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9 月 23rd, 2020

[社論]莫健示警:美艦泊台困難又危險的省思

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莫健指稱,美國海軍軍艦停靠台灣港口顯然非常困難,或許是危險的。莫健同時指出台美關係堅實,但貿易是需要討論的事項,維持彼此承諾,應是雙向的,台美可能會在數周內進行貿易對話。莫健認為台美關係非常堅實,看不出會出現大問題。但他指出,台美確實有一些議題須討論,像貿易問題就需要解決。對於美豬美牛問題,莫健說如果美國維持對台承諾,台灣也該做些努力,維持過去的承諾,這應該是雙向的。
美國參院軍事委員會六月底日通過《今年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草案,內有一條文為重新建立美國海軍在高雄或任何其他合適的台灣港口定期停靠,並且允許美軍太平洋司令部接受來自台灣的停靠。面對這項詢問能否會成真?莫健說他不知道,但他的了解是,法案獲得參院委員會通過,但到成為美國法律,仍有一段很長的路,這是參院委員會的看法,不具約束力,但狀況顯然非常困難,美國軍艦停靠台灣港口,或許是危險的。
莫健說,美軍艦泊台困難又危險,這席話形同澆了蔡政府的冷水,台灣必須清楚認知,所謂軍艦泊台,其實是讓兩岸關係更緊繃、美中無端生波的豬隊友提案,尤其當前美中關係是利益大於競爭,川普基於國家利益與現實,現階段根本不可能同意簽署這項法案,蔡英文不該再抱持不切實際的樂觀與期待了。美國參院軍委會上月通過國防授權法案,允許美國軍艦停泊台灣港口,消息傳出總統府解讀此舉有助區域和平穩定,國防部也表示樂觀其成,但問題是這項法案恐怕會徒具形式,缺乏實質意義。
首先是從阿扁、馬英九到現在的蔡英文,美台因都是民主國家,可說共享價值同盟,美國國會因此友我力量強大,雙方長期維持緊密關係。尤其美國會因擁有相當大自由度,通常會容許、甚至鼓勵台美軍事交流升級。但現在的問題是,國會終究不是政府決策單位,就算草案未來能成法案,最終還必須送給美國總統簽署才能生效,才具約束力,因此,參院軍委會通過法案,至多也僅能視為具有善意的見解。
其次,當美國會通過友台條款,行政部門基於國家利益現實考量,自然必須更謹慎保守。尤其國際政治講究現實主義,川普在決定是否開放軍艦停泊台灣時,首要考量的就是國家利益。若以目前情況看,中美是利益大於競爭,台海和平穩定,更是美中的重大利益。因此,若開放軍艦停靠會觸怒北京,導致美中關係生變,那麼,除非美國自認有其他更大的利益考量,否則,當然不會同意這項法案。
更重要的是台美雖屬價值同盟,但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是基於美中三個聯合公報、台灣關係法;也就是說,美國有國際義務,無法為所欲為發展美台關係。所以,川普會拒絕接蔡英文的第二通電話,原因就要遵守一個中國政策。
台灣當然很感謝美國參院這項友台舉措,但假若川普最後通過法案,試問,接踵而來的兩岸關係惡化,美中台三方發生波瀾,後果恐怕也不是台灣真能承受的?國際現實如此,無論台灣今天誰當家,川普終究很難簽署這項軍艦停泊台灣的國防授權法案,這是很淺顯的道理。大陸涉台學者劉相平認為,美國國會想透過友台決議操弄台灣議題,遭美國政府反對,加上中日緊張關係緩解,蔡政府寄望的依附美日的兩張王牌顯然失靈。兩岸若想解凍,關鍵又回到蔡政府對九二共識應有正面的表態。對美參院軍事委員會的決議,劉相平反問何謂例行性靠港?當年中美建交時,就很明確要求美國和台灣廢約、斷交、撤軍,美國軍隊不能去台灣,美艦更不能停泊台灣港口,但美國國會還是有人心有不甘,就是想打台灣牌。
劉相平說,莫健的表態就是代表美國行政、外交部門不支持美艦停靠台港,因他們明白這樣必然會衝擊到中美關係,而且影響美國的國際聲譽,因這明顯直接挑戰中美三公報,一天到晚要別人遵守國際法,自己卻不遵守,這對美國形象會很不利。

Happy
Happy
0 %
Sad
Sad
0 %
Excited
Excited
0 %
Sleppy
Sleppy
0 %
Angry
Angry
0 %
Surprise
Surprise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