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0 月 29th, 2020

導論 問世間情? 不默生

戀愛一個人,為伊柔腸寸斷;為伊消得人憔悴!「思念」總是不分晝夜爬滿心頭;戀愛一個人,哪怕咒誓:願為伊效犬馬之勞,縱使粉身碎骨在所不辭!
戀愛,會是一帖興奮劑;也會是一劑毒藥!得之,能讓你奮發向上,邁向人生快樂的頂峰;失之,則令人垂頭喪氣,終致精神崩潰,人生甚至會因此而一蹶不振!
愛戀一座城市,總是希望:能在城市的任何一條街道巷弄,悠遊自在泅泳,好似一條無拘無束、無憂無慮的魚。
一旦遠離那座愛戀的城市,整個人,便猶如孤苦無依的幽靈,無所適從!一心想著:如何能夠及早回到那座愛戀一生的城市?畢竟;那兒珍藏著太多人生中寶貴的記憶!
愛戀故鄉,總是盼望老來能夠「落葉歸根」,即便變化做塵泥,也要回歸故里。只因:故鄉是生命的來處,只有故鄉的懷抱,足以容納漂泊的靈魂。故鄉是:每個生命的個體無法和母親切斷的臍帶!
愛戀一座城市;愛戀身邊的每一個人;愛戀台灣這塊土地;愛戀這塊土地上的事事物物。愛戀,隱藏著天下無敵的動力,世間缺乏了愛戀就了無生趣。
然而,愛戀,絕非佔有,那是私心自用的狹隘認知,愛戀之不同於戀愛,在於愛戀是對萬事萬物的種種牽掛,戀愛,則是兩情之間的無怨無悔!
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情,千古以往,緊緊纏住人的心底,以心靈生活的人,將這則藏之千古的人間煩惱物,昇華成一種心靈的守護,甚至可以幻化成人間歌頌的神曲。而,一般販夫走卒的愛情,非常恐怖;非常不理性,也因此產生了許多社會的悲劇!所謂:「得不到,玉石俱焚」的極端手段被這些人拿來詮釋愛情的偉大。
對於兩情,向來:我心中存在著「得之我幸;不得,我命!」的思維,不是遊戲人間不負責任,而是心中坦蕩,我認為兩情之間,既使得到了?要懂得珍惜。不幸失去了?也要知命、認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