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 7 月 27th, 2021

导论 立院大砲打小鸟? 张郎

立法院临会上周审查前瞻特别预算,蓝委砸水球杯葛议事,有名灰衣男也加入混战,立法院秘书长林志嘉呼吁尊重媒体自律,但却又说明经查丢水球的是中时电子报的实习生韩福宇,因韩男有犯罪意图,立院要把韩生移送,中时低调不愿回应,律师质疑这根本不足成立罪名,也无法进入司法调查。至于到立法院丢水球的韩姓学生,对个人一时兴起引发轩然大波,至今仍感内疚,韩强调真的是无心的,无任何动机,也没人教唆,就是看到脚边有一袋水球,顺手就拿起来丢出去。目前就读北京中国传媒大学的韩说,愿意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希望大家能够再给他一次机会,保证今后绝不再犯。
立院要对韩生丢水球,打算对日后进出议场的非立委严加查核,但学者认为立法院要订管理规范,立委、记者都应适用,也要慎防新闻自由倒退。不过,蓝委党团痛批立院移送韩福宇是小题大作、大砲打小鸟,建议苏嘉全宽容处理。
民进党仇中、反中的逻辑,正好和绿营标榜的自由进步形象背道而驰,总在小事上做文章、贴标签,只要对某人或团体不满,就直接把他们打成阿共派来的,以为这样就可以合理化自己的谩骂批评,以为自己是正义之士,但这充其量只是在搞歧视而已。像前绿委薛凌的丈夫在上海经营阳信融资租赁公司、叶宜津的丈夫在上海复旦大学念完EMBA、时力立委黄国昌的岳父投资山东生态农业园区、时力立委林昶佐的母亲是中国人民大学博士,而且担任大陆海峡会计师事务所会计师,若以绿营逢中必反的逻辑,这些人当然也涉及国安问题?
绿委邱议莹、吴思瑶指称韩生是领统战奖学金,邱更直言韩生领取的是台湾学生奖学金,是中国有系统的吸收认同一个中国的台湾人,提供在台蒐集情资的奖学金,这不是国安问题,什么才是国安问题?邱议莹把一件单纯学生实习行为失当,描绘成充满阴谋,称该奖学金吸收渗透长达十年之久;绿委管碧玲说,在混乱中听到标准华语口音,就觉得声音是国民党人,还说韩生潜伏进来,好像有目的似的。民进党这种杯弓蛇影的心态,当然不是第一次,只要和大陆有关就怀疑有国安疑虑,那全台多少陆配、陆配?包括他们的孩子,难道都要列管监控?绿营那么多亲人在大陆做生意,他们是否全部也有国安顾虑?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