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 8 月 4th, 2021

[社论]莫健示警:美舰泊台困难又危险的省思

美国在台协会主席莫健指称,美国海军军舰停靠台湾港口显然非常困难,或许是危险的。莫健同时指出台美关系坚实,但贸易是需要讨论的事项,维持彼此承诺,应是双向的,台美可能会在数周内进行贸易对话。莫健认为台美关系非常坚实,看不出会出现大问题。但他指出,台美确实有一些议题须讨论,像贸易问题就需要解决。对于美猪美牛问题,莫健说如果美国维持对台承诺,台湾也该做些努力,维持过去的承诺,这应该是双向的。
美国参院军事委员会六月底日通过《今年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草案,内有一条文为重新建立美国海军在高雄或任何其他合适的台湾港口定期停靠,并且允许美军太平洋司令部接受来自台湾的停靠。面对这项询问能否会成真?莫健说他不知道,但他的了解是,法案获得参院委员会通过,但到成为美国法律,仍有一段很长的路,这是参院委员会的看法,不具约束力,但状况显然非常困难,美国军舰停靠台湾港口,或许是危险的。
莫健说,美军舰泊台困难又危险,这席话形同浇了蔡政府的冷水,台湾必须清楚认知,所谓军舰泊台,其实是让两岸关系更紧绷、美中无端生波的猪队友提案,尤其当前美中关系是利益大于竞争,川普基于国家利益与现实,现阶段根本不可能同意签署这项法案,蔡英文不该再抱持不切实际的乐观与期待了。美国参院军委会上月通过国防授权法案,允许美国军舰停泊台湾港口,消息传出总统府解读此举有助区域和平稳定,国防部也表示乐观其成,但问题是这项法案恐怕会徒具形式,缺乏实质意义。
首先是从阿扁、马英九到现在的蔡英文,美台因都是民主国家,可说共享价值同盟,美国国会因此友我力量强大,双方长期维持紧密关系。尤其美国会因拥有相当大自由度,通常会容许、甚至鼓励台美军事交流升级。但现在的问题是,国会终究不是政府决策单位,就算草案未来能成法案,最终还必须送给美国总统签署才能生效,才具约束力,因此,参院军委会通过法案,至多也仅能视为具有善意的见解。
其次,当美国会通过友台条款,行政部门基于国家利益现实考量,自然必须更谨慎保守。尤其国际政治讲究现实主义,川普在决定是否开放军舰停泊台湾时,首要考量的就是国家利益。若以目前情况看,中美是利益大于竞争,台海和平稳定,更是美中的重大利益。因此,若开放军舰停靠会触怒北京,导致美中关系生变,那么,除非美国自认有其他更大的利益考量,否则,当然不会同意这项法案。
更重要的是台美虽属价值同盟,但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是基于美中三个联合公报、台湾关系法;也就是说,美国有国际义务,无法为所欲为发展美台关系。所以,川普会拒绝接蔡英文的第二通电话,原因就要遵守一个中国政策。
台湾当然很感谢美国参院这项友台举措,但假若川普最后通过法案,试问,接踵而来的两岸关系恶化,美中台三方发生波澜,后果恐怕也不是台湾真能承受的?国际现实如此,无论台湾今天谁当家,川普终究很难签署这项军舰停泊台湾的国防授权法案,这是很浅显的道理。大陆涉台学者刘相平认为,美国国会想透过友台决议操弄台湾议题,遭美国政府反对,加上中日紧张关系缓解,蔡政府寄望的依附美日的两张王牌显然失灵。两岸若想解冻,关键又回到蔡政府对九二共识应有正面的表态。对美参院军事委员会的决议,刘相平反问何谓例行性靠港?当年中美建交时,就很明确要求美国和台湾废约、断交、撤军,美国军队不能去台湾,美舰更不能停泊台湾港口,但美国国会还是有人心有不甘,就是想打台湾牌。
刘相平说,莫健的表态就是代表美国行政、外交部门不支持美舰停靠台港,因他们明白这样必然会冲击到中美关系,而且影响美国的国际声誉,因这明显直接挑战中美三公报,一天到晚要别人遵守国际法,自己却不遵守,这对美国形象会很不利。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