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3 月 8th, 2021

導論 夢與現實存在 不默生

我洗腎之後經常做夢,這些夢有時是在家中晚上睡覺實作的;有時,則是在白天洗腎時在病床上做的。這些夢都有一個共同特色,就是「死亡」!夢醒之後,對於夢境中的死亡現象,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我窮追不捨,卻沒有找到任何適切的答案。
夢裡五顏六色俱全,那是生命最終的期盼吧?然而,生命過程中卻無法尋覓,非得要在夢裡追尋?那是一個怎麼樣的人生?我經常如斯自問,但,總也得不到完全的答案,我有一個自覺:那是必須等到死了之後才能夠得到答案。
人,死了之後又會到哪裡?我曾經死過,但在我的記憶裡是完全一片空白,我不知道自己曾經去過哪裡?也許我哪裡也不曾去,只乖乖躺臥病床,任由女兒呼天搶地也得不到一絲反應,那就是瀕臨死亡的我的唯一反應。
也許心靈永遠不會給我們任何答案,只因心靈深度無法丈量,必須交由生命的廣度去裁決,而主宰生命本質的我們又有何能耐足以左右生命的寬廣?不斷的自我反省與改進恐怕是唯一的利器。
當我身處孤寂時刻,便不自覺思索、探討我生命空白的那一段,我明白此生決不可能得到滿意的答案,但,探討我那生命黑洞的任務一直深植我心深處,相信宇宙之間一定有我靈魂曾經隱匿藏身之處,那也會是我日後必需選擇的歸宿!
一個人的生活,是一門非常大的功課,我常向好友們炫耀:我比他們幸運,比他們更早適應獨居,年紀更大獨居,有很多不方便以及不能適應,而我,已經獨居了近二十年,這是何等漫長的一條路啊!但,這條路不管何其艱難,畢竟我已走過。
一個人的世界,確實是悠閒而自在,但,或許是一種心靈上的負擔吧?我在家中的夢境大多與死亡有關,每一次驚醒!都是在黑暗中尋找光亮的開關,然後才知道自己安然無恙!剛剛只是惡夢一場!
或許是為了找到生命缺口的補償,在一個人的時候,我不斷書寫或者敲鍵,為了記錄每一刻我的生活樣貌。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