貼出艾普羅民調資料,但貼文沒有說是艾普羅,這就是事先在做防火牆。羅說這種做法就是既想讓大眾認為是在說艾普羅,一旦被告進法院,法官不一定知道前因後果,她可以說我不是講艾普羅,利用認知差異來規避法律責任。第二種常用手法是聽說,到了法院問起新聞來源,就說聽人家講的,等法院傳到那個人,那個人又說聽人家講,無限聽說下去,她反覆在做這些事情。羅智強認為這是台灣媒體的悲哀,像這種不實控告別人,不實栽贓傷害別人名譽的人,被法院判個幾次,卻還是可以繼續發表這種言論,大家還能說什麼?
黃光芹、周玉蔻前年一起上政論節目時,黃抨擊周招搖撞騙、常做假新聞騙通告,是政治變色龍,周怒告求償,高等法院認為黃光芹言論屬善意評論,且經合理查證,判黃免賠定讞。黃光芹說從這場官司可確知,周玉蔻經常在做假新聞。黃說,在西方民主國家,媒體、記者不是不能犯錯,而是發現錯了,道歉、甚至下台都是必要,更遑論做假新聞?黃光芹指稱周遭指控,就必須付出代價。
名嘴周玉蔻經常在政論節目爆料,雖是名利雙收,卻也官司纏身,最近幾次包括誣衊馬英九收受頂新集團賄賂、誣指鴻海郭台銘曾捐三億給競選台北市長的連勝文、控告名嘴黃光芹,都是以敗訴收場。早在這三案之前,周玉蔻也曾因為錯誤爆料遭到法院判賠,二○○四年周玉蔻、溫紳影射連戰赴瑞士洗錢,最高法院在○八年判決必須登報道歉,但周遲未登報,直到連戰聲請查封周在敦南名園的豪宅獲准,才與連達成和解。
前年,黃光芹曾質疑周玉蔻長期被餵養新聞怎麼監督政府?周玉蔻批黃在新聞競爭上面失敗惱羞成怒,黃立馬回擊一點都不嫉妒政治打手、政治變色龍,周玉蔻後來委請律師對黃提告。但高院判周敗訴,黃免賠。黃光芹事後在臉書表示,新聞這個東西一是一,二是二,若周小姐社會地位有任何減損,不是黃造成的,是她自己。周現在雖是眾矢之的,但每天仍有通告,顯然也是台灣媒體積重難返的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