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9 月 28th, 2020

一周評論 士農工商皆為敵 蔡英文向誰致敬?

昨天台灣解嚴滿30年,政權領導人蔡英文發表文章:「向台灣人民致敬:寫在解嚴30周年」,典型蔡記文青花樣,口口聲聲人民為先,還希望「終結藍綠惡鬥」。以往她這類詞藻華麗的說詞,或許多少能打動人心,但證諸她登基以來所做所為,在在與她以往的文青談話背道而馳;此刻類似文藻再現,其實更多人民不忍卒睹。
日前巴拉圭總卡提斯訪台,總統府刻意製造恐怖氣氛,聲稱有組織的反對陣營將進行暴力行動,因此以高規格的反恐行動進行維安,卡提斯所到之處方圓數里淨空,沿途刺網刀刃拒馬遍布,武警嚴陣以待。肅殺氣氛較蔣氏王朝戒嚴統治時期猶有過之。
後來事實證明所謂的有恐攻之虞的「組織團體」,只不過是20人左右的退休軍公教在做例行式陳抗,高雄大陣仗防恐,陳抗人士更銷聲匿跡,而蔡政權所謂的恐怖組織,若非危言聳聽恐嚇反對人士,就是真有恐怖組織被台灣反恐佈陣震懾而不敢稍越雷池。但無論如何,蔡政權的戒嚴大陣仗,都是基於「狼來了」的大謊言。
因此昨天蔡英文因應解嚴30周年的「向台灣人民致敬」感言,不僅格外諷刺,讀來更讓人渾身起雞皮疙瘩。她上台以來,以完全執政優勢對諸多劣政擅專獨裁,渾然罔顧民意,面對手無寸鐵的陳抗人士,居然當成恐怖份子下令維安軍警荷槍實彈全副武裝以對,在在與民為敵。她還大言不慚「向人民致敬」,恐怕她心中的「人民」,只有支持她的綠營基本盤順民,其餘都屬刁民。
至於說要「終結藍綠惡鬥」,更是一大奇談,因為挑動藍綠惡鬥最兇的,就是蔡英文本人。她在取得統治權以前,為了奪權無所不用其極,以反對黨主席挑動族群對立、政黨惡鬥。2014年3月發動的太陽花抗爭造成的社會動盪不安,就是典型的例子。奇特的是,她登基以後就對一干明顯違反法治的陳抗青年進行除罪,但站在統治者的位子上,又以更嚴厲的手法對待在粗暴程度上遠遠遜於太陽花的基層勞工,以及手無縛雞之力的退休軍公教的抗陳行動。
而在她登基伊始高舉轉型正義大旗的處理國民黨產問題,嚴厲追殺至不惜違法違憲之程度,不僅讓本來國人皆曰可除的國民黨產,因蔡政權以東廠式的鬥爭手法大失正當性,更讓藍綠的仇恨加重加深,此又何以夸言「終結藍綠惡鬥」?
她執政以後的一連串去蔣行逕,雖然終極目標在反中仇中,但粗暴手腕難免讓藍營積怨更深。日前卡斯提在蔡政府迎接盛典上發言的蔣介石消音翻譯烏龍,表面看似幼稚無聊的國際笑柄,其實明顯的針對性就是衝著她心目中敵對陣營國民黨而至。這又讓她所謂的「終結藍綠惡鬥」更顯空洞虛假。
蔡英文的「向台灣人民致敬」,對象必然不包括對她「一例一休」不滿的廣大勞工以及飽受困擾甚至影響營運的資方,也不會包括她避之如蛇蠍,又幻稱為恐怖份子而亟欲重擊的退休軍公教,更不包括最近反對其前瞻錢坑計畫的廣大民意,未來還大有可能加上她對美國屈意承歡所必須接受的,包括美豬美牛進口,而生計大受衝擊的農民。
這些士農工商總和均非蔡英文致敬對象,則簡單減法之後,只剩死忠支持她的基本盤,不過從她最近民調支持度已跌落20趴的情況來看,似乎她的基本盤也已逐漸瓦解。或許最終她「致敬」的對象,會只剩對她還有幻想的深綠老台獨,以及圍繞在她身邊汲汲爭取權利邊際效益的馬屁徒眾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